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一百七十一话 离去的少女

书名:穿越女主角 作者:飞扬地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h2>“海洋之露?他送给我这个干什么?”

  夏没有去动那盒香料的意思,而是让丝特芬妮把盒子盖起来收好。

  “这种香料的气味经久不散,很多贵妇人喜欢用它,大概是在对您识破他的身份进行回击吧。”

  黑衣小萝莉低头把盒子塞到了裙子里,飞过来抱住了她:

  “因为主人的身上一直很好闻呢……一点也不像那些整天泡在实验室中魔法师。”

  “有这种纯净的体质原本是好事,谁知道这里反倒成了破绽……”

  夏唉声叹气的摸了下丝特芬妮的头发,然后把她从自己身上拽了下来,放到了桌子上:

  “不过我自己也有责任,应该考虑到魔法师的所有特征,而不是只穿一身长袍就完了;下次不妨在身上洒上一些刺鼻的药水试试。”

  这就是自动模式的局限性了,无法从全局考虑来做一件事,只能呆板的遵从指令。

  “说起来我一直有个疑问。”

  她看着那个自动模式的页面说到:

  “三无少女这种还好理解一点,但是狡猾的商人,魅惑舞娘……这些应该不算是性格吧?为什么分在性格栏里面,我怎么感觉分到职业栏反倒更合适一些?”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主人,系统里面的设置都是固定的,我没办法更改。”

  丝特芬妮想了一下,老实的回答。

  “算了,别去研究这种费脑筋的事了,这里的事已经告一段落,我们清点一下收获先。”

  她看着黑衣小萝莉的腿:

  “钱和魔晶就不用拿了,看看有什么其它的东西吧。”

  “主人,这个角度感觉好邪恶哦。”

  “快点啦,难道要放到地上吗,等会还得弯腰去捡。”

  “主人……您怎么凑得这么近?是不是故意的,怕捡东西麻烦用超能力不好吗。”

  “超能力太费精神……”

  “哗啦——”

  毕竟是主人的命令,丝特芬妮羞耻的张开了腿,站在桌子上抖了抖裙子,从里面掉出了一大堆东西。

  这些东西大多是各类金银饰品,里面也有一些宝石,不过并没有特别昂贵的物品。

  夏开始在桌子上挑挑捡捡,黑衣小萝莉在一旁帮助她仔细辨认了半天,最后两人失望的把这些东西收了起来。

  “真是可惜呢,主人,没有什么宝物。”

  跟随了某人这么久,丝特芬妮对她的行为已经有一些免疫,很快就忘了刚才的事情,隐身抱在了她的腰上。

  夏的脖子,腰,大腿,这三处是她平时最喜欢抱的地方,但如果是外出的话,想要向主人撒娇就得伏在背上才行,不然会影响行动,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有什么好可惜的,等到了大城市后把那些首饰之类的东西卖掉也是一笔收入,坎宁城应该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夏把柜子里的那柄剑也拿了过来,交给了黑衣小萝莉。

  “最近不是让你收集大陆的信息吗?坎宁城的城主是谁。”

  她惯用的长剑一直都背在身上,这柄剑是刚才用来迷惑敌人注意力的东西。

  “那个城主叫布鲁克……他好像有一个很可怕的外号,但是那些谈他的人没有具体提到过。”

  “泰丝。”

  夏发动了精神感应。

  “剑士大人,您叫我?”

  泰丝拿了几件衣服走了过来,似乎在收拾行李。

  她的心思很乖巧,知道这里已经不适合继续待下去,因此提前做起了离开的准备。

  “衣服不要拿了,带上你最珍视的物品跟我走。”

  夏把一些金币和魔晶装在袋子里交给了她:

  “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你尽量简装出行,一会我会让船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贵族的话虽然不可信,但我已经争取到了时间,足够你离开道尔顿了。”

  “可是……我不知道该去哪里。”

  泰丝低下了头:

  “姐姐一年多以前突然失去了音讯,大家都传闻她死了,所以那些人才敢来欺负我……”

  她猛地抬起头,脸上流下了泪水,大声的说道:

  “但是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知道,她没有死!一定没有死!她一定会回来找我的,我可以感到她还活着!”

  “别急,听我说。”

  夏把她抱在了怀里,轻轻摸着她的背:

  “我和你的姐姐虽然不太熟,但是也算并肩战斗过的队友,我也听说了王都的那场叛乱,但是我敢肯定一件事,那天晚上你的姐姐并不在王都,而在别的地方。”

  因为叛乱发生时大家都在那座岛上啊。

  她在心中暗暗说到。

  “把霰弹枪给我。”

  她从黑衣小萝莉那里得到了霰弹枪,把泰丝从怀里放了出来,将那把霰弹枪交给了她:

  “这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的东西,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你带着它乘坐跨域飞艇去北方公爵领,找一位叫做艾尔坎托的贵族少女,她也是你姐姐的熟人,一定会帮助你寻找你姐姐的下落的。”

  这把霰弹枪的子弹早已打光了,她回到大陆后才晓得魔法弹的价格有多么惊人,普通人根本用不起,所以和那把左轮手枪一齐尘封了起来,完全没有拿出来过。

  “泰丝,记住,不要省钱。从这里到北方危险重重,连我都不敢独自上路,这些钱足够你支付跨域飞艇的费用,路上记得买点好吃的,你实在是太瘦了。”

  她语重心长的嘱咐着这个看上去大概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然后伸出了一只手,贴在她的额头上。

  “如果相信我,就闭上眼睛。”

  夏的手中发出了微光。

  “剑士大人……这是?”

  过了许久,泰丝惊愕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手。

  在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色骷髅头,正静静的躺在她的手心。

  “这是使用它的方法,和那位贵族小姐的地址……先把这些收起来吧,试试使用我刚才传授给你的法术。”

  泰丝向后退了几步,收好了一张纸条和那个看上去十分吓人的骷髅头。

  “我的脑子里好像多了一些东西!”

  她惊奇的说到。

  “这是一种古老的法术,叫做落魂傀儡术,临走之前我会送你一个更好的傀儡,它和那个骷髅头就是你这一路上的安全保障,你有召唤术作为底子,应该很快就能熟悉的。”

  夏把一个小小的蛇形傀儡留在了屋子里,和丝特芬妮走进了一个空房间,开始换起衣服来。

  这一次的委托报酬丰厚,但是难度也很高,她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晚上,夏在一处人迹稀少的城墙下面展开了羽翼,抱着泰丝出了南星城,沿着水路一路向西北方向飞去。

  “剑士大人……”

  在一艘小船的边上,泰丝站在那里几次张开了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死死的抱着身前的包裹,眼泪不停的从脸上流下。

  “路上小心。”

  夏摸了摸她的脑袋。

  然后硬起了心肠让船夫开船,看着那艘小船消失在了夜色中。

  “主人,我们怎么办,要坐车吗?这一路很远的。”

  丝特芬妮知道她心情不好,凑到她身边小声问道。

  “不,时间还来得及。”

  夏离开了河边,找了一处干燥的地方坐了下来:

  “你现在去伊顿子爵那里,监视他们的动向,顺便看看能不能获取什么消息,我们在这里等上两天,如果没有问题再出发。”

  她伸出一只拳头打在了地面:

  “如果他答应我的事没有做到的话,我一定会让他好看!”

  ……

  “布兹老爹,今天生意如何?”

  一位扛着斧子的矮人战士对摊位前的老矮人大声问道。

  这是两条繁华的街道中心,各种货摊一个挨着一个,从南到北,从西到东,到处都是人潮,不过像是他这样的矮人倒是不多见。

  矮人算是异族中和人类关系最为密切的种族了,酿酒,打铁,佣兵……大部分的矮人部落都和人类国度建立了联系,只有少数矮人始终对人类含有敌意。

  “这段时间生意还不错,但是肯定没你这个佣兵赚得多,郎曼。”

  老矮人拿着一把铁锤,在那里叮叮当当的敲着,头也不抬的答道。

  然后看了看钳子上的红彤彤的铁块,把它浸入了旁边的水槽中,“嗤嗤”冒起了一蓬水雾。

  “看看你那恶心的笑容,又有活干了吗?居然不在森林里晃悠,而是来到了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这里可没有怪物给你打。”

  做完了这一切,老矮人才走到了旁边的桌子前,拿起一杯酒猛灌了下去,大胡子上都是浑浊的酒液。

  “哈,接了一个小任务而已,赚不了多少钱。”

  叫郎曼的矮人战士得意的摸着胡须,扛了扛肩上的战斧,大笑到:

  “不过改天请你喝一整瓶的沃兰葡萄酒还是没问题的……老爹,你就等着吧!”

  “沃兰葡萄酒?一瓶?牛都吹到尼摩安去了……”

  布兹老爹摇摇头,看着手中的空酒杯发起呆来。

  “勇猛的矮人,走过那险峻的高山,跨过了辽阔的草原……”

  矮人战士哼着歌离开了市集,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从身上拿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在手里看了半天,才发现拿反了,急忙向左右看了看,把纸条颠倒了过来。

  “记得这地方在城东……”

  看完后他把纸条撕了个粉碎,放在嘴里嚼了几下,呸的吐在地上,转身向东边走去,刚刚转过拐角,就撞在了一个穿着棕色长袍的人身上。

  矮人的身体异常结实,那人立刻被撞倒在地,头磕在了旁边的墙上。

  “嗨,伙计,没事吧?”

  矮人战士对着他伸出了手,想要把他拉起来。

  地上的人动了两下身体,从地上自己爬了起来,连身上的灰尘都不拍打一下,沉默着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喂……”

  矮人战士想要叫住他,结果那人从侧面经过时,在帽子里露出了一只眼睛。

  那只眼睛并没有盯着他看,而是直直的注视着前方,但里面露出的神情还是把他吓的打了个冷战。

  “我的老天,那是什么眼神……那人是疯了吗?”

  矮人战士睁大了眼睛,喃喃的说到。

  “咦,这是什么东西?”

  他从地面捡到了一枚白色的胸针。

  “莫非是刚才那人掉的。”

  矮人战士犹豫了一下,把那枚胸针又丢到了地上,继续向城东走去:

  “那个家伙的眼神……算了,还是放在这里吧。”

  “哈哈!我应该是第一个到的吧。”

  到了一处外表十分普通的民宅前,矮人战士哈哈大笑的推门走了进去。

  刚一走进去,两柄利剑就左右架在在了他的脖子上。

  “名字。”

  旁边的传来了人声。

  “郎曼。”

  矮人战士似乎不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一动也不敢动,快速回答道。

  “是他,让他进去。”

  门边的人看了看手上的画像,把剑收了起来。

  “人类,就爱搞这种吓人的鬼把戏。”

  矮人战士摸了摸脖子,发现上面少了几根毛,不禁有些心惊,嘟囔了一句向里面走去。

  到了地方后,发现已经有三个人坐在了那里。

  一位坐在东南角的年轻男子冲着他微微笑了一下,其余两人都没有理他。

  “各位,下午好。”

  这时一个管家打扮的人满面堆笑的从旁边的门中走出,对屋内的几人说到: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看来只到了四个人……”

  “是五个。”

  一个阴沉的声音在屋中响起。

  众人眼前一花,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出现在了屋内,在空着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咳,好吧,只差一个了,时间还差五分钟。”

  管家打扮的人看了下手腕上的表,神情尴尬的说到:

  “那么大家可以先翻开手边的资料了,关于这次委托的内容都在上面,如果有疑问的话可以询问……”

  “唰!”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红色头发的强健战士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震惊的看着手中的资料。

  在他身边是一位弓手打扮的男子,似乎也倒吸了口冷气:

  “布鲁克?”

  那名男子用尖锐的声音说到:

  “你想让我们去剥皮男爵的城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