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25.特殊的病人

书名:[综武侠]大夫今天回家了吗 作者:温水煮书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转眼已是九月,顾闲也总算回到了江南。

  他牵着一匹白马,悠闲地回到半闲居时,半闲居的门口正站着一个人。

  一袭青衫,玉树临风。

  是原随云。

  原随云听见马蹄声,侧头看向顾闲,微微一笑,叹道:“你总算回来了。”

  看样子是早早得到了他回来的消息,特意来半闲居等他的。

  顾闲停下来,伸手抚了抚身边的白马,对原随云道:“进去说吧。”

  半闲居的门是锁着的。

  有足足一个月无人打理,书架上落了薄薄一层灰,顾闲皱了皱眉,领着原随云进了后面的院子。他不大喜欢家人以外的人在他的地方晃来晃去,便从未想过买几个仆人打理家里,如今见了书铺的现状,倒是真有些头痛了。

  他将原随云留在会客的房间,自己到厨房简单收拾了一下,很快端出了两杯茶。

  他将茶杯放到原随云跟前,道:“我一会儿得去花家把晴朗接回来,你特意传信给我,可是有什么事?”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的确有事,却跟你的故乡没有关系。”原随云端起茶杯,抱歉的笑了笑:“我这里有一位特殊的病人,你有没有兴趣看一看?”

  顾闲目光微黯,不过这样的失落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失望着失望着,到了现在也已经习以为常了。

  “病人在哪儿?”

  “来了有七八天了,一直在等你。你要是愿意见,我立刻就能把人领过来。”

  顾闲莞尔道,“哪有大夫不愿意见病人的道理。你告诉我病人的落脚处,等我把晴朗接回来就去给他看一看。”

  原随云眨了眨眼睛:“这可不成,人家为你准备了十七八箱的厚礼,你要是自己登门拜访,难道还要一个人把所有的箱子全都搬回来么?”

  顾闲一愣,“他得了什么病?”

  原随云道:“准确的说是中了毒,只是这世上除了下毒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她中了什么毒。她原本已经放弃请大夫解毒了,却偶然得知了我复明的消息,便找上无争山庄,无论如何都要见你一面。”

  顾闲问:“很急?”

  原随云不怎么在意道:“七八天都等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顾闲于是点了点头,“晚饭后叫他来瑞和堂找我,我下午要去把晴朗接回来。”

  “好。”

  定下了时间后,原随云体贴的告辞离开,毕竟顾闲前脚才风尘仆仆的回来,不可能后脚就跟着他去给人看病,必然有很多事情要做才对,作为一个贴心的朋友,原随云自然不会干扰顾闲的时间安排。

  ——更何况,那对夫妻有求于顾闲,多等一等又有何妨呢?

  对顾闲的医术充满自信的原随云走了,顾闲抓紧时间沐浴更衣,又将半闲居匆忙打扫了一遍,觉得差不多可以住人了,才终于动身去花家接晴朗。

  花家不愧为江南首富,亭台阁楼,假山花石,家中的景色无一不雅致,仿佛将世间最美的景色都容纳在了花家的园子里。

  顾闲登门时,晴朗正跟花家的老太太说着话。

  “师叔!”

  小丫头像只兔子一样窜进顾闲怀里,高兴的抱着自家师叔又蹦又跳,花老太太满面笑容的看着他们,欣慰道:“总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这些日子小晴朗有多想你,几次半夜闹着要回半闲居,老身好不容易才把她哄好,这几日终于不闹了,你就忽然回来了。”

  顾闲抱歉道:“给老夫人添麻烦了。”

  他摸了摸晴朗的头顶,觉得这孩子似乎长高了一点。

  晴朗有些害羞的转过来,对花老太太道:“对不起,老夫人……”

  花老太太瞪了他们一眼,道:“这有什么对不起?小孩子哪有不想家的。”

  晴朗嘿嘿一笑,紧紧拉住了自家师叔的手。

  其实顾闲要出远门的时候,花满楼将晴朗托付给了自己的大嫂,大嫂家里有儿有女,又喜欢孩子,照顾晴朗其实最合适不过。不料有一日大嫂带着晴朗去给花老太太请安,花老太太一眼便喜欢上了这个水灵的孩子。

  花老太太膝下有七个儿子,却一直没有女儿,因此花如令夫妇一直对此十分遗憾。平日里,花老太太对几个儿媳也是十分疼爱的,毕竟儿媳也算自家女儿,可到底还是比不上晴朗年纪小,花老太太见了她,一腔母爱算是找到了宣泄口,立刻将晴朗接到了自己身边,亲自教养了半个多月。

  花满楼此时并不在花家,顾闲也不好久留,他郑重的向花老太太道了谢,又托她向花家大嫂致谢后,便拉着晴朗离开了花家。

  晴朗搬进花家时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裳和一本厚厚的书,搬出去时带着的衣裳却翻了足足两倍,都是花家的大嫂和花老太太送给晴朗的礼物,顾闲替晴朗拎起行囊,无疑间瞄到里面有好几件颜色鲜亮的衣裳,若有所思道:“你喜欢颜色鲜艳的衣服?”

  晴朗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顾闲沉默了。

  万花谷的弟子大都偏爱深色的衣裳,顾亭与顾闲养晴朗时便也一直按着随大流的心态来,顾闲到了如今才意识到小孩子其实是喜欢颜色鲜亮的衣裳的,心里便泛起了一丝愧疚。

  他决定给晴朗的衣柜里多添几件衣服。

  晴朗浑然不觉,她只是高兴的拉着顾闲的手问:“师叔,咱们要回半闲居了吗?”

  顾闲嗯了一声。

  他淡淡道:“一会儿要去瑞和堂看一个病人。先回去放东西,家里现在有点乱,晚饭就在外面吃。”

  晴朗欢呼一声,高兴极了。

  花家再大再热闹,她心里还是更喜欢跟师叔两个人的小院子。

  那是她的家。

  ——有师父和师叔的地方就是顾晴的家。

  夕阳西斜,晚霞斑驳。

  领着孩子吃了晚饭,顾闲如约来到了瑞和堂。瑞和堂不同于半闲居,平日是由掌柜和伙计打理的,就算顾闲不在,药铺还是照样开,义诊也是照样做。

  晚饭后掌柜便已经不在了,只有一个伙计看着店,见顾闲来了,很是热络的将他迎进了药铺后面。

  原随云早已到了。

  顾闲掀开帘子进来时,屋里的另外两个人立刻起身相迎,一男一女,看模样都很是年轻。

  男人英俊斯文,女人妩媚动人,顾闲一眼便看出这两个人都是内功极高的武林高手,只因只有武功境界到达一定程度的高手才会有这样一双神光十足的眼睛。

  女人的脸很苍白,眉宇间带着三分病容,娇小的身子柔弱无骨,唯有一双眼睛,明如秋水,神采奕奕,顾闲立刻就明白了这二人之中谁才是求医的病人。

  男人一拱手,对顾闲道:“在下李玉函,贱内柳无眉,见过顾神医。”

  柳无眉亦是行了一礼。

  顾闲温声道:“当不起一句神医,要看病的可是这位夫人?”

  柳无眉点了点头:“是。”

  顾闲便做了一个请她落座的手势,李玉函极有眼色的给顾闲让出了位置,柳无眉顺势坐回榻上,会意的伸出了一只细白的皓腕,放在矮几上。

  顾闲将手指搭在了柳无眉的手腕上。

  所有人都静悄悄的,尤其是李玉函和柳无眉,在顾闲的手指搭上去的那一刹那,连呼吸都下意识的放轻了。晴朗环顾一圈屋子,然后轻手轻脚的坐到了原随云身边。

  原随云赞赏的看了她一眼。

  细细诊了半晌,顾闲才收回手,道:“发作时是什么样的症状?”

  回答这个问题的却是李玉函:“浑身疼痛难忍,且越来越严重。”

  顾闲挑眉:“只是这样?”

  李玉函眉头皱起,沉声道:“那已不是人可以承受的痛苦了,她……她时常痛晕过去,又被疼痛折磨致醒。”

  顾闲思考了半晌,道:“我想知道中毒的详细过程,以及毒物的源头,若是二位信得过在下,还请将事情如实告知。”

  柳无眉苦笑道:“顾大夫是原少庄主的朋友,自然没有什么信不得的。”

  她回头看了李玉函一眼,李玉函回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他们互相看着彼此,同时点了点头。

  柳无眉开始讲述起了当年发生的一切。

  “我曾经的名字不叫柳无眉,而是无忆,柳无眉这个名字,是我遇见我的丈夫之后才改的。我的师父……她是石观音。”

  石观音,竟然又是石观音!

  顾闲脸色微沉。

  “她有很多门徒,最亲近的徒弟却只有两个,一个叫无思,一个叫无忆。无思她长的很美,很美很美,越是长大,她就越是像一朵空谷幽兰,连我一个女人见了都几乎要沉醉过去。”

  柳无眉纤细的手指猛然绞紧。

  她道:“所以石观音毁了她的容。”

  她的身体轻轻颤抖着,似乎陷在极大的恐惧和愤怒之中:“我很怕,非常怕,哪怕她告诉我她绝不会毁我的容,我也还是觉得怕。有一日,她喝的酩酊大醉时,向我吐露了一个秘密——是她杀了无思的父母,让无思成为了孤儿,因为,因为她要收无思为徒。”

  只是为了收一个孩子为徒,便狠心杀了孩子的父母,这是何等的狠毒与残忍?

  有人悄悄倒吸了一口冷气。

  是晴朗。

  顾闲轻轻瞪了晴朗一眼,晴朗赶紧捂住嘴巴,惭愧的表示自己不会再出声了。

  柳无眉继续道:“于是我便向她询问我的身世,她却只说我和无思不一样,我一开始便是弃婴,连她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她微微冷笑,“这话我当然是不信的。”

  “我开始感到恐惧,我没有办法再像以前一样亲近她,做她的好徒弟了,我费尽心思,说服她让我离开西域,放我到中原去,后来我真的成功了,她答应放我去中原!”

  “可是,就在临行前的那天晚上,她拉着我喝了最后一次酒,就是那一次,就是那一次——!!”

  顾闲蹙眉道:“给你下了毒,是么?”

  柳无眉恨声道:“是,我还未走出五百里,就觉得腹痛如绞,就好像有条极小的毒蛇在钻我的肠子。我知道,一定是她,她等着我爬回去,跪在她面前求她饶了我,她料定了我一定会回去!”

  顾闲叹息道:“可你没有回去。”

  “我没有。”

  顾闲笃定道:“你服用了罂粟。”

  “不错!罂粟提炼出的白色粉末可以让我忘记疼痛!这是石观音控制男人的武器,我对她早有防备,便趁着她不注意拿了一些。可是……可是最近的疼痛越来越厉害,罂粟也渐渐不够用了,无论我怎么加大药量,我都没有办法摆脱那样的疼痛。”

  她的眼中似乎有了泪意,那是充满了憎恨的眼泪。

  “我几乎……已经走投无路。”

  她猛然抬起头:“顾大夫,你能治好原少庄主的眼睛,这已说明了你比江湖上所有的大夫都要厉害,你一定能解我的毒,是不是?!”

  顾闲点了点头:“我可以解你的毒。”

  柳无眉闻言大喜过望,几乎要瘫软在地,她哆嗦着嘴唇,顷刻间就已泪流满面:“谢谢,谢谢,谢谢,太好了,太好了……”

  李玉函冲上去,紧紧抱住了柳无眉。

  “太好了,太好了……”

  他比她的妻子还要高兴,他紧紧抱着娇小的妻子,一遍又一遍的抚摸妻子的头发。

  顾闲站起来,冷冷道:“只是你的身体能不能受的住,却是另一回事了。”

  柳无眉咬住形状姣好的嘴唇,坚定道:“这世上已经没有任何疼痛可以击倒我们。只要您能治好我,无眉下辈子愿意当牛做马,回报您的救命之恩。”

  顾闲摇头道:“夫人言重了。”

  他转过身:“今晚先给你开一副药,只喝这一次就好,只是药效有些厉害,夫人要做好承受的准备。”

  李玉函握紧了妻子的手,似是要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柳无眉,柳无眉认真的点了点头,神色坚定:“好。”

  顾闲便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屋子里,原随云淡淡笑道:“我这位挚友果然是有办法的,两位放心,他一向说到做到,他说治得了,那就一定治得了。”

  …………

  ……

  “师叔……师叔!”

  晴朗满脸不高兴的扭着手臂,想要从顾闲的“魔爪”下逃出来,顾闲面不改色的拎着小丫头,往半闲居的方向走。

  “我不要一个人回家里呆着,我也要留在瑞和堂!”

  顾闲温声道:“今日的病人有些特殊,我怕吓到你。”

  “我也是大夫!”

  顾闲淡淡瞥了她一眼,“还小着呢。”

  晴朗的嘴巴撅的老高,她一个月没见顾闲,如今见了不到两个时辰,她师叔就又要让她一个人呆着,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

  一大一小从瑞和堂出来,一路闹着别扭走到了通往半闲居的一座桥上,晴朗忽然停止了反抗,瞪大眼睛,“宫九哥哥?”

  顾闲拎着晴朗的手一顿,抬眼看向溪流上的那座小桥,桥上果然有个白色的人影,正侧身站着,低头看着桥下的溪水发呆。

  晴朗又叫了一声,“宫九哥哥!”

  那道熟悉的身影还是一动不动,只全神贯注的瞧着桥下的溪水。

  晴朗迟疑道:“我认错了吗……”

  顾闲将小丫头放下来,缓步走上了那座桥,白衣的翩翩公子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顾闲伸出手,素白的手轻轻搭上了男人的肩膀——

  电光火石间,一股杀意扑面而来,宫九曲指成爪,直直袭向了顾闲的咽喉。他的动作很快,快的让人目眩神迷,无论是谁站在他身后,都应该是逃不过这一击的!

  宽大的衣袖在空中划了半个圈,一支冰冷的长笛格挡住了宫九的攻势,一击不成,宫九连片刻的犹豫也没有,他目光森冷,下一招就向着顾闲的心脏处攻来,顾闲手中的长笛一转,那动作似快似慢,竟是先一步点在了宫九的肩膀上。

  宫九的肩膀立刻麻了半边,宫九下意识的就要强行用内力冲开穴道,耳边却终于响起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顾闲冷冷道:“宫九,停手。”

  他的声音比宫九的眼神更冷,表情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宫九回过神,好像终于认出了眼前这个人是谁。

  顾闲。

  自然是顾闲!

  他又愣住了,宫九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瞪了顾闲半晌:“你——”

  “顾闲!”

  原随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宫九立刻闭上了嘴巴。

  原随云似乎是施展着轻功赶过来的,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沉声道:“柳无眉的毒又发作了,吐了几口血,晕厥了一次,把李玉函的肩膀咬的鲜血淋漓。”

  顾闲转过身,冷淡的哦了一声。

  原随云见了顾闲的反应,疑惑的皱了皱眉,忽然问:“她真的中了毒?厉害到没有人能分辨的毒?”

  顾闲淡淡道:“她没有中毒。”

  “可她这次发作的前所未有的厉害。”

  顾闲镇定道:“不错,看来是药效发作了。”

  原随云问:“你究竟做了什么?”

  顾闲看了晴朗一眼,迟疑了片刻,还是道:“我给她下了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