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五章 阴命阴血

书名:棺人在看 作者:情倾清沁欣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就好办了,走,跟我来。【愛↑去△小↓說△網w qu 】”说完,他拉着我就开始走。

  “去哪?”“话怎么那么多,跟我走就对了。”骆文一脸的不耐烦,我话多吗?不多吧,一直都是你在说吧,还说我话多,真是的。

  骆文带着我来到了之前的教室门口,他沉默片刻,说“走吧,”“啥?进去?我才不要进去呢!”搞错没有?要我进这间全是鬼的教室,这是要我命啊!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进去的,哼!

  “难道你不想出去啦?”啥玩意?出去,要走这?里面有这么多的鬼,好吧,已经被你灭了,但,谁能确定不会落下一只鬼呢。

  “不可能,你放心,里面真的一只鬼也没有。”看他这么焦急的要进去,有那么自信的说没有鬼,可能那真的是出口吧!“唉,只能相信你了,走吧!”

  看着那一片狼藉的教室,骆文不禁感慨道:“看来那西鬼物还是挺会挣扎的!”这不是废话吗,谁要死了不挣扎啊?谁啊?你吗?

  骆文拉着我,来到我之前坐的位置,“你当时是坐这的吧?”我点点头。

  他摸出一把匕首,移到我脸庞,我吓得连忙后退,大叫道:“你干嘛!”吓得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再怎么惹你,也不至于要毁我容吧。更何况我还没惹你呢。

  “你瞎嚷嚷啥?谁要毁你容呢!我只是想要你的一点头发而已。”要头发,也不事先说一声,擅自把匕首拿到人家的脸庞,是人都会想到要被毁容,要不然就是被杀,真是的。谁知道你要要老娘的头发。

  我才不要别人来动我的头发,于是伸出手,骆文叹了一口气,就将匕首递给了我。

  我拿着匕首,看着我这满头秀发,不知道从哪下手,唉,越看越舍不得,索性将发尾,将近五厘米的头发给割了下来,递给了骆文。

  谁知,他接过头发,“你可真舍得啊!就这么点。”搞什么?“这么点?”老娘能愿意割下头发给你这个道士,都算不错的了,还嫌少。这戏头发都要老娘留上很久了。

  骆文无视了我,直接果断的从自己头上割了,我割下来头发的两倍。

  骆文在桌子的两边各贴上一张符箓,将两把头发分别放在桌子的两边的符箓上,又在桌子中间画了一个类似符箓的图案,做了一系江湖术士,用来骗人的动作,再将两张符箓拿在手中,晃了晃,念了几句我听不懂的咒语,在把手中的符箓扔向桌子的瞬间,符箓立即着火了。

  紧接着,四周的景物开始变化,我这才发现,原来我和骆文站在,就在我之前看到彼岸花的地方。

  四周和我看到的没有什么和之前不一样的,只是,那朵彼岸花,它的花朵已经被烧了,只留下花茎,伫立在泥土中,然而,花四周的泥土,全是红色的,很红,很红,红的离谱。就像是用血在灌溉这朵彼岸花。

  在我沉迷于自己丰富的想象中,原本在我身边站着的骆文,突然的就晕倒了。

  我连忙蹲下身,“骆文!骆文,你怎么了?”我试着在他脸上拍了拍,可还是没醒。

  我这还搞不清楚状况呢,骆文就这么晕了,难道是因为逃出那个鬼空间,才会晕倒吗?

  他就这么个躺着也不是个事,但我也不可能把他带回宿舍吧,要是被宿管阿姨看见了,那可就不得了了,更何况对方还是我的老师。但是,要把骆文送回家,我又不知道他家在哪?难道把他丢在这吗?可把他丢下,又良心不安,毕竟人家才救了我,我就恩将仇报?

  经过几次三番的思想斗争,我还是决定不冒着生命危险,将骆文带回宿舍,直接送他去酒店,这样就好了。【愛↑去△小↓說△網w qu 】

  我扶着骆文来到某某酒店,你别说,这骆文可真重,我对着前台小姐说要一间房,将骆文的证件给摸了出来给她,那小姐一脸的我懂的表情,我的脸霎时间就红了,赶紧解释道:“小姐你别误会啊,我们不是那种关系,我是在路边看见的他,你看看他,都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我出于好心,才将他带过来的。”

  于是,我将骆文丢给了那个前台,放下钱:“小姐,谢谢你啦。”我也顾不得后面的叫喊声,撒腿就跑,唉,为了我的清白,这也是没办法的了,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的谎话,又怎么能期待那个小姐会相信呢。哈哈,骆文,你好自为之吧。

  打了个的,回到学校,天都快黑了。刚下车,我的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这被困在那个该死的鬼空间里,都饿了一天了,也没吃什么东西,不饿才怪呢。

  我到学校附近的超市去买了几包泡面准备回宿舍吃,要照以前,一包泡面就能打发我的肚子,但是今天,老娘可是一天都没吃东西,也不知道,这几包泡面够不够。

  回到宿舍,尹婵还在玩电脑,代玉在床上看书,代玉跟红楼梦里的林黛玉一样十分的柔弱,也多病,我们就经常叫她林黛玉。周楚一个人躺在床上敷面膜,一看到我回来就冷嘲热讽的说:“哟,萧枭终于知道回来了,跟男人厮混去了吧。”我没理她,毕竟每个宿舍都有一个绿茶婊,不能怪她。

  “萧枭,有你的快递,我帮你拿上来了,在桌上呢。”还是尹婵对我好,帮我拿快递。

  我看到桌上有一个长方形的东西,我撕开包装,天呐,我觉得不可思议,早上被我扔在垃圾箱的盒子,居然又回来了,我明明记得我已经扔了,究竟是谁寄给我的呢?“萧枭,是什么啊?打开看看啊。”我回头对尹婵说:“哦,没什么就是我买的一根棍子,用来防身。”

  哈哈,那一条手臂当棍子,光是吓人就能吓个半死,用来防身还真不错啊!

  没办法,我总不能把箱子放这吧,万一有人打开,岂不是要控告我杀人啊,我准备把箱子抱出去扔了,但一抱,怎么回事?箱子怎么轻飘飘的,一点也不像早上一样很重,我疑惑的打开箱子,看见里面并没有女人的手臂,而是一张纸条:你放心,我过几天就来取你的命。

  我吓得浑身一颤,连忙抱出去扔了。

  第二天一早,我非拉着尹婵走另外一条路去学校尹婵开始不答应,最后还是由了我。

  我刚准备去吃饭,骆文突然跑了出来,拉着我就跑向之前我看见彼岸花的地方,边跑边说“彼岸花的花茎不见了。”“啥玩意?不见了?”见他点头,我一副无所谓的说:“不见就不见,管我什么事?”

  到了红土旁,能清晰地看见红土中间有个洞,“这彼岸花是由人血浇灌的,花朵虽毁,花茎也是能害人性命的,所以今天早上我准备来毁掉这花茎,却不见了。”

  难怪我觉得这土红的离谱,敢情是用血浇灌的,但花茎又怎么会不见呢?“肯定被浇灌这花的人给拿走了。”骆文说的于情于理。

  “你是阴命,你的血是阴血,用你的血能够封住这块血土,把你的血洒在这块血土上。”随后,就地给我一把匕首。

  他怎么知道我是阴命?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不敢百分之百的相信他。

  人间世事险恶,别人对你不怀好意,你还不知道,一个劲地相信他,不知道他已经对你做了多少伤害你的事。

  所以,出门前,父母也叮嘱我,我八字纯阴,是阴命,容易招鬼,而且,我的血,对于鬼物是大补之物,叫我凡事不要太相信别人,否则,到头来,受伤害的总是自己。

  一开始,我认为父母说的话不足为信,人世间哪有什么鬼,一切都是自欺欺人。但自从遇到那个叫莫匿呈的死衰鬼之后,简直颠覆了我的世界观,人世间不仅有鬼,还有那啥厉鬼之类的。

  父母听跳大神的说我八字纯阴,性格决定命运,女命纯阴,性格荏弱,多愁善感;男命纯阴,性格畏惧,胆小怕事,甚至某些娘娘腔。还好我萧枭是个女人,要是个男人,那感情就不好说了。只不过,我性格荏弱吗?人家可是个女汉纸的,好吗。

  而且,正由于性格使然,所以纯阴之人姻缘都不隹,性格走了极端,姻缘怎么会好,怎么能跟心爱的人相处?其中假纯阴格之人姻缘相对较好,命里有一丝阴阳气所在,还有得拯救,最多是续弦,再嫁,或是离婚后复婚等,但纯阴之人,婚姻多数难成,孤独终老。我可不信我萧枭会孤独终老,哼。

  还说什么纯阴之人长寿,但多病。我萧枭活的这么健康,哪有很多的病啊!在我看来,那西跳大神的都是胡说八道。

  至于,骆文想要我把自己的血洒在血土上,那是不可能的,万一这血土下住着一只鬼物咋办?那它喝了我的血,岂不是变得很厉害?到时,它不得吸干我的血啊?

  但是骆文又救过我,我不可能不相信他吧!

  正当我处在两难的境界,骆文突然朝我跑过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