收藏

第三十五章 大结局(二)

书名: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作者:恩很宅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意外的,傅子珊接下来的几天日子过得异常的安静。

  没有谁来打扰她。

  陈东没来。

  傅正轩也没有来。

  连陈母那个最喜欢挑拨离间的人电话都没有给她打,她捉摸着,暴风雨来临之前,应该都是这样吧。

  果不其然。

  春节过去,初七上班。

  刚过完春节的医院显得比平时稍微冷清些,但第一天上班显然还比较清闲。下午大概2点过,今天的天气挺好的,病人些也在护工家属的帮助下到医院后花园散步,感受新春的气息。

  傅子珊正坐在办公室查阅这段时间的科室的病例情况,房门外突然有个小护士急匆匆的敲门,“傅主任,有人来闹事?”

  “怎么了?病人家属吗?发生了什么事情。”傅子珊很淡定。

  在医院遇到这种家属习以为常,有时候就算是打点滴多扎了两针,病人家属也会闹翻天的,她也见怪不怪。

  “不是病人家属,是……”小护士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看顾子珊的脸色。

  傅子珊年龄不大,在科室来说,也就比才进医院的护士年轻一点,很多工作年限稍微久点的就比她岁数大了,可就算这么一个年轻的科室主任,科室的其他人却都说摸不准主任的秉性,她不太爱表露自己的情绪,所以大家对她自然而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畏惧感,因为不了解,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给触碰到了主任的底线。

  傅子珊扬了扬眉头,看着小护士。

  “有个老太婆,在医院门口牵着横幅,说你,你骗了她儿子,说你当人小三!”小护士甚至是闭着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说出来的。

  傅子珊脸色一下就变了,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

  陈母倒真的是真的都做得出来,居然跑到医院来闹。

  “主任,你不去看看吗?那老太婆是你婆婆吗?你什么时候结婚了啊,科室都不知道啊。”小护士有些奇怪的问道。

  傅子珊已经走出了办公室。

  小护士连忙尾随到她身后。

  傅子珊走到医院大厅时,到处都传来了异样的光芒,似乎还有些窃窃私语。

  傅子珊一口气走到医院大门口,门口处陈母叉着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哪里雇了两个人帮忙拉着横幅,上面写着,“傅子珊是个小三,骗我儿子!医院必须给我公道!”

  陈母看着傅子珊出现,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委屈了,本来就红润的眼眶,现在更红了,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出来,有些崩溃的大哭道,“傅子珊你终于肯出来了!你骗了我儿子,现在我儿子在家一蹶不振,你为什么要去做别人的小三,我儿子对你百依百顺,你要什么给你什么,你现在居然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我要见你们院长,我要你们院长马上把你开除了!”

  说得那个声泪俱下,仿若傅子珊真的欠了她很多很多。

  傅子珊咬着唇,看着陈母如此卖力的表演。

  身边早就围了很多人,路人,病人,医生,护士,所有人的视线都看着她,那样的轻蔑,耳边不时传来一些声音,刺耳的声音。

  “这就是傅子珊啊,看着挺清纯的,没想到是这样的人。”

  “我就说傅子珊不是什么好货色啊。这么年轻就当上了主任,肯定是走了旁门外道,平时清高得很,谁请吃饭都不来,装的这么好,别败露啊!”

  “居然都被人这么闹了,傅子珊这工作肯定是丢定了。也活该,自己有老公还出去勾三搭四,亏也做得出来。”

  ……

  那些吵杂的声音很多,她就像是个笑话一般,被人无情的娱乐。

  她咬着唇,狠狠地咬着。

  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有能耐,此刻站在人群中央,站在流言蜚语的浪尖处,她也有些崩溃的想要大哭大叫,她隐忍着,狠狠的咬着唇,她不在外人面前表露任何情绪,她一向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情绪,她很冷静,用很平稳的口吻对着陈母,“有什么事情我们私底下说,你回去。”

  “我为什么要回去?你把我儿子害得这么惨,我凭什么要回去?!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讨回公道的,医院不给我一个解释,我就天天在这里站着!”陈母狠狠的说道。

  “我什么什么害过你儿子了?!你马上叫陈东过来,我们当面对质!”傅子珊终究还是发作了,大声的吼着。

  她为什么要被这个人这么冤枉,她为什么要遭受这些,她分明就没有做过的事情!

  “我儿子拉不下那个脸,别这么多人看笑话,但是我老太婆活了这么大一把岁数了,都快入土的了,我不怕丢人不丢人,反正傅子珊,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我死都不会走,哪个来拉我都后不行,我有高血压,稍微激动点就会脑淤血,谁都别想过来!”陈母不要脸不要皮的说着。

  傅子珊气得发抖,“你要我给你个什么说法!我告诉你,你别我真的惹毛了!”

  “你居然还威胁我?!你们大家看到了吗?傅子珊威胁我,威胁我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婆,我怎么命这么苦,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怎么就毁在了这个女人身上……”说着,又呜呜啼啼的哭了起来,甚至于差点就坐在地上,撒野了。

  身边的人看着傅子珊,眼神更加的鄙夷了。

  就只是这么一些片面之词而已,傅子珊就彻底的被当成了那个不要脸的小三,坑害自己老公的,给自己老公戴绿帽子,不知廉耻的女人。

  正时。

  院长急匆匆的从医院内走了出来,身边跟着几个保安。

  陈母不认识院长,但是看医务人员的态度立马就认了出来,连忙冲上去,在保安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陈母一把抓住院长的手,赶紧哭啼啼的说道,“你是院长是不是,你一定要开除傅子珊,傅子珊这种道德不好的人,不应该给人治病,她会让医院都蒙羞的。”

  “老太太,你些别急,有事情我们好好说,在这里站着这么多人影响了医院的运作,我们这是救人的地方,不是吵架的地方。你跟着我去办公室,我把事情弄清楚了,给你一个交代。”院长明显的为人处世成熟得多。

  陈母有些疑惑,左右看了看,看着人很多,也知道再这么闹下去肯定就会被赶走了,点了点头,“你一定得给我个交代,要不然我老太婆天天来!”

  “当然当然,你跟着我来。”院长看上去很可亲,带着陈母往里面走,眼神睨了一眼傅子珊,“你也跟着来。”

  傅子珊咬着唇,在众目睽睽之下和陈母一起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陈母坐在院长的沙发椅上,还给陈母倒了一杯茶,院长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傅子珊站在院长旁边,很沉默。

  “老太太,事情的经过我大概清楚了。我觉得年轻人感情的事情,还是交给年轻人自己去解决,你插手,终究还是有些不好的。”院长劝道,“而且你想,就算你儿子不出面,你在医院门口拉横幅,现在网络多先进啊,随便在网络上面一发布,认识你的人一下子就知道是你儿子和你媳妇在闹矛盾,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么发展下去,对你儿子也是不好的。”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便宜了傅子珊这个女人。”陈母恶狠狠的说着。

  “你先别动气。傅子珊的情况我会后面再好好和她做思想沟通,医院也有医院的办事程序,不是说今天做了错事,今天立马就要开除,我说了也做不了主,这是需要医院人力资源开会最后商议才能决定,而且还有其他很多因素。不过你放心,傅子珊的的事情我会好好开导她,让她回头给你一个好的交代。”

  “没什么好交代的。”傅子珊突然开口,她也觉得够了,她一字一句,“你回去告诉陈东,这婚我和他离定了。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你们家要这么一而再再而三找各种借口理由来逼我,我和陈东只有离婚这唯一一条路!”

  “傅子珊,你到现在了还对我这么凶!你到底有没有点羞耻之心。”陈母急得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鼻子骂她,又很委屈的样子对着院长,“你看她什么态度?我到底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遇到了傅子珊这个女人!”

  院长对傅子珊此刻的表现也有些不悦,他作为调解人,本来是想把事情调解下去,先平息了再说,傅子珊不仅不领情,还当面反驳他,让他脸也没地方搁,脸色自然一下子就臣了下去,“你怎么还不知悔改?!虽然医院管不了你的私生活,但是你这样的所作所为对医院产生了负面影响,一样会被严厉考核的!快低头认个错。”

  “我没错,不需要悔改更不可能认错!”傅子珊对着院长,半点没有畏惧之色,又转头对着陈母,“别说你找院长,你就算是找市长你也奈何不了我!不就是一个工作而已,我傅子珊还丢不起吗?!我压根就对这点工资毫无兴趣!但是我告诉你,你记清楚了,吴小红到底是怎么进监狱的!”

  陈母一怔,脸色突然有些微变。

  “我傅子珊真的不是好惹的!”说完,傅子珊直接往外走。

  院长有些怒气的叫着她,“傅子珊你给我站住!”

  “我马上去办离职手续!”傅子珊狠狠的开门,狠狠的关门!

  院长被气得跺脚。

  陈母也气得不轻,傅子珊居然威胁她。

  她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威胁她也没用。

  这么一想,顿时又有了底气,转头对着院长说道,“你看傅子珊什么态度,院长你一定要好好惩罚她。”

  院长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却在后面知道真相后,差点没有悔死!

  陈母被院长送走了。

  陈母想着自己也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让傅子珊所有的同事都知道了傅子珊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说工作会不会辞退,至少会被人看不起。

  她就不信,她还奈何不了一个小丫头。

  ……

  傅子珊回到办公室就开始收拾东西,科室的其他人也不敢上前询问情况,但看这样的架势也是准备离职的节奏。

  其实傅子珊虽然不太说话也不太表露什么情绪,但傅子珊到科室这么久,也没有特别为难过谁,而且每个月的工资绩效都很公平,也为他们带来些福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科室都觉得应该上前安慰,最后委派了刚刚那个小护士,小护士鼓起勇气敲门,“傅主任。”

  “说。”傅子珊低头收拾东西,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你这是……”

  “辞职。”

  “其实没必要吧,就算这样,也用不着辞职的,医院也没权解雇你……”

  傅子珊抬头,脸色很明显不好,“我不想做了行吗?”

  “你这样别人只会认为你真的做了那种事情!”小护士开口,“我相信你没做的。”

  傅子珊沉默了一下。

  “我觉得你应该把事情澄清,不能这么背黑锅。而且还应该给那老太婆点教训才是,要不然她会更加的不知好歹。”小护士继续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做那些?”傅子珊突然问她。

  小护士一怔,“我相信你啊。”

  “我是真的没做。”傅子珊一字一句。

  小护士灿烂一笑,“我就知道,准是那个老太婆故意的,她儿子没出息,还怪在你头上。主任你要不然就离婚了吧。”

  “我正准备处理这事儿。”

  “所以先别辞职了,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再回来上班。然后让院长还你一个公道。”小护士很单纯的想着。

  傅子珊只是笑了一下,似乎已经把自己的东西打包好了,真的不多,她轻松的抱起自己的东西,“我走了,你们保重。”

  “主任,你真的不考虑了啊?”

  “嗯。”傅子珊点头。

  她认定的事情,很少会改变。

  她一路很淡定的走出医院,脚步停在医院大门口,缆车。

  一凉出租车停在她的脚步,她正准备上车时,手臂被一个有力的大手抓住,“你去哪里?”

  傅子珊回头,看着傅正轩焦急的模样,脸上似乎还带着微微的怒气。

  “回家。”

  “发生了这种事情为什么不说?”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

  “你就任由别人这么踩在你的头上?!”傅正轩狠狠的说着。

  “我习惯了。”

  “我不习惯!”

  “傅正轩!”傅子珊狠狠的甩开他,“我现在要回去,我不想见着你。”

  说完,直接钻进了出租车内。

  傅正轩二话不说,跟着上了车。

  傅子珊脸色难看了一下。

  出租车开出去,司机问道,“去哪里?”

  傅子珊不说话。

  傅正轩也不说话。

  “去哪里?我这个车可是为了赚钱的。”司机不耐烦的说着。

  傅子珊开口说了一串地址,她现在一直居住的地方。

  出租车在吵杂的街头开得很快。

  车内却如死寂一般的安静。

  “我会还你一个公道。”傅正轩突然开口。

  傅子珊扬了扬眉头。

  “不能让背负这些无须有的罪名!”傅正轩肯定无比。

  “你能怎么做?”傅子珊问他,有些嘲笑的口吻,“用钱,威逼利诱?!”

  傅正轩沉默了。

  以前一向清高无比的傅正轩,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世俗了。

  他对着傅子珊,“是,用钱。只要不让你难受,用命都行。”

  傅子珊咬着唇,头扭向窗外,固执的不想再多说一个字。

  命。

  她捏紧手指。

  出租车到达目的地。

  两个人同时下车,往小区走去。

  坐着电梯一路往上,电梯打开。

  脚步踏出电梯,就看着门口站着的陈东,他似乎是等了她很久了,看着她时明显的激动了一下,再下一秒看到傅正轩时,脸色一下就变了。

  “你怎么还跟他在一起!”陈东受不了的怒吼。

  傅子珊不想解释了,她只是冷着脸,“是来离婚的吗?”

  “离婚?!”陈东一听这个字眼,怒气更加无法掩饰,“你一天就想着我和离婚离婚?!傅子珊,你是真的把婚姻当儿戏了吗?你就真的把我陈东当成傻子了吗?!你怎么能够这么的不要脸!”

  “陈东。你妈刚刚到医院来闹事,全医院的人现在都知道我背叛了你,害了你。你觉得我们的关系到僵硬到了这个地步,除了离婚还有其他选择?!你到底在不甘心什么?!我最后提醒你一次,别真的惹毛了我,大家都没好下场的!”傅子珊打开大门,拉着傅正轩走进去,猛地一下就把房门关了过来,把陈东狠狠的关在门外。

  陈东气的一拳打在墙壁上。

  她妈今天的举动彻底的断送了他和傅子珊的后路,他知道后,真的有那么一刻想要杀了自己,冷静下来后,他就跑到了最能够找到傅子珊的地方,他是准备妥协离婚的,但看着傅正轩和傅子珊同时出现,整个人就瞬间被刺激的,说的话也自然难听得很。

  他是不甘心!

  他就是不甘心!

  ……

  这是傅子珊的家,一个人的家,没有另外一个男人的味道。

  他其实不喜欢他送给傅子珊的那个婚房,因为里面住了另外一个男人。

  但是这个地方,从来都只有傅子珊。

  他坐在沙发上,傅子珊也坐在沙发上,两个人都很沉默,这段时间仿若真的发生了很多,发生了很多,有些让人崩溃的事情。

  傅正轩看了看腕表上的事情,“家里还有菜吗?我做饭。”

  “傅正轩,你非要这么出现在我面前吗?”

  “我怕你想不通。”

  “我至少不会自杀。”傅子珊一字一句。

  傅正轩抿着唇。

  “你该去哪里去哪里?!我想要一个人静静,我不想看到你,不想看到任何一人,我受够了!”傅子珊下逐客令。

  傅正轩沉默着,却打死不走。

  傅子珊眼眸微紧,“傅正轩,你是想要吗?”

  傅正轩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如果想要,我立马就脱光了躺你床上,要完了你就马上走!”傅子珊怒吼。

  “子珊,别这样,你明知道我不是想要这些。”傅正轩那么纯洁的眸子,闪烁着那样心疼的色泽。

  他只是想要好好对待子珊,可是不管他多小心翼翼,为什么总是会触碰到她的底线,会让她如此排斥。

  “傅正轩,你就不能走吗?在你都没有彻底下定决心的时候,为什么要肆意的来插足我的生活?!”傅子珊真的崩溃了。

  她忍得很难受的。

  分明很想很想,分明很想要打破一些世俗,又在某一个点卡住,她进来不了,他退不出去。

  这样兜兜转转,这样让心这么难受,到底要怎么样?!

  到底要她怎么样?!

  “别哭。”傅正轩心疼的为她擦眼泪,“我不是没有下定决心,我只是听某人说过,不婚内出轨。而我,正在努力的让你变成,婚外人。”

  傅子珊眼泪直流。

  这段时间,大概哭尽了她这辈子的眼泪,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

  “可在变成婚外人这段时间,我怕你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改变主意,远离我的视线,所以……我不能离开你。”傅正轩一字一句,轻柔的说道。

  那么温暖的眼神,那么温暖的笑。

  曾经即使在梦里面,都好想要一直拥有的温暖。

  “别哭了,我们彼此给彼此点时间。我承认我现在无法走进你的身体,我需要时间来慢慢的调整自己的心态,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说道,这辈子,我傅正轩真的,非你不可。”傅正轩一字一句,似诺言。

  傅子珊咬着唇,无法走进彼此的身体?!

  他们终究会活在,伦理的道德谴责中。

  沉默的房间,突然响起电话的声音。傅子珊拿出手机,看着来电,努力的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起,“陈东。”

  “傅子珊,我们谈谈,关于离婚的事情,叫上傅正轩一起。”

  “你在哪里?”

  “我在你家楼下对面的茶楼里。”

  “好,我马上下来。”傅子珊挂断电话。对着傅正轩,“陈东说谈离婚的事情,你一起。”

  傅正轩点头。

  两个人一起走出家门。

  陈东愿意主动离婚是好事儿,很多事情傅子珊其实并不喜欢太计较,她要的东西,终究都只是一些,不要打扰到她,可以让她安静过日子的事情。

  所以去的途中她甚至在想,只要陈东愿意心平气和的离婚,所有他们家带给她的那些不愉快她都可以不计较,包括此次在医院闹事儿的事情。

  她真的没有想到,陈东会如此极端。

  她和傅正轩一起出小区,过完街道走进巷子里时,突然就出现了几个拿着木棍的男人,这样的架势,不用猜想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傅正轩一下警惕的把傅子珊护在身后,看着面前的人,“你们做什么?”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你知道这是要坐牢的!”傅正轩在拖延时间。

  “别给大爷谈坐牢,大爷坐过几次了,就跟家常便发似的。小弟们,上!”带头的那个男的一声令下。

  其他几个人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傅正轩猛地一下把傅子珊推开,“快跑!”

  然后自己和那几个人打了起来。

  傅正轩根本就不能打架,那一刻却为了保护她,拼了命的拉扯着几个人,不让他们靠近傅子珊,嘴里一直吼着,“快跑,快点跑!”

  傅子珊本能的跑了一下,脚步就再也迈不动了。

  她怎么可能让傅正轩一个人留在那里,自己跑了?!

  她看着傅正轩被几个人死命的踹着,打着,身体一会儿工夫就被打得破烂不堪,傅子珊眼眶通红,甚至不再犹豫,直接跑过去,一个前脚踢狠狠的踢中踹得最凶的那个男人的头,男人被猛地一下踹开,额头上瞬间就流血了。

  男人似乎不相信的摸着自己的额头,看着面前的女人,好半响,嘴里吐出一句,“死婊子!”

  大步上前,走向傅子珊。

  傅子珊往后退了两步,看着魁梧的男人一点一点靠近。

  “啪。”一个厚实的巴掌,狠狠的扇在她的脸上,恶狠狠的说着,“看样子练过几手,敢打我?!来啊,来打啊!”

  傅子珊也管不得自己的脸痛,又是一脚准备踢过去,却被男人一把抓住,狠狠的一扯,傅子珊的两条腿成一字型摆在地上,痛得她咬牙切齿,下一秒,一只大脚狠狠的踩在她的小腿上,用力,再用力。

  傅子珊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腿痛得仿若没有了直觉,却咬着唇,硬是没有叫出来一声。

  “哟,还是个倔强娘们!”男人讽刺的说道,“阿彪,拿个棍子给我。”

  “是,大哥。”那个叫阿彪的男人地上一根至少有傅子珊小臂那么粗的柜子放在男人面前。

  男人嘴角邪恶一笑,“大爷不和你浪费时间了!”

  眼神陡然散发出狰狞的光芒,扬起木柜,狠狠的往傅子珊的头上砸去。

  “哐”的一声!

  鲜血从额头上留下来,染红了她的脸。

  “下次别踢男人的头知道吗?!”男人粗鲁的拍打着傅子珊的脸。

  傅子珊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感受着头顶上的温热液体,不停地往下流。

  “走!”男人站起来,踢开傅子珊的腿,带着人走了。

  那边的傅正轩也已经被另外几个人打在地上,动弹不得,却在转头那一秒看着傅子珊满脸带血的画面,整个人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即使面前模糊不清,即使觉得身体都痛得散架了一般,他狠命的爬到傅子珊面前,“子珊,子珊你被吓我?”

  傅子珊眼眸动了一下。

  眼前的一切却变得好模糊。

  她看不太清楚此刻傅子珊已经惨不忍睹的脸,也看不到他眼神中焦急的神色,她只觉得眼前很黑,好像天都黑了,可她那一刻告诉自己,她不能闭上眼睛,如果闭上了眼睛,应该就再也睁不开了吧。

  所以,她捏着手指,很努力让自己清醒,累到已经好几次失去知觉时,都强忍着不能堕落,不能妥协,要坚持,她不能让那个同样和她受伤很严重的男人抱着她拼命还在跑时,就离开了他的世界,她不能这么自私……

  可最后,她还是没有撑过去,闭上了眼睛。

  但愿,不是死过去。

  如果没死,傅正轩,我会答应你,真的,答应你。

  ……

  手术室,灯光一直亮着。

  手术室外的人,满身都是血,满身都是伤,护士怎么劝,却依然一动不动,他口里只有一句话,他要等着她出来。

  他要等着她出来。

  护士那一刻都莫名的有些感动,这个世界上,还能够找到这样的好男人吗?!

  手术一共持续了3个半小时。

  手术灯熄灭那一刻,那个一直期望的男人,却在走廊上不敢动弹,仿若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他从天堂滑落至深渊,永劫不复。

  医生走出来,左右看了看,看到面前僵硬的男人,有些累的叹了口气。

  那一声叹气,让傅正轩觉得整个天都塌下来了,他却只是看着他,背挺得笔直,他想或许这样,结果会好一点,上帝会恩惠一点。

  “手术很成功。”医生疲倦的笑了笑。

  傅正轩眼眶一下就红了。

  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他只是觉得眼前很模糊,眼泪仿若在眼角,一直包裹着,他甚至说不出来一个字,连句最基本的谢谢都说不出来。

  医生似乎很理解,拍了拍他的肩膀,离开了。

  医生刚走,护士就推着傅子珊从手术室里面出来,傅子珊闭上眼睛,头上,手上,腿上,很多地方都绑着绷带,但最严重那处伤口在后脑,差点致命。

  还好。

  还好。

  傅正轩跑过去跟着护士一起推着傅子珊,一路送她到病房。

  傅子珊现在还在麻药期,处于昏睡状态。

  护士把傅子珊所有安顿妥当之后,护士对着傅正轩说道,“她没事儿了,我在这里陪着她,你去把自己的伤口包扎一下吧。”

  “不了,我陪着她。我怕她醒了之后没看着熟人会害怕。”傅正轩笑着拒绝,即使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也如此的温文尔雅,比起刚刚那个才把傅子珊送到手术室的男人完全是天壤之别,那个男人才来那一刻,仿若全世界都崩塌了一般。

  护士无奈,“这样吧,我叫医生过来在这里帮你看看。”护士不忍心的说着。

  “谢谢。”

  护士推着医疗车离开,没多久来了一个外科的医生,给他简单清理了几处比较严重的伤口,缝了几针进行了包扎,才离开。

  整个病房中就只有傅正轩和傅子珊。

  傅正轩一直坐在床边陪着她,仿若不知道半点累一般,看着她苍白的脸颊,那么温柔。

  他在想,等傅子珊醒来之后,他第一句给她说什么。

  流了这么多血,他应该给她喂什么,才能补回来。

  这么想着,嘴角一直挂着幸福的笑。

  不知何时,傅子珊的眉头突然动了一下,长长的眼睫毛也微微的煽动着,缓缓,睁开了双眼。

  面前是一个男人,眼神好温暖,仿若可以流出温泉一般,让人很舒坦。他嘴角挂着笑,笑容也是那般的美好,即使嘴角边还有明显的青紫,也似乎不妨碍他温文尔雅,如此出众的气质。

  可是,这个男人,是谁?!

  她应该认识吗?!

  她望着他,眨巴着眼睛。

  “子珊,你醒了?”他的声音也好温柔,好好听。

  可是,他在叫谁?!

  她认识吗?

  “子珊?”傅正轩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有些心慌,“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你告诉我,我去叫医生。”

  医生?!

  她现在生病了吗?

  她觉得头好痛,什么都想不起来。

  什么都想不起来。

  “子珊,你怎么了,你别动,我去叫医生,你别动。”傅正轩惊慌的连忙从床边坐起来,走向门口大声叫着,“护士,叫医生过来,快叫医生!”

  护士连忙跑去叫医生。

  傅正轩一直守在傅子珊的床边。

  医生急匆匆的赶过来,以为病人出了什么事情,一看床上的人精神状态不错,皱了皱眉头,“怎么了?”

  “她醒了一直不说话,眼神好像不认识我……”傅正轩连忙说着,焦急无比。

  医生在傅子珊的身体上简单检查了一番,确定无大碍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傅子珊茫然的看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医生继续问道。

  “不知道……”她想不起来。

  “你认识他吗?”医生询问。

  她摇头。

  “1加1等于几?”

  “2。”仿若终于能够回答起一个问题,她很积极的说道。

  医生摇了摇头,转头对着傅正轩,“你过来一下。”

  傅正轩和医生走向一边,“有可能是伤到了神经,出现了失忆的症状,过几天我会再给她身体做一个全面的检查,这几天留意一下她的反应,看看她的情况。希望只是短暂性的。”

  傅正轩点头。

  医生和护士离开。

  傅正轩对着傅子珊。

  傅子珊也看着他,天真的问道,“我认识你吗?”

  傅正轩咬着唇,点头。

  “你是我什么人?”

  傅正轩扬眉。

  “你是我老公吗?”傅子珊继续问道,声音那么单纯。

  傅正轩手指微微捏紧。

  “不是我老公吗?”傅子珊的眼神中好像有些失落,又说道,“那你肯定是我喜欢的人?”

  傅正轩紧捏的手指微微一怔。

  “要不然,我不会在看到你难过的表情时,心那么痛了。”傅子珊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

  “傻瓜,我是你老公。”傅正轩突然说道,嘴角一笑,“只是明明我们那么相爱,为什么你摔伤了头,就能够把我忘记了,我很难受。”

  “对不起。”傅子珊主动拉着他的手,“我那么爱你,有一天肯定能够想起你的。”

  “嗯。”傅正轩点头。

  “现在我的世界就只有你了。”傅子珊说话简单直白,还很可爱。

  傅正轩点头。

  “所以你不能抛弃我。”

  “我永远不会抛弃你。”傅正轩一字一句。

  得到满意的答案,傅子珊嘴角笑得很灿烂。

  傅正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傅子珊这么天真无邪的笑容了,心微微触动……

  “老公,我不喜欢这里,我想回家。”傅子珊撒娇的说道。

  “不行,医生说还要观察两天。”

  “但是我真的不喜欢这里。”傅子珊嘟嘴。

  “等过几天医生说你没事儿了,我们就离开,我保证这几天一步不走的陪着你,好不好?”傅正轩哄小孩子似的哄着她。

  傅子珊不情愿,却也勉勉强强答应,没一会儿,就又睡着了。

  傅正轩看着傅子珊熟睡的容颜。

  对不起子珊。

  我骗了你。

  可是,就算是骗你,我也不会再放手了。

  就算某一天你想了起来,就算是你恨我,我也……义无反顾。

  他轻轻的给她拧着被子。

  天已经黑尽,窗外闪烁着昏黄的路灯。

  傅正轩不敢离她太远,即使打电话,也只是稍微走远几步,眼神却一直看着她,怕她有任何闪失。

  电话接通。

  “白季阳,我是傅正轩。”

  “你好,傅先生。”那边传来恭敬的声音。

  “傅博文入狱的时候给我说过,如果有事儿可以直接找你。”

  “是的,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吩咐我,我能够为你办的,一定倾尽所力。”

  “那你听着……”傅正轩一字一句告诉给白季阳。

  半个小时的通话,白季阳理清楚来龙去脉,最后挂电话那一刻,说道,“我曾经追求过傅子珊,也去非洲找过她。她拒绝我的理由是:她生命中有过一个男人,就算一辈子不敢爱不能爱不能在一起,她的心里面也只会爱着他,并且为了他,她做了节育手术,她说,不能有他的孩子,就不能有任何人的孩子。那个人,是你吗?”

  傅正轩沉默。

  “如果是你,请你好好待她。”那边挂断了电话。

  傅正轩狠狠的捏着手指。

  不能有他的孩子,就不能有任何人的孩子……

  他一直以为他爱得比较多,爱得比较痛。

  他走向床边,轻轻的拉着傅子珊的手,唇印在她的额头上。

  不能是你,就不能是任何人。

  我爱你,傅子珊。

  正文(完)

  番外中的番外(一)

  半个月后。

  傅子珊出院,诊断结果:医学上说是神经性失忆,心理上说选择性失忆。

  总之,失忆了。

  记不得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半个月后,陈东入狱,犯故意伤人罪并致人重伤,判处有期徒刑8年。罪名判得很重,傅正轩从中做了手脚。

  入狱后的第二天,傅正轩去监狱看他。

  陈东穿着囚衣,看上去萎靡不振。

  “你来做什么?”陈东看着傅正轩。

  傅正轩嘴角一勾,“来看看你的下场。”

  傅正轩不是一个喜欢在被人伤口上撒盐的人,但是此刻,他却这么做了。

  陈东脸色极具惨白。

  “就算你落到今天的地步,我想我也要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你。傅子珊真的是我的侄女,这是我在派出所调取的户口证明,盖了公章的。上面写的很清楚,她是傅正天的亲生女儿,而这是我的户口证明,上面也写的很清楚,我是傅正天的亲弟弟。”傅正轩把两份盖上公章的文件递给陈东,“傅正天是谁你或许不知道,傅博文你应该认识。没错,前段时间吵得沸沸扬扬的傅博文事件,傅博文是傅正天的儿子,傅博文是傅子珊的哥哥。这是傅子珊目前持有的傅氏股票,我找商业人士核算了价格,具体价值,你自己看,应该不少于9位数。”

  傅正轩说得不温不热,陈东脸色越来越白。

  “陈东,你保重。”傅正轩说完,就走了。

  不需要再多说其他,陈东明白即可。

  这辈子,应该都会活在自己的自责及阴影之下。

  傅正轩离开监狱后,没有犹豫的直接去了陈东父母家。

  陈东父母家弥漫在在伤痛中,陈母看着傅正轩,恨不得杀了他。

  “劝你不要对我动手脚,我有那个能耐让你下辈子陪着你儿子在监狱里面过。”傅正轩一字一句威胁。

  陈母狠狠的看着他,“你来做什么?!看到我们东东现在这样,你高兴了是吗?!”

  “我是挺高兴的。”傅正轩淡淡的说着,“来这里还告诉你些事情。”

  “你要说什么?”

  “关于和我傅子珊的关系。”傅正轩吧刚刚给陈东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看着陈母几乎已经苍白的脸颊,又说道,“这是之前我为傅子珊和陈东拟定的离婚协议书,如果陈东在之前想通了签了字,那么陈东不仅会得到他们结婚时的婚房,还会格外支付他300万作为补偿,遗憾的是,这份协议现在成了废纸。”傅正轩当着陈母的面把协议撕碎。

  陈母整个人已经有些崩溃了。

  如果当初不做得这么过分,如果当初真的相信了傅子珊,如果当初不怂恿陈东做些极端的事情,早点把这份协议签了,不仅陈东不会坐牢,还会得到这么大一笔财产!

  陈母忍不住,终于哭了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后悔得要命。

  傅正轩也只是冷冷然的睨了一下,“所有一切都是你害得,现在你儿子得到这种下场,你真的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你做得到底对不对。你害了你儿子,一辈子。”

  说完,傅正轩离开了陈东父母家。

  这是他们一家人该有的下场,他不会因此而有半分恻隐之心。

  傅正轩坐着出租车,脸色很淡定,他得给傅子珊一个公道,还她一个公道。

  车子停靠在市中心医院。

  傅正轩直接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刚刚已经接到通知,一见着傅正轩就热情无比。

  “我来不需要你的刻意奉承。傅子珊的事情,你得给全院的人说清楚了。”

  “是是,你放心,我绝对会解释得清清楚楚的,全院所有人都不得再讨论傅子珊的事情。”院长连忙说着,恭敬无比。

  刚刚在电话里面,已经有人给他交代清楚了,该怎么做,他清楚得很。

  他其实也是知道傅子珊有些关系的,但没有想到关系这么硬。早知道,当时真不应该说一点点重话的,还好还好,傅子珊没有计较,要是计较,他觉得后背冒出一声冷汗。

  傅正轩微点了点头,看着院长的态度也知道收到了警告。

  他抿着唇走出医院。

  一切都办理妥当了。

  虽然不能弥补当初傅子珊受到的伤害,可目前,这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好方式。

  所有,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他回到傅子珊曾经的那个家。

  打开房门,傅子珊在沙发上乖巧的坐着看电视,一看到傅正轩回来,就忙得跑上去,搂着他的脖子,亲昵的亲了亲他的脸颊,“出去好长一段时间,我舍不得你。”

  “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芒果蛋糕。”傅正轩扬了扬手上的袋子。

  “老公,你对我真好。”傅子珊接过他手上的蛋糕,蹲在茶几上,一小口一小口的用勺子吃了起来,吃的样子可爱极了,仿若误入人间的天使,那么单纯。

  “老公,你要不要吃一口。”她用她刚刚才吃过的勺子喂他。

  他脸有些微红。

  这段时间她一直叫他老公,那么随意。

  可每次他听到耳里,却泛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有时候会感动到哭,因为他以为他这辈子都无法从她嘴里听到这两个字。

  有时候,却会有些泛酸。

  要是哪一天她醒过来,知道他在欺骗她怎么办?!

  “啊,张嘴。”傅子珊像哄孩子一样的哄他。

  傅正轩无奈的张开嘴唇。

  傅子珊送了一勺放进他的嘴里,眨巴着大眼睛问道,“好吃吗?”

  傅正轩嚼了两口,“很好吃。”

  “那我们一起吃。”傅子珊热情的说着。

  傅正轩点头。

  其实,他一向不太爱吃甜食,但看着傅子珊这么期望的眼神,他没办法拒绝。

  他们不分你我的用一个勺子一起吃着蛋糕,蛋糕是甜的,心仿若也甜了。

  两个人很快就结束了战斗,傅子珊打着哈欠,“好想要睡觉。”

  可是现在分明才下午4点多。

  “想睡觉就去床上躺会儿,晚点我叫你起来吃饭。”傅正轩对她是无止境的宠溺。她的要求,他从不拒绝,除了……

  “那你抱我。”傅子珊伸出双手,“抱我去床上。”

  傅正轩亲昵的点了点傅子珊的鼻子,横抱起她。

  傅子珊自然的搂着他的脖子,看着他英俊的脸庞,“老公,你真帅。”

  傅正轩脸一下就红了。

  “老公你害羞了吗?你看,你连耳朵都红了。”傅子珊调皮的说着。

  傅正轩的脸色更不自然了,他快速的把傅子珊抱到床上,放下她,准备落荒而逃。

  “老公,你不陪我一起睡吗?”傅子珊可怜兮兮的说着,“我喜欢你陪着我睡觉。”

  “我还要做饭。”

  “我现在才吃了蛋糕,我才不要吃饭,再吃就长成大胖子,一点都不可爱了。”傅子珊皱眉,抱怨。

  傅子珊的性格和失忆前的性格简直是十万八千里。

  现在的傅子珊,很容易就会给傅正轩撒娇。

  “你才做了那么大的手术,得好好养养。”

  傅子珊嘟嘴。

  “乖,晚上我再陪你一起睡。”傅正轩准备推开她。

  傅子珊瘪嘴,随时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傅正轩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他轻柔的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好啦,我陪你睡着后再去做饭。”

  “那你上床。”傅子珊破涕为笑,跟小孩子一样,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

  傅正轩躺在傅子珊的旁边,傅子珊把头埋在他的胸膛上,“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里好陌生,老公,我们以前睡在一起过吗?”

  “嗯,睡了。”傅正轩说,“那是你的第一次,也是我的第一次。”

  “真好。”傅子珊喃喃的声音。

  她的头埋在他的胸膛上,藏住了她红润的眼眶。

  “乖,闭上眼睛好好睡觉。”

  “嗯。”

  半个小时,傅正轩悄悄的从床上起来,他看着熟睡的人,嘴角拉出一抹笑,一个轻轻的吻印在她的额头上,怕吵醒她,他的动作很轻,蹑手蹑脚的走出卧室。

  他做好了饭,却不急着叫她起床。

  傅子珊这段时间的睡眠很不稳定,偶尔或许就是一个心血来潮就想要睡觉,没睡醒起床会有起床气,所以他总是等她自己苏醒。

  晚上9点了。

  傅子珊赤着双脚走在地板上,看着客厅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的男人,他声音开得很小,怕吵着她,房间也没有开灯,很黑。

  傅子珊一步一步走向他。

  傅正轩没什么特别喜欢的节目,电视对他而言,真的很无聊。

  但此刻,他却怕打扰到她,用电视节目来打发时间。

  “醒了,怎么不穿鞋子,小心感冒了。”傅正轩看着她赤着双脚站在自己面前,连忙把她抱在沙发上坐着,起身去卧室给她拿来鞋子,打开客厅的大灯。

  傅正轩低头给她穿上拖鞋,温柔的问道,“饿了没?”

  “没饿。”才起床,什么都吃不下。

  “那我们再等等吃饭吧。你想要看什么电视,我给你换台。”傅正轩拿起遥控器,真的是对她好到人神共愤!

  “老公,你爱我吗?”傅子珊突然很认真的问他。

  傅正轩一怔,随即自若的笑道,“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你对我这么好,什么都依着我,可是为什么这段时间,你不会想要和我上床。”傅子珊漆黑的眼眸,闪烁着诧异的光芒。

  傅正轩捏着遥控器的手不自觉的紧了一下,“你身体还在恢复,不能做剧烈运动。”

  “谁说的?医生都说了,我身体无大碍的。”傅子珊反驳。

  傅正轩摸着她的头,“傻瓜,你做了那么大的手术,至少也要养两个月的,我不想弄伤你。”

  “不要!”傅子珊抱着他的脖子,“我就是要和你上床,我就是要。”

  傅正轩抿着唇,看着她。

  “夫妻之间,不是应该上床吗?”傅子珊问他,带着怀疑的态度,“难道,我们不是夫妻吗?”

  傅正轩手指捏紧,喉咙处微动,“你真的要吗?”

  “我要。”傅子珊点头,很认真。

  别后悔。

  子珊,以后不要后悔。

  傅正轩低着头,吻着她柔软的唇瓣。

  傅子珊怔了一下,身体突然轻微的颤抖,下一秒,热情的回应着他的吻。

  这是他们彼此经历的第二次。

  整个过程,男人很隐忍,女人很热情。

  一室春光荡漾,气喘吁吁。

  ……

  翌日。

  傅子珊皱着眉头,觉得天好像已经亮了。

  她睁开眼睛,看着窗外透着白光的窗帘,现在几点了?感觉一身好累,累得一动不动,身子像是散架了一般,酸痛无比。

  她艰难的翻身,转头,一张俊美的脸蛋正微笑着看着她,“醒了吗?”

  才苏醒后,带着磁性的沙哑。

  傅子珊的脑海里瞬间就浮现了昨晚的一幕一幕,昨晚那个女人不是她吧,应该不是吧,她脸陡红,红得仿若都要滴出水来,那么羞涩。

  傅正轩看着傅子珊的脸颊,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

  曾经那一次,他们都错过了彼此温纯的时间,所以这一次,他不会在她还未睁开眼睛时,离开她的身边,还好,他没有离开,否则,怎么能够看到她这么美好的一幕,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有些凌乱的秀发,“要起床吗?”

  “不要。”傅子珊摇头。

  她一身都痛死了,不想起床。

  “不饿吗?昨晚我们可是什么都没吃。”傅正轩温柔的说着。

  “分明有吃……”傅子珊声音很小,脸蛋更加红了。

  傅正轩忍不住爽朗大笑。

  是有吃。

  还吃得很没有节制。

  他承认,昨晚上的第一次,他很隐忍,因为心里太多,这么多年隐藏了太多,一时之间有些徘徊和不安,但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他放纵了。

  放纵道,傅子珊开始抗议,“傅正轩,医生不是说了我不能做剧烈运动吗?你个坏人。”

  “我就是医生,我现在告诉你,可以的。”

  傅子珊捶打着他的胸膛上,“人家,真的受不了了……”

  傅正轩把傅子珊紧紧的搂在怀抱里。

  他想,幸福就是,他一低头,就能因为她的唇。

  “傅正轩,你做什么?”傅子珊警惕的看着他。

  昨晚上还不够吗?!

  “你说呢?”傅正轩的唇已经靠在她的唇瓣上,轻轻的细细的吻着。

  “我,我,饿了……”傅子珊连忙说道。

  所以,她要起床。

  “嗯,我知道,我会卖力喂饱你的。”话音一落,唇重重的压了下来。

  傅子珊欲哭无泪。

  她是肚子饿,不是嘴饿。

  讨厌讨厌!

  她以后再也不要挑逗这个男人了!

  一室,春光无限好。

  ……

  番外的番外(二)

  傅子珊自述篇。

  在经历了陈东的报复事件后,我说过,如果没死,我就答应傅正轩,答应嫁给他。

  索性,真的没死。

  但是却失忆了。

  所有人都以为我失忆了。

  其实,没有。

  我记得所有的种种,我记得傅正轩,记得他是我的亲小叔。

  终究而言,我在爱情这条违背伦理的路上,耍了心机。

  因为,我不想再离开傅正轩,经历了这次的生死离别,我再也忍受不了离开这个男人,就算是一直活在自己编织的童话里也好。

  傅正轩怕沾染我,我却一步一步紧逼。

  其实,那晚上我也很怕。

  怕他做不下去,怕他退缩。

  结果……

  好吧,我承认我受尽折磨。

  我不知道我这样的伪装能够持续多久,也不知道傅正轩会不会突然发现,仔细一想,我的伪装一点都不完美,我从不问我们彼此的过去,我从不追究我们是不是有结婚证,甚至于,当某一天傅想想出现在我们面前,叫我妈妈时,我也丝毫没有惊讶,而是顺理成章的接受,我只是很想要接受,接受现在所有的幸福。

  傅正轩应该发现了吧。

  傅正轩却只是揉着我柔顺的头发,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

  我们在用我们自己的方式,过属于我们“特殊”的幸福生活。

  《完》

  ------题外话------

  全本完结。

  呼呼。

  亲们不要喷。

  小宅终于在情人节完成啦。

  因为新文开文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写其他人的番外,但愿是有的。

  但亲们千万不要等哦,小宅怕精力不够。

  有时间小宅就传一两篇来着。

  好啦,小宅吃午饭去了,啵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