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336章 云弑天被抓

书名:凰女倾世:魔王大人别乱来 作者:舒必红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36章 云弑天被抓

  沈璃很生气,江歌也很生气,后来白天也被打飞了,白天也生气了,站在了沈璃和江歌这边。

  只有郑寒烟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刻,她好希望四神兽在这里,有他们在,他们就绝对打不起来了!

  司徒静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随即,他笑了笑,道:“咱们的时机到了!”

  杨青青立马明白了过来,得意的笑着,掏出了一件画着许多符文的纱衣来。

  司徒静冲了进去,大喊一声,道:“云兄,你这样以强欺弱,太没意思了吧,我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

  云弑天的前面是郑寒烟,郑寒烟出手十分简单,就是一根白绫飞出,飞向云弑天,企图阻止他而已。

  云弑天见是她,那一拳便没有用全力,而是转换了步形,躲开了她。

  他一时心软,被沈璃,江歌和白天联手堵住了退路,三人的方位形成了一个杀阵。

  杀阵不是很复杂,三人若是出手的轻,云弑天会没事。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司徒静插手进来,五指成爪,抓向云弑天的命门。

  在这关键时刻,云弑天性命攸关。

  唯一自救的办法,就是强行打开一条退路,但如果这样做的话,沈璃,江歌和白天便会身受重伤,还会被司徒静二次伤害,一旦司徒静出手,生死难料。

  他一拧眉,在这短短的一息之间,便做出了决定。

  他曾经答应过蓝天柔,以后都听她的命令。

  这一次,蓝天柔请他带着众人来落日森林寻找千蚁兽,他带人来,就得保证他们的安全,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自己当初立下的誓言。

  “啊!”

  尖锐的五指深深地抓进了血肉,鲜血沿着衣衫蔓延开来,染成了暗色。

  痛苦使云弑天面目扭曲,极其恐怖。

  他从空中掉了下来,痛苦的趴在地上,紧接着,一面无形的网从天而降,将他网在里面。

  沈璃,江歌,白天和郑寒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纷纷大惊失色,攻向司徒静。

  司徒静也不畏惧,悠闲地应战,一边道:“你们干嘛要对在下动手,在下是在帮你们啊!”

  郑寒烟怒道:“我们不认识你,干嘛要你帮,现在你赶紧把我们的朋友放了,否则,今天你们绝对别想离开这里!”

  司徒静呵呵一笑,道:“就凭你们,也想困住我?”

  说着,他掏出一只灵笛,开始吹奏起来。

  刺耳的低声划破虚空,钻入脑海,就像是在脑中掀起一片狂风巨浪,而众人就像是站在巨浪之上的游船里,被巨浪晃得上下摇荡,眩晕不已!

  几人纷纷抵挡不住这阵音波,就算是捂住耳朵也还能听得到声音。

  他们一个个脸色苍白,跪在地上,痛苦不已,恨不得一头撞在地上,自我了断!

  这种音波灵技,乃是一种精神力灵技,专门攻击精神力。

  几人在这阵精神力的攻击之下,变得虚弱不堪,精神疲惫,完全失去了行动力。

  司徒静冷笑着收起了灵笛,道:“你们应该庆幸,你们在我眼里是没用的蝼蚁!”

  杨青青抓起地上的云弑天,道:“这些人看到我们抓人,还是死了比较放心!”

  司徒静点点头,再次掏出灵笛,吹出难听的笛声,这次的笛声足以抹掉几人的精神力,毕竟几人的精神力已然受损。

  “嘀……”。

  啪!

  灵笛突然爆裂开来,司徒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下意识的扔掉灵笛,灵笛掉在地上,彻底报废。

  杨青青也被这一幕惊到,但是很快,她便回过神来,朝四处看去:“谁暗中偷袭!给本姑娘滚出来!”

  一袭玄衣从天而降,轻缓洒然的落在了树梢。

  山风吹动他的长发,鼓动他的衣摆,晃动了他长长的睫毛。

  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古井无波,仿佛能看穿一切,掌握一切的眸子。

  司徒静看到来人,脸色一变。

  杨青青看到来人,眼中划过一抹冷意和杀意!

  来人一言不发,抬袖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划过空气,袭向杨青青。

  面对迎面而来的无形力量,杨青青下意识侧身想躲,却还是被那股力量掀翻了,滚了出去,顿时蓬头散发,狼狈不堪。

  来人立在青苍的树梢之上,低沉的声音就像是一片安静的井水,清凉又直透人心。

  “滚,我不会,你可以先示范给我看!”

  杨青青从地上爬起来,小脸十分难看:“燕流风,有本事你过来,我要和你单挑!”

  谪修没有回答,只是给了她一个淡漠不屑的眼神。

  他的身后,蓝天柔和宝乐纷纷走了出来。

  蓝天柔笑眯眯的道:“哟!原来是老朋友,怎么,老朋友见面,都是这样送礼的吗?”

  司徒静一见蓝天柔,眉头一皱。

  上一次在青阳宗见她,便觉得她身上有古怪。

  上一次见她,她的修为和蝼蚁差不多,短短一年多不见,怎么就成了灵皇三段?

  难道燕流风把灵玉宫的秘密告诉她了,她也是用了秘法,才在短时间内提升的这么快?

  司徒静在脑海里快速的闪过了这些念头,随即放下心来,可心中却又怒火燃烧,说起话来也变得阴阳怪气:“哟,这不是青阳宗大长老座下的唯一弟子吗,你不在青阳宗修炼,在这里做什么呢?”

  蓝天柔也不示弱,道:“据说灵玉宫近几年势头很盛啊,你们不在灵玉宫中潜心造强者,又来这里做什么呢?”

  司徒静脸色微微一变,他以为蓝天柔说他们造强者,指的是他们用秘术在短时间内提升人的修为的事,愠怒道:“沈姑娘,小心祸从口出!”

  蓝天柔见几人慢慢的恢复了过来,但云弑天却迷迷糊糊的,被那张大网弄得完全失去了理智,心头不畅快,不想再跟他继续废话:“司徒静,你抓了我至尊佣兵团的人,是想干什么?”

  司徒静下意识看向云弑天,眉头一皱:“原来最近在佣兵界风头大盛的至尊佣兵团,就是你们几个人啊,难怪!”

  “既然知道了,是不是该把人放了!”

  杨青青抓着云弑天,挑衅的看了谪修一眼:“燕流风,有本事,你就把他从我手中救走呀,就怕你没这个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