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二百四十五章冥兽之腹

书名:诸天禁制 作者:澎湃如潮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独一无二的修者,血肉骨骸都已经消失在这洞里,化着了一个特殊的符号,然而生命的灵智却未被抹灭。

  “你要再向前,我保证这只猴子法宝必定会废掉。”吉寒冰不是威胁,他的确有废掉这件法宝的想法,因为其是灵身的克星。

  “别呀”对方焦急的不得了,生怕吉寒冰一个不小心将这只白猴捏死了。“只要不动猴儿,怎样都行。”

  “这是哪里”

  “冥兽之腹”

  “冥兽”吉寒冰十分的惊讶,冥兽对于他来说还不算是陌生,他的宇宙十二真谛的十二个本源符号,就是拓印在冥兽皮上,冥兽兽皮是最最上等的拓印复制材料,最高等的冥兽皮甚至可以复制一域星河,还有就是一张最高等的冥兽皮天生就是一件遁空的法宝,可以随人的意志设定坐标。

  在诸天万界中,冥兽幼崽通常是空系修士的修行伙伴,伴着空修士成长。在空系,没有冥兽的空修士是不会被认可。所以年轻的空修士会四处去寻找认可自己的冥兽幼崽,然后才有资格修习空系法术。

  “这只冥兽已经死去无尽岁月,躯体守护着整个太初古城,想进入太初古城的修者,都在它的腹中被消化掉。”

  “你是说,我们就是这只冥兽的腹中之餐,所谓的不归路,其实是冥兽的消化系统而已。”

  “一只高阶的冥兽,即便是时候若干岁月,他的腹腔依然有消化食物的作用,更何况是有人特意为之,稍加手段,这只冥兽就算是大帝也会陨落在其腹中。”

  “太初古城与冥兽之腹,难怪九天界之主也望而却步。”吉寒冰望着眼前的老头,麻布粗衣,头发胡子花白,“当一位大帝都陨落于此,灵智消散,而你却是个例外,从符号回转过来,竟然还知道自己是谁。”

  “你手上的猴儿,本是一块太初石所炼,太初石是万物之源,通晓天道之变,善观古今过往,有诸般万象之造化,我是得到了他的明示,才趋吉避凶,幸免遇难。”

  “如此了得”吉寒冰冷冷的看着他,有很多地方老头撒谎了,他言语间眸光闪烁,不时的露出凶戾之光,不动手似乎在等待一个机会。“别对这块太初石炼成的猴子抱太大的希望,我说过我可以捏碎他,或者说捏碎他的灵智,让他重新变回一块石头。”

  白猴发出一股相当隐晦的力量,试图吸取吉寒冰身体里的某种力量,可惜的是他遇到的是十二本源中最神秘的禁系符号,一只据说可以掌控诸天万界的手,何况是一只法宝级的白猴。

  见到白猴受制,老头终于忍不住出手,他的手法再简单不过了,拘起洞壁上的一串串符号,撒下来,立刻符号逆转变回修士原来的模样,挥舞着各种法器,潮水般的涌向吉寒冰。

  “吱哧”惨叫声响起,吉寒冰毫不手软捏碎了白猴,那厮身躯爆裂,有庞大的灵力射出来,被吉寒冰拘禁在手中,灿烂耀眼,像是一轮光芒四射的小太阳。“太初石不假,可惜他为虎作伥,吸取了其他修者的灵智,才保你在这冥兽腹中灵智不灭。”

  灵之一系庞大,光是灵力就分成若干种类,但是极少有人听说可以吸取别人的灵智来给养自己。因为灵智是生灵生存的基本,一旦灵智没有了,这个生灵就形同行尸走肉,即便灵魂不灭,也永远无法恢复。

  吉寒冰毫不客气的将小太阳般的灵智之力吸收,灵智是灵力的精华中在精华,专门补养生灵的智慧。生灵因为有了灵智才超越万事万物,那灵智之力,吉寒冰以前从未听说过,一吸收入身体,他第一直觉是他的通灵术似乎看得更远更真。最大的收获是太初石,这种诞生于太初纪的神秘石头,据说与诸天初开以及生灵诞生之谜有莫大的渊源,是神圣帝者都眼馋的宝物。

  “你还我猴儿来”老头彻底暴走,双眼都红了,一身的麻布粗衣爆成了碎片,露出恐怖的骷髅骨架,坚逾似铁的骨爪,直接插在吉寒冰胸口。他想抢回吉寒冰手中的小太阳,遗憾的是吉寒冰知道了太初石的价值,岂能轻易让他多回去。“老夫躲在这冥兽腹中无尽岁月,忍辱偷生,志向岂是你一个小娃所明白的,你给我去死。”

  “崩”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老头的骨爪碎成数节。铠甲是何其强大的存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事物能够在其上面留下痕迹。

  “你终于还是回来了。”老头突然十分的沮丧与颓废,铠甲的反震力何其的骇人,他的一身骨架全被震散,只留下一个骷髅头跌落在地。

  “你知道我是谁”

  “只有你才能够走出冥兽腹中,到达太初古城。”

  “太初古城到底有什么”

  “宇宙诸天的秘密,你九世归来,不就是要解开这个秘密吗”骷髅头咔嚓裂开,里面的一撮火苗熄灭,这是他的生命之火,一旦熄灭,他的一切就烟消云散了。

  太初古城有宇宙诸天的秘密,宇宙诸天是由太初纪演化而来,一座太初的古城藏着它的秘密似乎并不是什么意外的是,然而让人疑惑的是,在诸天未开,生灵没有诞生的太初,一座城又是从何而来

  吉寒冰继续向前,整个洞依然摇晃不定,一串串的符号从洞壁跌落,化为修者原来的模样,他们已经失去了灵智,也许只是一道虚影与灵痕,吉寒冰一路披杀,这些曾经的生灵最后的痕迹被抹灭,让人不禁扼腕。不知道经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年半载,或许是十天半月,总之吉寒冰杀到麻木,直到杀到那位大帝的骨骸面前。

  一位大帝的骨骸,就那么杵着一件兵器,站立在洞的中央,即便是有不少符号逆转成原来模样,也不敢绕过大帝骨骸冲向吉寒冰。吉寒冰也注意到了那件兵器,其实是件帝器,那是杆枪,兵器霸主的枪,主人陨落了无尽的岁月,而枪依然战意澎湃,不断的悲鸣。

  主人已然战死,他的不屈意志灌注在枪里,让这杆枪有了自己的意识,在这冥兽腹中不断地吸取修者的灵智,无形中竟然进阶,成为了一件法宝,可以独自为战的法宝。

  “你跟我走吧”吉寒冰最喜欢用枪,麒麟枪已经送给了侄儿无悔,对于青绫剑,他更多的是对月青绫的思念,伊人杳去,唯一的思念,就只有青绫剑。所以他一直希望有件趁手的兵器,一见到这杆枪,吉寒冰就特别的喜欢,希望能够成为其新的主人。

  然而这杆枪只是不断的悲鸣,吉寒冰一碰到它,他变发出耀眼的光,将吉寒冰逼退。

  “你是为战而生,你的主人已经陨落了,跟我走吧”吉寒冰再度欲取枪,不料那枪竟然划出一道亮弧,就像是人轻蔑的眸光,整个枪腾起,枪尖直指吉寒冰。

  一人一枪,就这样开战,枪是法宝级的,不要主人超控,他就可以独自为战。

  流光伴着异彩,青绫剑完美的演绎了凤凰涅槃之美,纯青的凤凰本源火,绸缎般飘舞。而枪刚柔并济,化着绕指柔,灵蛇般,由一而万,携带者雷霆电火。两者相遇,惊鸿四射。

  吉寒冰摊开手掌,施展掌中乾坤,以一域世界镇压枪。造化棋盘,天演结局,吉寒冰还动用了铭文术,刻画一座神山,轰然而落,将整杆枪镇压。

  “轰”枪挣脱镇压,一杆枪而已,居然龙吟震天,金灿灿的,一头金龙鳞片森森,呼啸而至。

  “亢龙有悔”吉寒冰以青绫剑施展真龙法,数道身影叠出,或负手天下,或指天画地,或趺坐顿悟,姿态各异,由法而超越近乎道。而有一道身影,睥睨众生,超凡脱尘,飘落在金龙背上,黄金巨足锃亮,一步踏出地动山摇,两步出山崩地裂,三步未出化龙的枪已然跌落在地。

  “你服不服”吉寒冰弯腰握住枪身,不想这枪已然不肯就范,拼命在洞中乱窜,若离弦之箭,朝洞深处射去。吉寒冰紧握住他,任其带着自己飞翔,不时拽抖,枪芒扫过,洞内什么也不留下。“哈哈如此倒省事了”

  冥神之腹像是一个无底洞,枪飞到最后也疲惫了,恢复原形,与吉寒冰一起跌落在地。在这里,已经见不到修者留下的符号,而洞仿若已经化着了一片天地。他觉得身体的力量在一点点被抽离,不过奇怪的是,在触到他身上的太初石后,那种抽离身体的感竟然莫名的消失了。

  “这块石头”吉寒冰拿出太初石,这块石头曾经诞生的灵智已经让吉寒冰给抹去了。现在石头很普通,灰蒙蒙的混沌色,入手有丝丝暖意,内部不时有雷鸣声传出。

  “如果你的旧主人有这块石头,他或许会走到冥兽之腹的尽头,可惜的是那个骷髅老头只会用来吸取别人的灵智。”吉寒冰对着枪说,忽然觉得什么下沉了一下,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而枪不顾一切的要挣脱他的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