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935章 宫中猴戏

书名:极品驸马 作者:萧玄武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转眼已是年三十。

  薛绍夫妻俩商量好了,等过了上元节再去料理上官婉儿的事情。因此这段时间倒也过得清静太平。

  按规矩,薛绍和太平公主要在正月初二这一天,进宫去给武则天拜年了。这是大周立国武则天登基之后的第一个新年,意义自是非凡。

  太平公主为此伤透了脑筋,该给母亲献纳一份什么样的新春贺礼呢?

  她钻进自家珍宝阁里精挑细选了好一阵,总觉得哪样东西都不适合。这间宝阁里大多数珍希的珠宝,都曾是母亲赏赐给她的。其他的又会略显平庸,若送字画古玩又显得太没新意。

  “身为一国之君,母亲什么都不缺。现下如何是好?”太平公主很难为,只好去问薛绍。

  薛绍这个一家之主做得洒脱,这类事情基本上从不过问。但既然太平公主主动前来请教了,他也就难得的动了一下脑筋,没过片刻他抚掌一笑,“有办法了。我来亲自给女皇陛下准备一份贺礼。我保证,她老人家会相当的高兴。”

  “什么东西?”太平公主很好奇。

  “来。”

  薛绍把太平公主带到了自己的书房里。

  这里整整齐齐的摆放了极多的书籍,有一部分是以前的蓝田公子用来装饰门面的摆设,也有一部分是薛绍入仕之后自己收集而来。前者以诸子百家和儒家经典为主,后者更多的是律政策论和兵家著作。还有很多兵部衙门才有的典藏文献和军事地图,薛绍都叫人拓下了副本放在家里,以备时时查看。就连魏元忠从异人那里得来的《九州设险图》,都有一份拓印副本在此留存。

  书房是薛绍独属的私人空间,他在这里除了读书,也会书写一些重要的奏章,思考重要的军国之事,或者接见重要的客人商谈机密之事。因此这地方除了月奴或者陈仙儿偶尔进来打扫,连太平公主都很少进来,其他的闲杂人等更是不得擅入,算是府里的一块“禁地”。

  太平公主进来后显得有点好奇,左摸摸右看看,在薛绍的大书桌上看到了一摞没有书名自行装订的蓝皮书籍。她顿时笑了,“好哇,薛郎你躲在书房里偷看春宫图!”

  翻开一看,太平公主却有点傻了眼。里面全是一些杂七杂八的句子,前言不搭后语,笔迹也不尽相同。

  薛绍正在书架上翻找东西,这时回头一笑,“春宫图好看吗?”

  “这都写的一些什么呀?”太平公主看得满头雾水,马上放下了。再一打量,这样的册子有五六本之多,垒起来快有一尺高了。

  “我最近比较闲,于是就多找了一些时政策论和兵家著作来读。”薛绍说道,“若有心德,我便随笔写下。有时也叫陈仙儿从旁帮我记叙,以备后忘。”

  “怪不得我经常看到,你右手鱼竿右手书籍。”太平公主轻声的感叹了一句,心说外人只道薛郎沉迷钓鱼不务正业,我也只是知道他是在修身养性韬光养晦。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每日都在坚持修行。其实,从我认识他的第一天起,他就每天手不释卷,连与我温存云雨之后也要看几页书才肯睡觉……换作不是贵族不是驸马,以他这种孜孜不倦的精神,成功也是迟早之必然哪!

  “发什么愣?”薛绍走了过来,将他私人定制的大办公桌清理了一块空间出来,然后铺开了一张羊皮纸地图来。

  “这就是你送给母亲的新年贺礼?”太平公主不解的道,“这能值几个钱?”

  薛绍神秘微笑,“如果你母亲缺的只是钱,你还用得着苦恼吗?”

  太平公主一听也对,于是细下一看,喃喃念道:“凉州,玉门关,弓月城,龟兹焉耆安西四镇——这是西域地图?!”

  “对。”薛绍点点头,说道,“此前因为特殊原因,安西虎师从弓月城撤军,我朝算是暂时放弃了对西域的强有力统治。现在,差不多是时候收回来了。我们献上这千里江山,你母亲能不高兴吗?”

  “薛郎,你好聪明。”太平公主喜笑颜开,但又狐疑起来,“但是大周初立,当以文治天下休生养息。此时擅动刀兵,适当吗?我母亲会同意吗?”

  薛绍笑了一笑,“我自然有我的理由去说服她。具体如何实施,那也是后话。”

  “说给我听一听嘛!”太平公主抓住薛绍的手肘,笑嘻嘻的撒起娇来,“初二那天我献上贺礼的时候,当众一说,也好技惊四座搏个头彩。便让武家的那些呆憨饭桶们也瞧见太平公主巾帼不让须眉,可不像他们一样只会贪权弄势胡作非为!”

  薛绍微笑摇头,“这可是军国大事,你一个公主不好掺合。”

  “胡说!我娘都能当皇帝,公主怎就不能掺合了?”太平公主眉梢一扬,“再说了,我娘平常也没少和我商量这些事情。你不说,我自己琢磨琢磨也能想透。但万一到时我说得不好,丢的可是你这个至高统帅的脸——你倒是说不说?”

  薛绍愣了愣神,轮了轮眼睛,然后对着椅子一指,“坐下去,手放后面,抬头挺胸别乱动!”

  “干嘛呀?”太平公主坐了下来,咯咯笑个不停。

  “李安然同学,你严肃一点,现在上课了!”

  正月初二,晴。

  薛绍和太平公主一早就离了家,带上了他们的嫡长子麟玉一起进宫,给女皇拜年。

  过年期间各官各署都有放假,仅剩少许留守官员。薛绍进宫之后还特意去了一下夏官和右卫的官署,看望了一下留守值班的属下官员,并给他们派发了利是。苏味道至从上任之后极为勤谨,主动请缨过年休假期间由他一人留守官署总揽夏官事务,让久时不曾归乡的姚元崇也回了一趟老家去过年。

  其实夏官最近的事情可不少,因为三个月之后就将举行武举选拔。这是开历代之先河的大事,一切从零开始绝无先例可循。这件大事是薛绍首倡的,原本去年就该举办,但因为北伐战争薛绍出征在外而暂时搁浅。现在正式提上日程,担子就压在了苏味道的身上,让他过年的这些天也加班加点忙得不亦乐乎。

  薛绍对苏味道大加赞赏了一番,这才和太平公主一同去往迎仙宫。

  “薛郎,这个苏味道办事倒是蛮认真,蛮勤谨的。”太平公主评价道。

  “裴公当年看中他的文笔才华,带他出征用为行军管记。从此裴公所用军文都是出自他的手笔。这一来二去,苏味道对军中的大小事宜都是了如指掌。”薛绍说道,“后来他又在夏州都督府任职多时,积累了很多的文治经验。现在我又将他调入了中枢为官,希望他能再有建树。”

  太平公主眨了眨眼睛,小声道:“如今的政事堂里,除了岑长倩和韦方质几乎全是武承嗣的人。你自己不愿意担任宰相,何不举荐一两个人入阁用事?虽说大事都会由母亲亲自决定,但宰相毕竟也是能说上话的。”

  “我正有此意。”薛绍道,“那你看谁合适?”

  “魏元忠,姚元崇,苏味道,萧至忠,此四人谁能行?”太平公主试探的问道。

  薛绍沉默了片刻,“魏元忠现任洛阳令,离政事堂还太远了一点,先要想办法将他弄到中枢来。姚元崇的能力没问题,但目前来说资历和威望还差了一点。他这个夏官侍郎一直都活在我的阴影之下,其实多少有一点屈才了。萧至忠的情况与之类似。看什么时候有机会,我们努力把他们推到凤阁或是鸾台,直接在女皇身边用事,那样更容易斩露头角。至于苏味道,以后或许能行,但现在他先得把夏官的事情办到漂亮。再者苏味道有一个性格弱点,让他当宰相很难有大的建树。”

  “什么弱点?”

  “胆小,缺乏魄力。”薛绍笑道,“任何具体的事宜交给他办,他都会勤勤恳恳的办得踏实又到位。但你要他做出什么重要的决断,或是提出什么富有建设性的意见,他脑子里就算有办法也会犹豫再三不敢轻易说出口。偶尔逼他说了,他的话也是左右皆可两相模棱。因此我给他取了个绰号,叫他苏模棱。”

  “原来是个明哲保身之辈。”太平公主摇头笑了笑,“如此说来,我还是更欣赏魏元忠与姚元崇。但是如今这个世道,苏味道这样的人在朝堂之上可能会活得更久。”

  “精辟!”薛绍点头赞许,再道:“其实我心目当中最理想的那一位,德才兼备护国安民的好宰相,现在并不在朝堂之上。而且,我暂时也不希望他回朝任职。”

  “谁?”

  “灵州都督狄仁杰。”

  “咦,我好像听我母亲提起过他。他是个称职能干的好法官,也是一位仁义忠直道德出众的贤士。”太平公主道,“这样的人才,你为何不希望他回朝任职呢?”

  薛绍微然一笑,“韦方质刚刚才从推事院出来,小命只剩半条。你希望狄仁杰也进去走一趟吗?”

  “对哦!”太平公主摇了摇头,“如此说来,还真不如就让狄仁杰这样的贤臣们在外为官,多办一些实事多积累一些威望和政绩。薛郎,这些酷吏究竟还要横行多久?”

  “那得问你的母亲。”

  迎仙宫到了,夫妻俩刚下车,就看到前方不远处的车坪里已经停了十几辆车子,全是金碧辉煌的皇族制式。

  不用说,那都属于封了王的武家子侄们。他们也要在今日进宫拜年。

  太平公主看到就来气,恨恨的低声道:“这班无才无德的卑贱阿奴,竟也与本宫平起平座了!”

  “淡定。”薛绍笑呵呵的劝道,“你就当他们是一群猴子穿上了人的衣服,来给你表演杂耍了。”

  “嘿嘿!”太平公主顿时笑了,一手捥上薛绍的胳膊,“薛郎,咱们走,看猴儿戏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