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四十五章 碟仙儿(二)

书名:丧魂 作者:惟愿天晴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暗之中,传出声音,突兀的一道光柱投下,终于可见,那是一个身着白裙的女孩儿跪坐在地,埋首痛哭。

  她的周围突然传来阵阵笑声,多么欢快,诡秘而诱人。

  女孩儿缓缓抬起头来,她的眼中有着不甘与憎恨。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可以?”

  她咬牙切齿,却没注意,洁白的裙子上出现了点点殷红。

  她站起身,追逐那些笑声而去,没过多久,似是受到感染,她的脸上有了笑容,清纯中偏偏又透着妩媚。

  黑暗中再次投下光柱,女孩儿出现了,此时的她,洁白的长裙不见,已换上一身黑色的礼服。

  周围出现一张张面露嘲弄与不屑的鬼脸,那一道道目光刺痛了女孩儿。

  “是你们的错,是这个社会的错!”

  女孩儿的脸上充斥了怨愤,不过随着她话音落,周围传来阵阵怒吼,那些鬼脸逐渐隐没到黑暗中。

  女孩儿面色接连变化,她开始嚎啕大哭,哭的肝肠寸断。

  终于,那些神情各异的鬼脸重新簇拥起她,她掩面停止了哭泣,低下头,嘴角勾起一丝不为人察觉的诡笑……

  这是一个梦,钟宁的梦。

  他睁开眼时,天色仍很昏暗,他起身望向窗外,面色无悲无喜。

  天亮时,他走出寝室楼,一张熟悉的面容急促而来,他并不意外。

  “钟宁……”方晓静气喘吁吁的站在他面前,望向他的眼神仍有些怯怯,要知道,当初那个混账姐夫就是被眼前之人劈了个魂飞魄散,若说她不怕,是不可能的。

  “有事?”钟宁问道。

  “我们寝室出事了,很邪门。”方晓静望着这个呆滞的眼镜男,却不敢多说些巴结的话,只能直奔主题。

  “昨天一起玩儿碟仙儿的姐妹们,今天我一早醒来,就看到她们好像中邪一样……”

  方晓静诉说着,回忆起犹在眼前的一幕幕。

  清晨,一阵响动将她惊醒,她掀开被子,看到不可思议的画面。

  一向刻板的宋楠此时哭哭笑笑一副癫狂模样,刘小蝶猫在角落处,眼中露出惧色,猛扇自己耳光,娇嫩的俏脸已经红肿不堪却浑不自知。

  更甚的是乔思思,她脱光了衣服,脸上带着妩媚笑容,在寝室内又蹦又跳,若不是唯一清醒的孟芃将她拦住,她都要打开门跑到外面去。

  而孟芃却也有些诡异,她精神奕奕的样子,望着眼前一幕幕,眼中有着纠结,可又像很兴奋,她控制着局势,却也不敢过于靠近三个疯子室友。

  方晓静讲述到最后,仍旧打着寒颤,望向钟宁,道:“于是我就跑了出来,她们太不正常了,我想不到别人,只能来找你。”

  “我最讨厌这种找上门来的麻烦事。”钟宁冷淡的道。

  方晓静顿时脸色一白,钟宁却皱了皱眉,接着道:“你先回去吧。”

  方晓静失魂落魄的来到寝室门前,听到其内依然作响的癫狂哭笑,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打开了房门。

  屋内与离开时没什么不同,依然是孟芃在看守三个疯子,这一刻,方晓静甚至想到要办理转寝手续。

  孟芃望向她却是轻“咦”一声,瞪大了眼睛,“这是女生寝室,你是怎么进来的?”

  方晓静这才回过头,立刻望见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的钟宁,对于此人的神不知鬼不觉,她顿感毛骨悚然。

  回过神后,她急忙干笑两声,朝孟芃道:“他就是我找来的帮手。”

  而这时,钟宁已先一步进屋,扫了眼那疯癫的三人。

  仅仅是这一眼,宋楠三人立刻如遭雷击,猛地醒过神来。

  这其中,乔思思发现自己不着寸缕,而且面前又多出一个陌生男子,她立刻尖叫一声,扑到床上将自己卷进被子里,小脸露出来,惊恐中透出恼火。

  “怎么回事?”她望向了一旁的孟芃。

  “衣服是你自己脱的,我又拦不住。”孟芃撇了撇嘴。

  宋楠与刘小蝶对望一眼,皆看到彼此眼中的惊惧,她们在疯癫时俱是看到无比恐怖之物,但此刻却回想不起来,不过她们仍记得昨夜玩儿碟仙儿的过程。

  “孟芃,这一定与你有关!”刘小蝶小心碰触着自己的脸颊,吸了口凉气,肿痛的委屈令她大眼睛中水雾一片,立刻怒瞪孟芃。

  宋楠更是脸色阴沉的堵住孟芃的去路,“昨天都是你一手导演的,你到底给我们施了什么邪术。”

  孟芃不敌三人怒火中的威逼,她脸色变了变,冷笑道:“你们难道忘了曾经怎么对待贾静的?”

  “贾静!”宋楠三人脸色惨白,刘小蝶哆嗦着更是好悬站立不稳。

  “你胡说,贾静早就死了,这一切都是你捣的鬼!”

  话是这么说,可宋楠三人心里却没底,毕竟昨夜极为诡异,可不是人的手段能达成的。

  “我跟你们又无冤无仇,顶多是看不惯你们总欺负贾静。”孟芃脸色也微微发白,接着道:“我也是被逼无奈,前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贾静给了我几根她的头发,求我帮她的忙,等我醒来时,就发现我手中真的握着头发……”

  “我害怕不帮忙她会找到我头上,我也只能这么做了,但我没想到真的会出事。”说到最后,孟芃低下头,似是很懊悔,却没人能看清她的脸色如何。

  宋楠等人却是一愣,均是呆呆的望着自己右手的小拇指,那上依旧紧紧缠绕着血色的发丝,她们立刻知道这发丝的不详,惊慌中就要将它扯掉,却发现那发丝如同长在肉中,根本弄不掉。

  这时,钟宁来到孟芃身前,将她的右手拿到眼前,冷漠的道:“不必笑了,你同样有。”

  本是低着头的孟芃立刻望去,正看见右手小拇指上那刺目的血色发丝,她顿时花容失色。

  “怎么会,她答应我的,明明应该没有了,我是在帮她,我是她的朋友啊。”

  钟宁没理会她慌张的碎语,转身向门口走去。

  “生前的头发是她与你们联系的媒介,只有除去,你们才能继续过平淡的生活,否则,祸福难料。”

  “哦,她似乎是想听到些什么。”

  话音落,钟宁的身影已消失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