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四章 结婚礼物

书名: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作者:恩很宅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昏暗的房间,傅子珊在整理地板,傅正轩半靠在床上,低垂着眼眸看着傅子珊的一举一动.

  深夜的重庆很冷,外面已经开始结霜.

  家里开着空调暖气,虽然不如地暖的温度,勉强不算太冷.

  傅子珊似乎是把地板清理干净了,抬头,看着傅正轩半坐在床头,白色睡衣上有很明显的水渍,是刚刚端水的时候,也洒了一些在自己身上吧.

  她看着他,"带多的睡衣了吗?"

  傅正轩回神,似乎才想起自己身上也打湿了水.点了点头,"嗯,带了."

  傅子珊也没多说,转身走向他的行李箱,蹲在地上,"你密码是多少?"

  傅正轩一怔,很久都没说话.

  "密码?"傅子珊转头看着他.

  "身上没有打湿多少,不用换了."傅正轩直接说道.

  "傅正轩."傅子珊说道,皱眉,"你在拧巴个什么劲儿?行李箱里面有什么我见不得的东西?"

  傅正轩抿着唇,不说话.

  傅子珊突然把傅正轩的行李箱抱起来,放在傅正轩的面前,"你自己找吧."

  傅正轩看着傅子珊.

  傅子珊把头扭向一边.

  傅正轩快速的按下密码,打开,然后新找了一套睡衣拿出来.

  傅子珊看着他,又把行李箱抱到了地上.

  转头,看着傅正轩已经开始一颗纽扣一颗纽扣的解自己上身的衣服,不知道是酒劲还没有过或者怎样,傅正轩半天都没有解开自己的衣服,整个人看上去还有形晃荡荡,手指明显不够灵活,显得很笨拙.

  "我帮你吧."傅子珊突然走过去.

  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虽然开了暖气,但晚上这么单着身子还是会很冷,她不想傅正轩回去的时候,是带着感冒离开的.

  傅正轩愣愣的看着她.

  "天气很冷,早点换了早点休息."傅子珊感觉到傅正轩的视线,淡淡的说着.

  傅正轩只是看着她,没有说出一个字.

  傅子珊的手指其实也有孝抖.

  她咬着唇,让自己冷静下来.

  没什么好紧张的,只是在完成一项任务而已,而且作为医生的他们,看过太多裸露的身体了,当一块肉,一块好肉看待就行了.

  她控制着情绪,很认真的给她换衣服.

  傅正轩的视线一直放在傅子珊的脸上,她粉嫩的唇瓣轻轻的咬着,眼眸垂下,睫毛微微闪烁,在昏黄的灯光下,他看到她脸上细细的绒毛闪烁着晶莹的光芒,她表情很认真,显得那么的可爱.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帮他把衣服脱了下来.

  又快速的给他换上.

  她的手指几乎没有碰到他的身体.如果碰到了,或许就能够感受他,他此刻不一样的肌肤温度,或许也能够感受到,他强烈的心跳.

  "好了,早点睡觉."傅子珊深呼吸,很平静的说着.

  傅正轩看着傅子珊走出房门.

  "子珊."傅正轩突然叫她.

  傅子珊回头.

  傅正轩喉咙微动,好久,他笑了一下,"今晚谢谢你."

  傅子珊心突然动了一下.

  其实,还能有什么好期待的.

  她笑着,即使心里很难受,她还是笑得很开怀,"不用谢,必定你是我小叔."

  说完,她轻轻的给他带上了房门.

  就是一扇门的距离.

  他们再也,迈不出了.

  ……

  翌日一早.

  傅正轩揉着自己胀痛的太阳穴,从床上起来.

  傅子珊还在沙发上睡觉,眉头微微皱起,似乎睡得并不安稳.

  在沙发上蜷着睡觉,怎么也会不舒服吧.

  他抿了抿唇,蹑手蹑脚的去厕所洗漱了一番,然后小心翼翼的在厨房里面准备做早饭.

  他从冰箱里面找了些食材,准备熬点玉米粥.

  "这么早就起来了?"不知道多久,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

  傅正轩回头,看着傅子珊睡眼朦胧,头发甚至有些乱糟糟的出现在他面前,应该是刚刚睡醒,此刻还在打哈欠,如此没有戒心和防备的傅子珊,好似,没有那么遥远.

  "我酒醉后一般都会很早起床."

  "原来."傅子珊依然一副没怎么睡醒的样子,伸着懒腰说道,"我让陈东约了他父母吃饭,今天我也请假了,等会儿陈东来接我们.他父母……"

  傅正轩看着傅子珊欲言又止.

  "他父母有些贪小便宜.他还有一个女儿,13岁,有点小心机.你就随便应付一下就行了,没必要表现得太过友好.反正陈东是二婚,结婚也没什么排场."

  傅正轩脸色沉了一下.

  他不知道陈东是二婚,他甚至不知道陈东已经有了一个13岁的女儿.

  .[,!]他眉头微紧,"为什么要找个离异的?"

  "你昨天也接触陈东这个人了,他对我挺好的.我就想找一个对自己好会疼人的男人,至于其他,我真的没有想太多."

  "别委屈了自己."

  "怎么会?!"傅子珊有袖张的笑着,"你看我是会委屈自己的人吗?"

  是.

  傅子珊你从小就是,不管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也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

  他看着她,很认真的问道,"你喜欢陈东吗?"

  "这个很重要吗?"傅子珊问他.

  "不喜欢生活在一起,好吗?"

  "对你而言爱情很重要,所以娶了宁沫.但是对我而言没什么特别重要,所以嫁给陈东我觉得挺好."

  "子珊……"

  "别说了小叔."傅子珊不想再听,"说多了,都是大家不想听到的,到现在这个地步,我们就这样,得过且过吧."

  傅正轩抿着唇看着傅子珊退出了饭厅.

  得过且过?!

  他的日子一直都是得过且过,但是他希望,她的日子,会很幸福.

  ……

  两个人坐在饭厅.

  傅子珊第一次吃到傅正轩做的早饭.

  味道偏甜,适合小孩子的口味.

  她忍不住讽刺的笑了.

  傅正轩已经有女儿了.

  他昨天用很温柔很熟练的口吻说着,他老婆和女儿……

  还好,他没有真的把她们带过来,如果带过来了,她其实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这么淡定的对待.

  两个人吃着早餐,很沉默.

  沉默到,空间都有些压抑.

  其实,他们之间不可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所以,她一直觉得他们最好的方式就是老死不相往来.

  突然,沉默的空间响起手机铃声.

  傅正轩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看着来电,走向一边接起,"喂,小沫."

  傅子珊低着头吃早餐.

  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打过来的.

  那边的声音很小,但依稀也能够听到他说话的声音.

  他那么宠溺那么温柔的声音,是对着另外一个女人,也或者是一个小女人,因为她隐约好像听到他在说,"想想是在想粑粑了?粑粑也很想你……"

  有小孩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吧,特别是,有一个和自己最爱的人生下的小孩.

  她低头,拼命的吃早饭.

  她真的什么都不想再想,她真的不想红了眼眶……

  打了几分钟,傅正轩走过来,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傅子珊面前空了的饭碗,"吃好了?"

  傅子珊点头.

  "这么大口吃饭对胃不好."

  "这些大道理,留着教育你的女儿吧."傅子珊放下碗筷,起身走向一边.

  傅正轩看着傅子珊的背影.

  刚刚确实是宁沫给他打的电话,说傅想想非要找他.傅想想从小就黏他得紧,他还重来没有离开她这么长一段时间,所以刚刚不禁多说了会儿.

  子珊是在不开心吗?

  他心猛地动了一下,仿若有些微痛.

  他抿着唇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能多想,什么都不能想.

  两个人吃完饭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傅子珊故意把电视台锁定在重庆地方台,看一些家长里短的无聊节目,她是故意想让傅正轩觉得她已经完全融入了重庆,却在看那些节目时,看得自己都有些打瞌睡,可想,对于重庆话都听不太明白的傅正轩而言,是有多受煎熬.

  一直这么无聊到11点钟,陈东打来电话,说马上过来接他们去酒店吃饭.

  两个人就各自换了一身衣服,等着陈东来接.

  20分钟后,陈东开车在楼下等他们.

  他们下楼,坐上陈东的帕萨特.

  依然是傅正轩坐在后面,傅子珊坐在副驾驶台,陈东开车.

  车子停在重庆一家五星级酒店.

  傅子珊愣怔了一下.

  到这个地方吃一顿饭对陈东来说也不是负担不起,只是就请傅正轩吃饭,也没必要如此破费,想来他们交往这么久以来,也一次都没有进过这么高档的地方,不仅让傅子珊有些莫名其妙.

  "我爸我妈都已经到了,玥玥在上课我就没有叫她来.不过我三姨,三姨夫和他们的儿子儿媳一起来了,说是来看看我爸妈,正好赶上我们吃饭."陈东一路说着,解释.

  傅子珊其实没怎么见过陈东家的其他亲戚,这个三姨三姨夫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既然是亲戚也是早晚都会见着的.

  "没什么."傅子珊笑着.

  "大哥,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傅正轩微笑着.

  三个人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进一间包房.

  .[,!]包房有些大,对于他们这么几个人来说,很显然是夸张了些.

  傅子珊不是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只是她真的觉得,陈东太小题大做了.

  以陈东的收入水平,到这种地方,显然是奢侈了点.

  "爸妈,三姨,三姨夫,表弟,表弟媳."陈东喊着,连忙介绍到,"这是我女朋友傅子珊,这是她大哥傅正轩."

  "你们好."傅正轩一一点头,很有礼貌.

  傅家根深蒂固的教养,让陈东的父母和亲戚有些惊讶.

  作为他们普通人又从未真正接触过豪门的人而言,可能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词语来形容此刻明显比他们有修养得多的傅正轩,却依然会觉得,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很舒服,温文尔雅,知书达理.

  "快坐下,快坐下."陈母热情的招呼着.

  三个人纷纷入座.

  傅正轩叫来服务员,很细声的和服务员交谈着.

  重庆人对待服务员的态度,一般都是大声吆喝,而且点菜的时候绝对是对着一桌子的人说着,这样如何那样如何,而傅正轩却是用他高等教育的礼节在对待.

  服务员得到傅正轩的吩咐后,走了出去.

  一桌子人正在熟络的聊天.

  傅正轩其实听不太懂他们说什么,抿着唇,一点都看不出来烦躁,嘴角还一直挂着斯文的笑.

  "你是子珊的大哥,按理说到重庆来本应该我们请你吃饭,你到头来还请我们吃饭,多不好意思."陈母似乎是考虑到傅正轩说的普通话,还专程用了川普1对着傅正轩说道.

  只是川普说得太特色了,傅正轩也没太听明白,心里琢磨着意思回答道,"不用客气,都是一家人."

  "说得也是.都是一家人,太客气了反而显得不好."陈母顺着话,笑盈盈的说着.

  外人或许看不出来,不过傅子珊是明白的,陈母只是怕这么贵的一顿饭让她儿子来买了单,在确认而已,说着些恭维的话,对方也不好拒绝不买.

  傅子珊真的不笨,只是不太喜欢和人计较而已.

  她其实一走进这么奢华的地方,就想到或许是傅正轩的主意,原来,真的是.

  "子珊大哥你在上海做什么的?"陈母问道.

  "我也是医生,心脏内科."

  "哦,心脏科,是不是很赚钱."陈母脱口问道.

  "妈."陈东皱了皱眉眉头.

  "没关系的."傅正轩笑着说道,"效益还可以.养活一家人还行."

  "我就知道医生赚钱,陈东找到子珊也是对的."陈母似乎很明白的说着.

  傅正轩只是笑了笑.

  气氛总的来说还算好,陈东本来就热情,加上陈母话也不少,而且他家三姨三姨夫什么的偶尔插插言,配上一桌在奢华大餐,大家吃得真的很开心.

  "表哥,问问大哥喝点什么?"陈东的表弟张明问道.

  "大哥酒量不太好."陈东这次怎么也不敢让傅正轩喝酒了.

  "没什么的,喝点红酒吧.我叫了一瓶红酒."傅正轩说,似乎又有些不好意思,"喝老白干确实不是我的强项.昨天被陈东喝得醉了."

  "陈东的酒量那确实是."张明附和,又说道,"那就喝红酒吧,红酒喝了对身体好.我前些年在广东打工那阵子,也经常和朋友一起到这种地方来喝红酒,都是好几百块一瓶."

  说起来,还洋洋得意.

  傅正轩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是笑了一下.

  "一瓶酒就这么贵啊."陈母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是啊,还有更贵的."张明自豪的说着,"下次我让我朋友从广东寄几瓶回来,到时候送一瓶给大姨夫和表哥."

  "明娃你在广东硬是赚了大钱回来了."陈母夸张的说道.

  "什么大钱,都是小钱.也就一两百万,够买套房子买个车,娶个媳妇养个娃,也不能做什么大事."张明说着.

  陈东的三姨三姨夫以及张明的老婆脸上都有些骄傲的神色.

  张明去广东打工那会儿投机取巧开了地下赌场,赚了些钱,后来抓得紧了就松手回来了,回来后就买了房子买了车,确实让亲戚些都有些嫉妒和羡慕.

  "看你谦虚,我们家东东到现在也买不起一套房子,守着这个门市,也就够过过日子."陈母不仅感叹着.

  "你不能这么说表哥,表哥马上娶媳妇了,让表嫂多见笑."张明故意的说着.

  陈东虽然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还是笑着说,"你表嫂没这么小气的,是不是子珊?"

  傅子珊点头,"钱多钱少,够过日子就行了."

  "看表嫂就是很会节约的那种,哪里像我那媳妇,整天吵着要买这样买那样,前几天说一个朋友买了一个什么奢侈品的包,我也说不出叫什么名字,反正就是国外的,几千块,我吵着心烦就给她买了,看看,就是她手上提的这个,怪难看,还喜欢得跟什么似的."张.[,!]明指了指自己老婆手上提着的那个二三线奢侈品牌mk的笑脸包.

  "你这恤男人,懂什么懂."张明的老婆把包拿出来秀了一下,"我在星光68买的,3200块,表嫂倒时候我带你去逛逛,运气好还能碰上打折."

  "得了吧,你自己败家就够了,还拉着表嫂."张明吵他老婆.

  其实大家都明白得很,拐着弯的炫耀.

  连听不太懂重庆话的傅正轩都听出来了.

  他嘴角微微笑了笑.

  傅子珊玩prada,lv,gucci等一线奢侈品的时候,估计这些人连奢侈品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吧.

  "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傅子珊说着.

  "看到了吧,就你不知好歹."张明说她老婆.

  她老婆也不多说了,反正该达到的目的都达到了.

  正时,服务员走进来,拿了一瓶红酒,很专业的开酒,然后一人一个高脚杯,倒酒.

  张明拿着杯子,先敬了长辈陈东的父亲,直接就干了.

  傅正轩看着张明,没什么表情.

  倒是服务员有些傻眼了.

  这几万一瓶的酒,就这么一眨眼……

  傅正轩使了个眼色给服务员.

  服务员上前给张明倒上.

  "多倒点,这么少怎么好意思敬酒."张明对着服务员,不耐烦的说着.

  服务员看向傅正轩.

  傅正轩点头.

  服务员只得像倒啤酒一般的倒上.

  张明豪迈挨个的敬酒,都是一杯干,一大杯干.

  很快一瓶见底.

  张明不爽了,"没了吗?"

  服务员不说话.

  几万的块就这么几分钟全喝你肚子里面了.

  "你哑巴啊.去给我再拿两瓶来."张明指使着服务员.

  服务员看向傅正轩.

  "你往哪里看了,再拿两瓶来我买单."张明似乎对服务员的脸色很不满,一般一些小人物有点钱了都有雹户的心里,怕被人给瞧不起.

  估计王小佳那女人就如此,不对,是王小佳她爸.

  但王小佳她爸是真雹户,至于这个张明……

  "这酒不是好几百吗?"张明的母亲在张明耳边提醒着,也还是有些心疼.

  "什么好几百,这酒……"服务员实在看不下去了,想开口.

  "表弟玩笑了,既然我请客肯定不可能让表弟自己买单.你去多拿几瓶来."傅正轩直接说道.

  "是.只是这酒限量的只有2瓶."

  "什么酒还限量."张明不爽的问道.

  "没事儿,拿点其他相同价位的也行."傅正轩一直都保持着他的教养,没有半点不耐烦.

  "是."服务员点头,走了出去.

  心里还不禁嘀咕,一群土包子.

  一看就知道没见过大世面,那位先生怎么就会有这儿没教养的朋友?!

  "这里的服务员服务态度真差."张明嘀咕,"小心我给他们老板投诉去."

  "算了明娃,大家来吃饭的,开心就好."陈母充当好人角色.

  张明没多说,又开始招呼着喝酒.

  服务员不停的给张明倒酒,刚开始倒着还心疼,后面估计也倒麻木了,反正喊添酒就添得满满的,反正也不是自己掏钱.

  "叔叔,阿姨."饭席吃到一半,傅正轩突然开口.

  陈父陈母看着他,"子珊大哥,有什么事儿吗?"

  "还有几天子珊和陈东就结婚了,我也没什么能够送他们的,想了想在重庆买了一套房子,说是孩子可以直接读三中,不需要面试和择校费."傅正轩说着.

  所有人似乎那一下就安静了.

  能够读三中的房子,房价少说也得1万.

  当然,对于上海的房价而言,也太便宜了.

  "你送给陈东和子珊的?"陈母似乎有些不相信,又无比兴奋,"房子多大啊?"

  "135平米,三室两厅.小吊楼.买的成品房,已经装修好了.如果装修不喜欢,就得靠他们自己重新装修了."傅正轩微笑着说道.

  "135平米?小吊楼?"陈母简直不敢相信.

  张明那家人也有些震惊了.

  本来是来炫耀的……

  "嗯."

  "子珊大哥你送你这么大的礼,我们怎么好收下……"陈母笑得已经合不拢嘴了,还虚伪的说道.

  傅子珊倒是很平静,她抿着唇看着傅正轩.

  傅正轩你做任何事情之前,是不是都不会给她说一声的?!

  "也就是我的一点小心意,再多的也没有了.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也没什么其他能够给她的.能够给点就给点,以后就靠他们自己了."傅正轩冠冕堂皇的说着.

  傅子珊咬着唇.

  "哎,那真是.[,!]破费了破费了.陈东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敬一下你大哥.人家千里迢迢从上海到重庆,还给你备了这么份大礼,你傻愣着做什么?!"陈母连忙说着.

  陈东反应过来,倒了一杯红酒,"大哥,你随这么大份礼,我……"

  "别这么说,以后待我妹妹好点就行了.要是我妹哭着回来说你欺负了他,小心我会打人的哦."傅正轩玩笑的说着.

  "你放心,子珊嫁给我我就已经很知足了,怎么还敢欺负."陈东保证,"大哥我敬你."

  "随意就可以了."傅正轩说着.

  陈东还是一口干了.

  傅正轩也只能入乡随俗的,一口干掉.

  还好,红酒度数低,而且口感比老白干好多了,这么喝下去也不会太难受.

  "子珊,咱们一起再敬你哥吧."刚喝完,陈东又说道.

  陈东这个人其实挺老实的,别看自己做着小生意,其实一点都不爱算计人,简直就不像是陈母生的.

  傅子珊也倒了杯酒,和陈东一起敬傅正轩.

  傅正轩笑了.

  曾几何,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傅子珊会和另外一个男人,以一个家庭的身份向他敬酒.

  这种感觉很奇怪,但只要最后,她幸福就好了.

  ------题外话------

  注:1川普:四川人说普通话,而重庆以前一直归属于四川,所以重庆人说普通话,还依旧用川普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