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1134章 宫变

书名:极品驸马 作者:萧玄武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初宫内廷,观风殿内。

  至从武则天生病之后,这座宫殿里一直安静得可怕。卧病的女皇听不得一丁点嘈杂的声音,哪怕是最亲密的女侍穿着袜子走进她的寝宫,偶尔发出的一丁点的裙钗抖动声响,也会让女皇暴怒。

  结果就是人头落地。

  于是人人自危,伺候武则天的内侍宫人,身上都不敢再佩戴任何的饰物。人人轻手轻脚都快要练出了落地无声的轻功。

  但是今天,观风殿外一阵金鼓大响人喊马嘶,观风殿内人人惊叫豕突狼奔,乱成了一片。

  昏昏沉睡中的武则天被惊醒,但她没有发怒。

  眼下这样的情景她要是还猜不到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她在这宫里的五十年,可算是白混了。

  “易之!张易之!”

  武则天大喊了几声,张易之衣冠不整的从房外跑进来跪伏在武则天的面前,“陛下,不好,大、大事不好了!”

  武则天双手撑着身体坐在床上,灰发苍苍老态尽显,终于变成了一个八旬老人该有的样子。

  她看着张易之,没了任何心情再去追究他又是去跟哪个宫女鬼混了,只是淡淡道:“何人造反?”

  “太、太子……武三思……可能,可能还有太平公主!”张易之神不守舍的胡言乱语,浑身都在发抖。

  武则天深呼吸了一口微微眯上双目,“太平公主,绝不可能。”

  “陛下,事已至此还管什么太平公主?……赶紧逃命吧!”张易之叫道,“叛军就要杀过来了,观风殿大殿门口的那几个射生手和宦人,抵挡不了几时!”

  “朕堂堂的帝王九五之尊,岂会逃命!”武则天冷哼了一声,“那几不肖子,竟敢谋反!朕……咳!!”

  武则天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得人都翻倒了下去,蜷成一团都直不起身来。

  “陛、陛下……”张易之胆战心惊,不敢上前。

  过了许久,殿外的喊杀之声更近,隐隐已经能够听到马蹄声和宫婢被砍杀时发出的惨叫。

  咳得三魂失位的武则天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再度坐起身来,“来人,更衣。”

  没有人应,宫人大半都逃了。只剩一个张易之还跪在龙床之前。

  “来人,更衣!”武则天大喝。

  还是没人理会,只听到寝宫外面传来一片震震的脚步声。

  那么沉重的脚步声,必然是穿着铠甲的将军来了。

  武则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大事休矣!

  “易之,你逃命去吧!”

  “陛下,臣无处可逃啊!”张易之号哭起来,“陛下,臣来给你更衣。只要陛下还能站出来,这班反贼何惧之有!”

  “没用的。”武则天怔怔的看着前方,眼睛已然空洞,“到了这种步境地,他们都已经敢于弑君了。”

  “啊!?”张易之目瞪口呆

  正在这时,寝宫外面传进来一个孔武有力的声音:“陛下,张易之谋反,臣等护驾清君侧!”

  “陛下,是羽林将军敬晖!”张易之哭号道,“完了,我们完了!连羽林军都谋反了!”

  武则天仰起头,发出了一声极长的叹息之声。

  “哎——”

  寝宫外面再次传进来一个声音,显得儒雅了很多,“启奏陛下,张易之囚禁神皇擅权乱国,满朝文武联名上表请诛此贼。请陛下交出此贼,好让此贼之首级遍示朝野,平众怒,安天下!”

  张易之连滚带爬缩到墙角卷成了一团,一阵尿意滚滚而来,身下一片尽都湿了。

  “宗楚客,朕从未亏待于你。今日,何至如此?”武则天总算提起一丝力气,对外面说了一句话。

  外面传来一阵不大不小的骚乱之声。

  虎老威不倒,这么多年来女皇的声音就是至高权力的象征。每个人听到她的声音就会条件反射一般,打从心底里散发起一丝敬畏与恐惧。

  太子李显的反应最为强烈,他听到女皇的声音就一个劲的外后退缩,他女婿王同皎死死将他抱住,好歹没有让他夺路而逃。

  “太子,你赶紧上前说句话!”宗楚客使劲来拉李显,“关键时刻一锤定音,可就靠你了!”

  李显浑身都在筛糠似的发抖,小声道:“神皇仍在,谁敢造次?众卿不如四下搜捕张易之,杀之以谢天下便是,切不可惊动神皇!”

  武三思急了,连忙凑到李显身边,“殿下,事已至此,若不奋力向前,一切休矣!”

  “但、但陛下终究是我母亲,是君临天下的神皇!”太子李显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如若惊动神皇,我就是不忠不孝!”

  “来时说得好好的,太子答应首倡义举兴兵讨逆,我等才会积极响应。如今大事临头,太子怎能喏喏临阵逃脱?如此,岂不是枉杀了我等一番拳拳忠心?”武三思在他耳边沉声低语道,“太子你好好想想,如今骑虎难下,倘若退后一步,太子全家上下无一能活!上前一步,整个天下都是你的,再也没人能够威胁到你!”

  “这……”李显咬牙闭眼浑身发抖,痛苦之极。

  “殿下,当断不断,反受其难!”宗楚客也连忙上前来劝,“你若退后,我等助你起事之人也全都要死!你看看这殿外的士兵,他们会甘心白白送死吗?只要你敢退后一步,他们全都会当场哗变,争先杀了太子以求自保建功!”

  “啊——你们不要逼我!”李显仰天大叫。

  这一声,武则天听到了。

  她再次“哎”声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看着跪在那时有如一摊烂肉的张易之,知道大局难挽的武则天的心情反倒平静了,问道:“易之,薛绍呢?”

  “薛绍……他,不是在外面打仗吗?”张易之也失魂落魄了,都懒得再动脑子去想,随口就答。

  “打了这么久,还没有打胜吗?”武则天喃喃道,“以往每次,他总能很快凯旋而归……这一次,怎么这么久都没回来?”

  “他……打败了!”张易之嗬嗬的惨笑,反正都要死了,也就不怕明说了,“老早以前朝廷就收到了薛绍恨河惨败的消息,损兵折将大势去矣!”

  “那你为何不报?”

  “梁王不让我报。”

  “原来如此啊!”武则天居然呵呵的笑,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的笑容,声音当中也没了一丝的生气,“难怪那些不肖子弟跳梁小丑,都敢兴兵谋反了。原来是薛绍战败了……”

  “陛下,都这时候了你为何还念着薛绍?”张易之喃喃的道,“他不是天下第一号逆臣,日夜困扰神皇不得安宁吗?他若在,今日之事恐怕还将更早发生吧?”

  “就算全天下人都不懂薛绍,朕也能懂。”武则天淡淡的道,“就算全天下的人都造反了,薛绍也不会……”

  张易之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那个老态龙钟的女人,仿佛第一天才认识她一样。

  “薛绍,你在哪里?”武则天闭上了眼睛,轻声的,喃喃的道,“很多年前高宗皇帝殡天之时,你就答应过我们娘俩,不让别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们君臣二也是说好的,朕不负卿,卿不负朕……是朕食言在先,辜负了你。于是也记恨于朕,抛弃于朕了吗?”

  仪仙殿内。

  薛绍用两把刀将身体死死撑住没有倒下,目如喷火大喘气了一阵,咬牙怒吼像一发炮弹一样,把自己扔进了刀光剑影的人群之中。

  一间房门被打开了,琳琅举着盾牌左右护着太平公主,出现在了那个门口。

  太平公主的手上,握着一把尖刀,对着自己的喉咙。

  她很平静,就像往常一样的仪态万方,雍容华贵。

  她的眼神之中写满了温情与自豪,凝眸看着那个挥舞双刀为她而战的男人,眼睛一眨都不眨。

  “薛郎,我终于又再见到你了。”

  “我们说好的,今生不离不弃,来世仍做眷侣。”

  “今日生死亦相随,安然誓不与君决!”

  战圈在不断的缩小,薛绍一群数十人,抵挡不住殿外不断涌入的监门卫士兵。外围又来了一群弓箭手,对着殿内疯狂的放箭,连自己人都不顾了。

  武攸宜和武攸止在不停的大叫:“杀光他们,全部杀光!”

  如果殿内只有太平公主一班女眷,着实好办。说不定事成之后,大家还能风流快活一场。但是薛绍带着人突然出现,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惊吓和恐慌。那也就意味着除了杀光殿内所有人,他们再也没有了任何选择的余地。

  一轮箭雨下来,守卫宫殿的宦官和班剑倒下了一片,洪门的人和赵义节的人也多有死伤,连赫连孤川都中箭倒下了。

  薛绍借着廊柱躲过了这一轮箭雨,但两眼金星乱冒双手发软无力,气都喘不匀了。

  赵义节带着两个人,死死护在他身边。

  薛绍大汗淋漓的转过头,看到了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正在看着他。

  夫妻两人就像往常在家中一样,相视一笑。

  薛绍又挥着刀,杀了出去。

  殿外突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大吼:“逆贼谋反,还不受死!”

  “羽林军?!”

  “怎么回事!”

  “公主勿惊,羽林中郎唐真潘奕,前来救驾!”

  “杀——”

  “杀光这帮反贼!”

  “羽林军中郎将,唐真和潘奕?”薛绍躲到一根柱子后面,惨笑了两声,“这两个小杂毛,什么时候混上了中郎将的位置?大乱之下还能组织起自己手下的兵马干些正事,真是大有长劲!老子当年在奉辰卫拿一阶散官换了你们两个官身,今日看来,当初真是没有白疼你们!”

  形势逆转,攻杀宫殿的监门卫士兵得闻羽林军来袭,军心顿时大乱。机灵点的已经在夺路而逃,少部分仍在缠斗的人也心慌意乱,全没了当初的那股子光棍胆气和狠劲。

  激烈的砍杀之声迅速的涌进了殿内,一片箭羽射到人身上的突裂声响起,惨叫连连不少人扑倒在地。

  “武攸宜,你这逆贼!”

  “武攸止,哪里跑!”

  两排羽林军冲进了殿内杀光了几后几个抵抗之人,唐真穿着一身带血的铠甲大踏步走进来,“太平公主公主殿下,羽林唐真前来护驾!”

  薛绍从柱子后面站了出来,“小子,你过来。”

  “啊!”唐真像见了鬼一样大叫一声,“薛、薛太尉?”

  薛绍嗬嗬嗬的放声大笑,“过来,让老子抱一下!”

  “唐真拜见薛太尉!”官居四品的唐真当场大哭,扑倒在了薛绍的脚下。

  所有羽林军一同拜下,“拜见薛太尉!”

  “戎装在身不全礼,都起来!”薛绍大声道。

  潘奕也进来了,左右两手一边提一个半死之人。远远见到薛绍,他慌忙把人扔了跑了过来,和唐真一样跪倒在地。

  “都说了,让老子抱一下。”薛绍左右拉他们起身,“都这么跪着,老子怎么抱?”

  三个男人,用力拥抱了一记。

  潘奕一招手,“把那两个畜牲拖过来!”

  真像是拖死猪一样,半死的武攸宜和武攸止被人拖了过来,扔到了地上。

  薛绍呵呵一笑,走向了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也朝他走了过来。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薛绍一脸是血有如夜叉,太平公主粉面桃腮宛如天仙。

  “妻,你男人回来了。”薛绍咧着嘴,笑道,“身上太脏,不能抱你。”

  “回家再抱。”太平公主微微的一笑,转头看向武攸宜和武攸止,“夫君,我想杀人。”

  “如何杀?”

  “交给我,慢慢杀。”太平公主如话家常一般,淡淡道:“现在,我要求你去做一件事情。”

  薛绍笑得迷醉眼角眯起,静静的看着她,“薛绍的妻,任何要求都必须得到满足。”

  太平公主拉住他的手,凝眸看着他:“去,把我的母亲,你的岳母,完好无损的救出来。”

  “如你所愿。”薛绍微微一笑,转过身来举起双刀,“谁敢与我,救驾勤王?!”

  “誓死追随薛太尉!”

  宫殿之内,呼喊声一片。

  赫连孤川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拔出了胸口的箭头,血飙出三尺多远。薛绍连忙叫杨思勖给他治伤,并叫他留在这里不必再跟随。赵义节去扒来了几身铠甲,唐真潘奕亲自上前,给薛绍披甲。论弓仁没能死成,勉强已经能够站起来,十分吃力的从后门扶着墙走进了殿来。

  薛绍走到论弓仁面前,“还能直立行走,想必也是无恙了?”

  唐真潘奕等人再吃了一惊,“论大将军,你怎么来了?你,你这是怎么了?”

  “终、终于上岸了!没死,我没死!哈哈哈!”论弓仁喘着粗气大笑,左右两手死死抓住唐真和潘奕,“快给我铠甲,马匹,马槊,还有刀!……我要去杀几个人,压一压惊!”

  .

  [即将全本,新书已写但未发表。有意关注新书动向的朋友,可以到QQ群531427283来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