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14章 愿赌服输

书名:极品驸马 作者:萧玄武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开御书房下到一半龙尾道时,薛绍出于习惯的职业警惕,发现稍远处的龙尾道尽头处有几个诡异的人影在躲躲闪闪,而附近的兵甲卫士则对这群鬼鬼祟祟的家伙视而不见。

  从理论上来讲,这应该是奇葩的宝贝女儿——小奇葩,太平公主来了!

  “太平公主今天又想整什么妖蛾子了?……这个小奇葩还当真去给我求来了一份官职,摆明了就是春心萌动了嘛!”薛绍不觉有些无奈的哑然失笑。想不到我一个心理年龄已是三十岁的大叔,曾经刀头舔血的特战队员、杀人如麻的雇佣兵,传说中的兵王“血狼”——也会有被小萝莉逆袭的一天!

  装作没有发觉,薛绍走到阶梯的末端往转角拐去,两个带着鬼怪面具的小姑娘突然一下跳起来大叫一声“嗷!!”

  薛绍夸张的一个惊弹跳了起来,“鬼呀!”

  “咯咯咯,吓到了吧,吓到了吧!”太平公主在后面得意洋洋的拍手大笑,声音清脆像是悦耳的风铃。

  “噢,原来是公主殿下。”薛绍拍了拍胸口表示被吓坏了,连忙拱手拜了一拜,“微臣见过殿下。”

  “哼!”太平公主既傲慢又有点得意的冷哼了一声,在一群小太监和宫女们的簇拥之下走到薛绍面前来,排场不小神气活现,“本宫答应你的事儿,可是都办到了,未曾爽约哦!”

  “公主殿下一诺千金,微臣佩服并且感铭肺腑。”薛绍微笑,知道她是指的“赌官”一事。

  太平公主故作严肃而绷起的小脸蛋儿上闪过一抹红韵,嘻嘻,你不是很嚣张的嘛,你也知道谢恩哪?咱们的帐还没有算完呢,我还是要打歪你的脖子,哼!

  薛绍的眼睛往她脸上一瞟,小姑娘家家的那点儿心事都写在脸上,都不用观察什么微表情了,一目了然。

  薛绍心中赧然。太平公主从小在宫闱之中长大,年龄不大也还没有经历什么人情世故,还真是处于含苞欲放、懵懂青涩的年华。现在的太平公主,还不是历史上那个叱咤风云、舞弄乾坤的著名权妇。就算她已经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女,也无法改变她目前仍旧单纯与幼稚的本色。

  “薛绍你听着,本宫与你的比斗还没完呢!”太平公主在薛绍身边踱着步子,举手投足之间都在模仿她的母亲,这或许会让她看起来更有威严和霸气。她很骄傲的说道:“你现在就跟我走,我们须得再行比过!你若输了,嘿嘿!”

  “好吧,微臣懂的。”薛绍笑道,“打歪脖子嘛!”

  “算你识相,哼!”太平公主小脸蛋儿一扬,气势汹汹的朝前走。

  两个小太监左右跟在薛绍身后,像是保镖又像是劫持。

  薛绍笑而不语,跟着太平公主走了过去。

  一行人倒也没有走远,就到了离宣政殿不远处的御花园里,左右都有宫廷侍卫,太平公主带着一群宫女宦官在一个赏花亭里摆开了阵势。

  薛绍走进去参罢了礼,太平公主邪邪的狞笑看着薛绍,嘿嘿,今天定要胜了你,否则本宫一世英名岂非毁于一旦?

  “今日我们赌玩,樗蒲。”太平公主美滋滋的指着两副棋子儿。

  “微臣不擅此道。”薛绍看她那个贼兮兮的表情就知道,棋子儿肯定是做过手脚,不然哪会笑得这么得意又鬼鬼祟祟呢?

  “那就比这个!”太平公主眉飞色舞的,“开始!”

  樗蒲是一种博彩,大约就是牌九和飞行棋的祖宗。由于最初的投子是用樗木制成,故称樗蒲。由于棋子是五枚,又称五木之戏。规则其实挺简单,旗子一面涂白一面涂黑,各有不同花饰。一把掷出如果是全黑则是最高彩,称为“卢”,四黑一白的称为”雉”,次于卢,其余四种称为杂彩各有“枭”或“犊”之类的专有称号。

  这么简单的玩艺儿,身为职业大纨绔的薛绍怎么会不擅此道?哄她开心而已了。

  主臣有别,太平公主用了自己的一副投子。她胸有成竹美滋滋的一掷,身边的宫女宦官们就喝起彩来,“卢也!卢也!公主殿下好生厉害!”

  “哈哈,你怕了吧!”太平公主得意的笑道。

  薛绍绷脸拧眉的面露窘色摇了摇头,拿起自己的投子在手里拈了半晌,迟迟不敢投出。

  太平公主看着他这副为难的样子真是心头一阵暗爽,哼哼,今日定要讨回场面,一连被他赢了好多回,我这个公主真是威风扫地呀!

  “快掷呀,你倒是快掷呀!”宫女们小人得志的替主子摇旗呐喊,一并来催薛绍。

  薛绍一把撒出,也掷了个卢。

  “喔!”众人惊讶了一声。

  薛绍拱手笑道:“微臣侥幸,能与公主打个平手。”

  “……再来!”太平公主恨得牙痒痒,坏人居然如此好运!

  再一掷,公主殿下又掷了个卢,再次引发一片喝彩。太平公主双手都叉到了腰上,“这下你终归是要输了吧!”

  既然太平公主如此想赢,好吧,有输有赢,方可为继嘛!……薛绍的脸色仿佛更难看了,全神贯注像是倾尽了一切本事,一撒手,掷出个四黑一白的稚。“哈哈,赢了、赢了!”太平公主乐得大笑起来。

  “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这帮儿宫女太监们大张旗鼓的恭贺,就像是太平公主打了个大胜仗,平定了一个国家凯旋归来一样。

  “力战而败”的薛绍,一副如丧考妣的神情,“哎,微臣输了,甘愿受罚。”

  太平公主眉飞色舞高兴得不行,连日来赌在胸口的一口怨气都像是发泄了出来,“嘻嘻,那就打歪你的脖子哦!”

  “嗯,公主殿下,请动手吧……”薛绍闭上了眼睛,一副愿赌服输引颈就戮的样子,表情很是惶恐。

  “嗬咦——!!”太平公主扬起了手,作势要亲自去打,手停到半空,“不行,本宫会打得手疼——你,你来!”

  她一指旁边那个,曾经和薛绍摔跤输了还被改了大名的胖宦官朱八戒。

  “小人遵命。”朱八戒正好对薛绍有一肚子气还差点被埋掉,撸起袖管就走到了薛绍旁边,高高的扬起了手。

  薛绍暗笑,赶紧吧,打完了好结束这一茬儿换别的戏码,就你们这花拳绣腿还能打伤我啊,别开玩笑了!

  “咦……等、等一下!”太平公主突然叫了停。

  朱八戒正要下手生生的收势定住,滑稽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公主殿下有何旨意?”

  “你,过来,过来。”太平公主有点贼兮兮的将朱八戒叫到一旁,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道,“你下手轻一点儿,轻一点儿,知道吗?”

  “是……”朱八戒只能应诺,肥嘟嘟的脑门儿上差点划出几条黑线……轻一点儿,又如何打歪他脖子?

  “不对,还是重一点儿,重一点儿!”太平公主拧着小眉头眨着眼睛一副用心思考的神情,“打轻了太便宜他了,脖子歪不了哦!”

  “是……”朱八戒的脸皮儿直抽筋,公主殿下您这朝令夕改的,让小人如何是好?

  “算了,还是本宫亲自来!”太平公主像是下了决心一样,大摇大摆的走到薛绍面前。

  薛绍看着她微笑。

  “不许笑!”太平公主的脸蛋儿一红,这个家伙笑得蛮好看的啊,但是又很坏坏的样子真讨厌,他为何一点都不惧怕本宫呢?

  “是。”薛绍视死如归的闭上眼睛,“公主殿下,请动手吧!”

  “本、本宫,真的打了噢!”太平公主扬起了小手儿。

  “请公主赐打。”薛绍忍着笑。

  “嗬、嗬!”太平公主装腔作势的叫了两声要吓薛绍,旁边的宫女太监们都忍俊不禁想笑,又不敢笑,只好憋着。

  薛绍的脖子一耸一耸的使劲皱眉头,好像的确很怕的样子。

  太平公主心里一阵暗爽,嘿嘿,怕了吧、怕了吧!

  “嗬”了好几声太平公主迟迟没有打下来,薛绍眯开一只眼睛,“公主殿下为何迟迟不下手?”

  “哼,本宫的事情还由得你来管嘛?你只管站好了便是!”

  “好。”

  “我打了噢!”太平公主很嚣张的样子,小粉拳儿还在瞄准薛绍的脖子,像是在练射箭一样还眯着眼睛瞄准。

  “打、打吧!”薛绍咽着口水,仿佛真的很害怕。

  小粉拳儿高高扬起,太监宫女们都瞪大了眼睛屏气凝神。

  迟迟没有打下来,差点憋死一群太监宫女。

  小粉拳儿又放下了,一群人长吁一口气,像是潜水了爬起来的样子。

  薛绍眯开眼睛,“公主殿下为何又不下手?”

  太平公主看着自己的小粉拳儿,“本宫若是打了,你是不是就不陪本宫玩了?”

  “……”薛绍赧然无语,笑道,“公主殿下若有差谴,微臣只当奉陪。”

  “只当?”太平公主悻悻的撇了撇嘴,“本宫看你,很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哼,不好玩儿!不打啦,摆驾回宫!”

  众人愕然,这小姑奶奶这是突然发的哪门子脾气?

  【明天就是新的一周。爆发!大力冲榜!凌晨过后将有更新,请大家大力投票、大力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