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50.8.3

书名:穿越成大熊猫的日子 作者:glz三月三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垣溪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兽医院门口。

  “哇呜~呜~”茶色皮毛缀着点点黑斑的黑足猫躬下身子, 咆哮着面对一只周身浅灰的暹罗猫,眼神尖利。

  “喵呜~喵嗷~”暹罗猫也不后退,一个横跳就要迎上去。

  “绵绵,十五还在等你呢, 别在这里凑热闹了。啊?”温柔的护士姐姐使点儿劲按住了暹罗猫蠢蠢欲动的爪子。

  “喵呜~”纤纤柔柔的小猫咪躲在瑜书身后, 怯怯地看着两只猫的战场。

  “喵嗷~”暹罗猫回头看了一眼。

  到救护中心的这段时间,它帮着野猫组织头领五花儿一起干着督促十四只猫咪的活儿, 定时带着小狸花猫过来兽医院做检查已经是它一大重任。

  “喵呜~”走到小狸花身边轻柔地叼起它脖颈的软肉,绵绵抬头看了看带着熟悉气味的人类, 转身进了兽医院。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刚才看到这一场景, 护士姐姐急急冲出来,此刻才觉出后怕。

  把手上拿着的一盒药剂递给瑜书, 看了眼身子又舒缓下来的黑足猫:“这只黑点点真是一刻都离不得你,一看到别的动物就想打架, 怎么这么好斗呢。”

  瑜书接过, 把慵懒打着哈欠的黑足猫抱起来。

  就把它放在兽医院门口一会儿的功夫,药还没有拿出来,又像个刺头一样对上了救护中心的老伙计暹罗猫。

  教训也没法教训, 总不能磨了它的野性吧。

  凶狠的猫咪吓得里面养伤的灰野兔现在还在瑟瑟发抖。

  “对了,那个,子靖。”眼看着长发清俊的美人儿要离开, 护士姐姐开口道:“你知道园长把瑜书安排在哪里吗?猕猴把熊猫馆占了大熊猫多委屈啊。”

  瑜书垂眸:“园长说放在新修的场馆, 应该都快要建好了。”

  “这还差不多。”护士姐姐为大熊猫鸣不平, 猕猴虽然很珍贵但是也太霸道了吧。

  “园长,外面全拆啊。”

  大清早,还在忙着新场馆收尾的工程师被请回了修建好的熊猫馆。

  “招牌也要全换吗?园长,这个不用作熊猫馆啦?”

  两只调皮的小猕猴正在一个大果树上晃荡着身子,好奇地看着外面几个人类在谈话。

  “场馆外围遮盖全拆,做半开放式,留下一般的规定性隔离就行了。”小猕猴挺亲人的,单独待着还嫌寂寞,之前为了瑜书熊猫馆所做的布置基本上都可以拆除了。

  “好嘞,这个拆起来也快。”工程师一挥手,带过来的几名工人就开始动手了。

  “吱吱吱~”大大荡过几棵树,跃过熊猫馆门口,扒拉着就往严辞身边凑。

  虽然是它们自己选择的住处,但是封得严严实实让它们住得也有点儿不睦了。

  “吱吱~”小小要跟着哥哥一起走,被母亲按住了。

  “你们怎么就不回家?嗯?”搂着大大的腰把小猕猴举起来,严辞点了点它的鼻头。

  “吱吱吱~”大大伸爪子拍开手掌,举起爪子放在严辞面前,眼睛滴溜溜地转。

  “真是个吃货,你们不会真的是为了水果留下的吧。”严辞把提着的小袋子递给它。

  早上瑜书带黑点点去兽医院拿药,他则过来布置改建的猕猴馆,瑜书让他带过来的水果果然吸引了大大的注意。

  这样子的话......

  大大兴高采烈地吱吱叫了几声,拎着袋子就回到了大叔,把水果全放在一个大树杈,专专心心大快朵颐。

  严辞凑近看了看,三只猕猴凑在一起珍惜得连带着嵌在水果中的驱虫药都一起吃了下去,没有像之前单独喂食那样抗拒。

  又完成了一件事,严辞松了口气。

  新来的猕猴和黑足猫一样挑嘴。

  尤其是黑足猫,不止挑嘴还挑人。

  “黑点点。”瑜书抱着猫咪坐在刚拆了隔栏的一片林子里,摸了摸它的脑袋。

  黑点点是晚上严辞随口取的名字。

  按照园长的意思,等黑足猫好了立刻把它送回当地,待在这儿耗费人力资源,随便叫叫就行了。

  “喵呜~”黑点点舔了舔瑜书指尖。

  瑜书手指帮它挠了挠下巴,这只猫咪太会撒娇了。

  掰开一颗红润的苹果,瑜书把领到的小药粒嵌入苹果的果肉,凑到黑足猫的唇边。

  “喵呜~”小小地咬了一口,嗅了嗅,黑足猫推开瑜书的手腕,坚决不碰沾了奇怪味道的剩下果肉。

  它的记忆中有吃过这种东西,离开家园被关在笼子里浑身无力的时候,被沾着血腥味儿的人类强制性地掐着喉咙灌进来的,它记得那种痛苦的感受。

  “黑点点。”瑜书把苹果再凑近了点。

  “喵呜~”黑足猫抗拒,伸出爪子又舍不得抓伤带给自己温暖的人,低低地嗷叫。

  “黑点点,不怕。”瑜书又掰下一小块,当着黑足猫的面前自己先吃了一口。

  到了一定时间救护中心的动物都要吃下检疫类药物,租借过来的大熊猫,今天也到时间了。

  “喵呜?”黑足猫的叫声都出现了转音。

  它有些不敢置信地拉开瑜书的手腕,真的消失了,是真的吃掉了。

  “黑点点,张嘴。”瑜书再把苹果递过去。

  金棕色的眼睛眨了眨,黑足猫略显呆滞地咬了一口,啃了啃,吃下去。

  突然反应过来。

  “喵呜~”它甩了甩头,“呸呸呸”试图吐出来。

  “喵呜~喵呜~”金棕色的瞳孔直看着瑜书,似有控诉。

  瑜书忍不住笑了笑。

  “喵呜~喵呜~”要不是伤腿缠紧了绷带,黑足猫真的能蹦起来。

  不过,吃下去似乎也没有上次那么痛苦的感受啊。

  “黑点点,乖,没事的。”瑜书想起了自己以前喂过的食铁兽,年纪已大,牙齿磨损,却像个孩子一样依赖着府里熟悉的人,眼神纯净宁和。

  “喵呜~”黑足猫放下点心来,他信任地对视着瑜书的眼睛,慢慢地把剩下的苹果吃下。

  “奶奶,等一下我们去挖田螺。”扎着小羊角辫的小姑娘蹲在奶奶身边,嗓音甜甜地道。

  “好,等奶奶把这些衣服洗干净,啊?”微微驼背的奶奶拿了条小板凳坐在水井边,搓着盆里的衣物。

  “好呀好呀。”小姑娘伸长小手摸了摸水井边一点点滑溜溜地苔藓,奇妙有趣的触感。

  “小心掉下去啊,幺幺。”奶奶把孙女拉回来一点儿。

  方形的水井口很宽,小朋友找不到重心贴着井口滑进去也有先例。

  各家都把自己的孩子看得紧紧地。

  “奶奶。”小姑娘挣了挣,回到盆边帮着奶奶拍衣服。

  “思姐,怎么快就回来了。”连子抽着烟,抓着手机边走边打游戏。

  “你以为我想啊。”思姐甩了甩肩头大卷:“那东西绝对已经被发现了。以我这么多年行业经验,绝对错不了。”

  “那你今天去了畜牧站没?”老大不在身边,连子说话都随意了许多。

  “去了一个,小路走得我腿疼。”思姐摇头。

  “我今天在市里面也看到了,有警察......”

  话没说完。

  走过一片小树,看到树后面水井旁在洗衣服的一老一少。

  “回去再说,回去再说。”思姐拉着连子加快了脚步。

  水井边的奶奶停下动作,擦了擦汗。

  “奶奶,可以了吗?回家晾衣服。”幺幺拉着奶奶的手臂左右摇晃。

  “等一下,等一下,不着急。”

  奶奶擦干手,从裤袋子里摸出手机打电话。

  “喂,听得到伐?”

  “对,找孙大哥,把电话给他一哈。”

  “昨天找我们房子住的那两个人在说什么警察,我莫大听清。”

  “一副二流子相,我看到就觉得莫是什么好东西。”

  “我怀疑是墓那边的事哦。”

  “住在这里我硬是有些怕。”

  “注意点不和他们靠近。”

  “好,好,我晓得喽。”

  幺幺跳了跳想拿奶奶手上的手机玩儿。

  “乖崽崽,马上就洗好喽。”奶奶摸了摸孙女的小辫子。

  村子里没什么青壮年,最怕遇到这些奇奇怪怪的陌生人。

  尤其是他们来这里有点儿不怀好意,还是要多多注意。

  “奶奶,井边上也长了田螺,扒得好紧啊。”幺幺又找到了新玩具。

  “哎哟,小孩子家家的。”奶奶宠溺地笑了笑。

  从井壁上揪下一个饱满的螺,递给幺幺:“在一边拿着玩儿,奶奶很快。”

  “谢谢奶奶。”幺幺接过,终于安静了下来。

  乡野人稀。

  三轮车“嘎吱嘎吱”在路面上轻快响动。

  孙大爷背着手,陪在几人身边,查看村子的大路。

  “这回修路,还是要像以前一样,各家都摊点儿钱吗?”对于具体的修路适宜他不太懂,村里最关注的,也就是这个问题了。

  山里可以自给自足,但是跟富裕一点儿搭不上边。

  之前几次新下来的年轻官员都提出要修路,最终都因资金不够一直搁置。

  拿不出足够的钱,修一条踩一踩就稀烂的路,还不如不修。

  “还是得按照以前的章程。”看大爷眉头皱了起来,一名村官笑眯眯道:“不过这回南林和救护中心合作,这段用作生态保护的路,往上面批还是能批下来的,这次大伙儿就轻松太多了。”

  “这次真的能成吗?”孙大爷手抖了抖。

  “绝对能成,村长,你就放心吧。”村官拍了拍他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