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16.4.2

书名:穿越成大熊猫的日子 作者:glz三月三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喵呜~”没走多远,暹罗猫停住了步伐,双眼盯着瑜书,原地转了两圈。

  “嗯嗯。”瑜书以为它伤口又裂开了,啪叽啪叽跑到它身边低头查看它的前肢。

  暹罗猫看着凑到它面前白白软软的糯米团子,伸出肉垫拍了拍圆圆的黑绒耳朵。

  大熊猫的耳朵最是脆弱敏感,瑜书吓了一跳,他抖了抖身子,还是仔细检查了一番绵绵的前肢。刀割伤的部位已经是半愈合的状态,没有什么大碍,很神奇,这个情况若是被外界知道,指不定掀起多大的波澜。

  绵绵一路上也是相当好奇的模样,时不时舔着爪子。

  没什么大碍啊,那是怎么了?瑜书看着暹罗猫的眼睛。

  “咪呜~”绵绵又拍了一把瑜书的前掌,甩着尾巴换了个方向走。

  瑜书意会过来,他低头考虑了下,慢慢跟了上去。

  暹罗猫不太高兴,它使劲儿拍了拍瑜书的熊掌,加快了速度,停下来再往后看。

  也罢也罢。瑜书无奈,一颠一颠跟着它跑。

  原本一熊一猫是往喻文家的反方向跑,现在在绵绵带领下绕了个弯儿又回来了,这一片居民区都是挨着山林,喻文家的后面就是很大一片梧桐树林。

  “喵嗷~呜呜~”绵绵的叫声变得绵长哀绝起来。

  瑜书意识到了什么,他打量着林间空地,仿佛闻到了埋藏于地下的不自然的腐烂味道。

  “喵呜呜~”暹罗到地了直接就往一处坡地跑,它对这个地方很熟知。

  一株树干粗大的梧桐树旁微拱起土堆,上面与周边一样堆满了厚厚的落叶,绵绵嗖地窜过去伸出前肢一股脑儿扒拉。扒开表层的落叶,底下有被翻动过的痕迹,潮湿的土地零零星星间杂湿润杂叶,一股难闻的异味渐渐蔓延。

  “嗯嗯。”瑜书爬过去匆匆忙忙把落叶扫了些回去,大致掩饰了一番。他一把将暹罗猫揽进怀里,找了一颗茂密的梧桐树爬了上去,藏在树梢间,有人走过来了。

  纯白色的衬衫,整洁干净,是喻文。

  他扛着一个洗的干干净净的铁楸,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沉默着快速走了过来。

  在梧桐树旁停留了一会儿,他闷着头挖开那个土坡。

  暹罗猫缩在瑜书脑袋边,它死死盯着树下的身影,藏在肉垫的爪子微微勾起,腰背拱了起来。瑜书观察着它,见状把它的头往自己怀里一按,现在暴露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绵绵猝不及防又被埋进了白白暖暖的怀抱,倒是没反抗。

  泥土一层层挖开,地面下的秘密显露出来。

  身上皮毛被烧得焦黑的狸花猫,牙齿都被拔掉陈腐的小泰迪,肢体断折的小奶猫,羽毛零落的不知名小鸟……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尸体堆积在一起,腥臭腐败,呈现出一种残忍的恶意,触目惊心。

  瑜书抱住暹罗猫,他静静看着底下喻文的动作,沉寂默然。

  可能黑夜太黑,让人心慌,喻文四周环顾了好几遍。他打开黑色的塑料袋,看了看,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是箱子里看到的小松鼠,经过这一番折腾,松鼠的一只前肢已经完全从身体断开,瞪出的眼珠仿佛满含怨恨。

  “晦气!”喻文把塑料袋一起埋进去,大把往里填土。

  林间黑暗无边,夜间行动的动物时不时发出一两句渗人的叫声。

  喻文在最外层洒满落叶,又上前几脚踩实,铁楸上沾满了污物,他提起铁楸,尽量不挨近身子,急急离开了。

  “喵呜~~~”暹罗猫仿佛撒娇版长叫着,眼里阴阴沉沉。

  “嗯嗯。”瑜书带着绵绵下树。

  看着眼前的土坡,一熊一猫都没有再动。

  沉默中好似达成了某种共识,瑜书移动脚步,沿着一个方向往外走。

  暹罗猫放慢了脚步,默默跟着。

  “喂,严辞,你的地儿到底在哪儿啊?”瑾泉提着一个小行李箱,手上牵着狗,肩上趴着猫,站在空荡荡的山间马路边难得懵逼了。

  “我不是给你安排了指路?”严辞斜倚在墙边,淡淡地道。

  “什么?”瑾泉翻了翻手机信息,果然严辞给他发过一条电话号码,他拍了拍脑袋,悠闲了大半年整个人都快生锈了,没助理在身边很多事情都忘了怎么解决了。

  联系好的人正在赶过来,瑾泉蹲下身子摸了摸纯白色萨摩耶的背。

  “汪呜~”萨摩耶亲密地舔了舔主人的手指。

  深夜山区,夜风清凉。

  萨摩耶突然惊跳起来,差点儿把毫无防备的瑾泉拉扯到地上。

  瑾泉揉过萨摩耶的耳朵:“一惊一乍干什么呢,又犯傻!”

  狸花猫原本乖乖趴在瑾泉颈间,耷拉着眼皮。它伸出肉垫踩在主人肩膀上,直起身子突然往旁边看。

  长长的路边野草翠绿茂盛,随着风呼呼吹动侧边摇摆,遮挡住后方夜行动物的行迹。

  “喵呜~”大橘舔了舔爪子,闭上眼睛蜷成最舒服的姿势休息。

  明明还是夏季,瑜书却觉得凉意侵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一天淋雨没有清理皮毛,浑浑噩噩过了一晚,他感觉玻璃刺破的伤口疼得更厉害了。

  林间湿意浓烈,鼻尖嗅闻到应该是满满生机的味道,瑜书却只觉腐朽之气挥之不去。

  按理来说千年前战乱纷飞,他早已习惯了生命逝去,命理残酷,但这些小动物完全不一样,它们遵循自然,自由成长,没有勾心斗角,没有血肉横飞。只因为一个不正确的人,生命便得到如此不堪的结局。那断肢零落,焦黑斑驳的躯体,可想而知它们死前经历何等痛苦。

  “咪呜~”暹罗猫看看他脚步越来越慢,疑惑。

  “嗯嗯。”瑜书停了下来,从空间取出一个大大成熟的苹果,截了一半递给绵绵。

  绵绵一直在微微地喘气,对于一只敏捷地猫咪来说实在不正常。

  绵绵接过苹果,深深地看着瑜书。

  瑜书咔嚓咔嚓自己先咬了两口,苹果芯儿沙甜沙甜。

  绵绵舔了舔苹果面,叼着苹果围在瑜书前掌边转悠了一圈,苹果出现的毫无道理,它实在忍不住内心好奇。

  瑜书轻轻抬起肉垫推了一把暹罗猫,催促它快点吃。

  绵绵猝不及防被推倒在地上,它懵了一瞬,不再想太多,干脆规规矩矩待在原地吃东西。

  已经这个时间了……

  严辞看了看手机时间,凌晨三点。

  会不会这里只是一个它暂时的栖身之所,它早已离开了。

  严辞苦笑,在黑暗下看了太久的手机眼睛委实酸涩。

  他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看外面的天空,什么时候寄希望于这种无边际的猜想了。

  两天了,委托的搜查队还是没有成果,网上闹成一团,说什么的都有。

  瑜书那么小,它会自己觅食吗。危险的山林里,它能独自生存吗。

  严辞叹了口气,再想到瑾泉一直微信消息不停,全是炫耀他家的猫猫狗狗,真是……

  窗外的树叶晃动起来……

  又是风吧……这样想着,严辞还是屏住了呼吸,暗夜里默默等待。

  “咪呜~”暹罗猫的精力恢复了大半,它轻轻巧巧在树干上跳跃,时不时回头看瑜书。

  看到近在咫尺的房屋,瑜书安心了许多。他攀着树干往上爬,动作间只感觉脑袋晕乎乎,鼻子似乎也有点儿堵住了,不会真的感冒了吧。

  瑜书晃了晃头,借着树梢跳上窗台。

  一只猫?严辞以为自己看错了,一只小体积灰黑的暹罗猫,小脑袋顶着窗帘钻进来,还在往后看,之前来的难道只是暹罗猫,没道理啊,他有点儿失落。

  紧接着,一只圆圆的耳朵蹭了进来,严辞紧张地掐紧了手指。

  有着圆圆黑圈圈的大熊猫蹭了进来,借着外面点点暗光,严辞仔细辨认着,皮毛没有以前白净了,还是圆圆的一只,身上沾了地上的泥,像个被遗弃的小可怜。

  但是,严辞确定,它就是瑜书,他最熟悉的喜爱的瑜书。

  严辞激动起来,不注意间踩到了垂下的窗帘,些微的拉扯力很快被两只小动物察觉。

  “喵呜~”暹罗猫眼睛很快对上了藏起来的严辞,它有些凶狠地喝叱着他,挡住严辞看向瑜书的视线,动作颇有守护之意。

  瑜书还没有从窗台上下来,他顺着窗帘往角落里看,躲藏着的身影让他觉得很熟悉。

  该不会是……

  绵绵突然的叫声吓了他一跳,瑜书一掌踩偏啪叽就滚了下来,被划伤的部位血液浸出染成粉色的皮毛暴露出来,又沾了一层灰尘。

  “瑜书!”严辞担忧惊呼。

  顾不上其他,严辞几步上前要查看瑜书的情况。

  “喵呜~”绵绵也急了,它紧紧护在瑜书面前,冲着严辞挥爪子,不让他靠近。

  熟悉的人影终于暴露在夜光下,每日相处在一起何等默契,竟然真的是严辞,瑜书不知该开心还是难过,这么短的时间就再次相遇,他是怎么找到的自己的栖身之所。

  若不是嗅觉受阻,自己也不会见到人才发现。

  这下,又要回到圈养环境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