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164章 ..

书名:我的向导是颗蛋[系统] 作者:二圈儿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虞蓝发现现在要跟修见面没之前那么困难了。& {}

  第一秘书阁下整天都战战兢兢地跟在修的小舅舅, 崔希军团长身边,忙得不可开交。

  不知道是他太忙了忘记吩咐其他人, 还是有其他的一些什么原因,总之虞蓝现在行动自由了许多。临近中午,她趴在书房门外偷窥正斜倚着书桌跟人开会的修。

  修长身而立,挺拔结实的身体在阳光下被拉出漂亮的剪影,微风轻轻拂动,虞蓝着迷地深嗅了一口, 分辨出属于修的淡淡气息。

  那是一种让她沦陷的迷人气味,信息素快活地跳跃着,彼此碰触,撞出惹人心动难抑的火花。虞蓝心情荡漾, 看了好一会儿,里头传出人们起身活动, 互相低声交谈的声音,于是她明白这是散会了,连忙转身蹑手蹑脚地往外走。

  走了没多远, 虞蓝就被拉入熟悉的怀抱, 修大手扣在她腰间,侧身给了她一记绵长温柔的吻。

  开会的人们陆续走过他们身后,虞蓝感觉得到他们在看自己。

  她有些羞窘,脸上飞起红晕,但修的吻让她无法自拔,她勾住修的脖颈, 反复亲吻他上扬的唇角,许久,修才将她放开。

  “今天过得怎么样?”修摸摸她脸颊。

  虞蓝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拉着他的手往楼下走:“你们在讨论接下来的计划吗?”

  面对爱人的好奇心,修没有任何隐瞒的意图,他点了点头,简单总结了一下告诉她:“皇帝目前没有轻举妄动,我们也只好保持观望。但暗中的布置已经展开,我在考虑是否应该先发制人。”

  也就是要准备主动出击咯?

  虞蓝摸摸下巴,这很对她的胃口,但她心中隐有担忧:“如果皇帝就是以不动应万变,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呢?”

  “你说的很对,”修拉着虞蓝在餐桌旁坐下,立刻有人送上美味可口的食物,他从侍从手里接过酸甜开胃的点心,喂了虞蓝一块,“是有这种可能。之前我们作的一系列布置其实也是在试探,试探他的底线,试探他能牢牢掌控的力量……”

  侍从们上完菜,就安静地退下了。

  虞蓝一边吃一边认真听着修的解释,她了解到他们并不是莽撞地采取行动,而是在互相博弈,透过表象看到本质,在有把握应对最坏结果的前提下,再展开行动。

  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虞蓝放下刀叉,拍拍修的手背:“我相信你,也请你相信自己。无论发生什么,总会有办法去解决,而我会坚定不动摇地跟你站在一起。”

  修笑了起来,眼中荡漾着温柔的爱意。

  两人携手散了会儿步,修又匆匆返回主楼忙那些虞蓝不擅长的“政治”了。

  分别前,修摸摸虞蓝耳朵并告诉她:“如果无聊的话,你可以去西边的塔楼,也许会找到你感兴趣的事情。”

  虞蓝眼珠一转,立即明白这是修怕她感到寂寞,所以给她找了事做。

  她笑容快活地凑上前亲了亲修,冲他挥挥手,快步奔向塔楼。

  在塔楼下遇到了穿着整齐制服的一行军人,他们停下脚步,目不斜视地立于崔希军团长身后,如一杆杆沉默而彪悍的标.枪,目光里蕴含了藏而不发的力度。

  “嗨,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崔希军团长摘下帽子,朝虞蓝走来。

  虞蓝防备地看着他。

  她脑海里掠过无数曾在影视作品和动漫画、小说里看过的桥段:

  平凡女孩遇到身世不凡的男主,经历各种坎坷两人终于决定要一起迎接幸福,想要获得来自家人的祝福,此时,男主家人一般都扮演了棒打鸳鸯的角色,想尽办法要拆散他们。

  接下来会是什么?

  扔一张空白支票给她让她滚?掏出武器威胁她想活命就必须分手?

  虞蓝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想一想,她还有点儿小期待呢。

  没想到军团长走过来,却是用力在她胳膊上拍了拍,笑着问她:“我听修说你擅长武技?他还告诉我你曾在共和国的哨兵学校进修,取得了非常出色的成绩。你想成为我的亲卫吗?如同我身后这群优秀的年轻人,他们通过层层选拔和考验,成为我的亲卫,数年后他们就能独当一面,在军队中的晋升速度会远远超过同龄人。”

  虞蓝反应了好几秒。

  这……这是打算招募自己?

  不是棒打鸳鸯,不是侮辱贬低自己,更不是要拆散她和修?

  她从崔希军团长的话里不难读出修私下从不掩饰对自己的赞美,她心绪起伏,竭力维持表面的镇定。

  “是的,”虞蓝行了个军礼,“我希望能以战士的身份留在修的身边,我愿意以我的灵魂发誓,为正义而战,为守护我的向导而战!”

  崔希军团长很感兴趣地打量她。

  “知道你是一名哨兵之后,我就对你非常好奇。”他做了个手势,让自己的亲卫留在原地,领着虞蓝朝阳光下辉煌灿烂的湖畔走去。

  “我相信帝**队里应该有不少女性哨兵才对。”虞蓝放松下来,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比较随意。

  崔希笑了起来:“你的伶牙俐齿也很符合哨兵的天性——擅长主动战斗,受到挑衅会立刻反击。”

  虞蓝不由得哑然。

  “修委婉地请托我为你提供帮助,”崔希站定,看着虞蓝双眼,“他和他母亲都是向导,有一颗美好善良的心灵。但他们恐怕无法完全了解哨兵的心情,我决定亲自和你谈一谈,也许我们能在某些问题上达成一致。”

  虞蓝没马上开口,她心想,对方好像并不是简单的招募自己,言下之意应该还有别的用意。她肚子里没那么多弯弯绕绕,比不上浸淫在权力斗争中多年的这些大人物,于是虞蓝直截了当地反问:“您对于我有什么看法呢?我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获得你们的认可,可以站在修身边,成为与他相伴一生的伴侣?”

  崔希眼神微动,笑意真正浮进眼底。

  “你很聪明,比我想象中更聪明。作为舅舅,只要是修喜欢的,我就不会横加干涉。但我除了这个身份之外,还肩负着复兴希瑞尔家族的职责,”崔希收起笑容,正色道,“我效忠的不是某一个皇帝,而是皇室正统,整个帝国。作为一名臣子,我希望你能够向所有人证明你的能力,让他们知道自己未来的皇帝选择了一名出色的伴侣。”

  虞蓝不由得蹙了一下眉。

  她的人生价值难道是依附另一半,成为某个男人附属的记号吗?

  崔希看穿了她的心思。

  “历史上,帝国皇帝娶的王后都是向导,在民众的心中,她们是美丽的,优雅的,纤细的……难道你不希望改变这一切吗?”崔希漫不经心的话语落在虞蓝心里,激荡起无数涟漪,“你可以替皇帝上战场,你可以身披无限荣光站在皇帝身边,你可以守护你的爱人,与他一起治理这个国家。你将会成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帝国王后——打破所有人的固有印象,挑战那些顽固腐朽的观念。”

  “你有兴趣吗?”

  ※※

  回到主楼,虞蓝满头是汗,脸颊带着运动过后的健康红晕,她循着哨兵与向导之间莫名的联系找到了修,张开手臂扑过去,把脸埋在他胸前拱了拱。

  “修!”

  捋了捋她汗湿的长发,修招手示意侍从去拿更换的衣物,把虞蓝抱坐在自己腿上,搂着她晃了晃:“下午做什么去了?这么开心?”

  虞蓝嘻嘻笑,躲来躲去不肯安分地任他给自己擦汗。

  她搂紧修脖颈,淘气地把汗水蹭到他身上:“我跟你舅舅的亲卫去了演武场,他们很厉害,每个人都身手不凡。”

  “哦?”修顺着她的话往下问,“那最后谁赢了?”

  “当然是我!”说起这件事可把虞蓝牛逼坏了,叉会儿腰。

  “我的宝贝儿真厉害。”修亲亲她,分开她两条腿把她面对面抱起来,缓步朝浴室走。

  虞蓝身体一下腾空,手忙脚乱地抱住修,两腿紧紧缠在他腰上。

  “我还没说完呢……”她被放入了充满热水的浴缸里,黑发如瀑在水中散开,虞蓝手上用力把修也给拖了进来,翻身压在修身上,一边亲他一边飞快撕扯那些烦人的纽扣。

  “时间很多,你可以慢慢说。”修笑着回吻。

  两人喘息声渐重,水汽弥漫的浴室里,激越的水声久久回荡……

  下午在演武场打架打得很爽,又跟修激烈“运动”“搏斗”了一番,虞蓝浑身无比慵懒放松。吃过晚饭后,修拥着她慢慢走向位于庄园后隅的一排房子。

  隔着门上的小窗,虞蓝看见了被自己带回来的熊孩子。

  修同父异母的弟弟。

  洗干净又换上符合身份的精贵衣物之后,熊孩子看起来焕然一新,眉目秀丽,可见他母亲定然是个美人。

  熊孩子把华美的屋子弄得乱七八糟,侍从送来的玩具、书籍和饭菜被砸在地上,他蜷缩着身体躺在床上,月光照亮了他脸颊的泪痕。

  虞蓝皱眉,低声问修:“这算是把他软禁在这儿了?”

  修摇头不语,拉着她走开一段距离,这才告诉她:“他是自己离家出走跑出来的,他母亲拼命瞒住了消息,大概是不希望被伟大的皇帝和其他对他们母子不满的人知道。”

  “所以呢?”

  “如果让他离开,说不定在路上就会发生意外,”修苦笑,“而只要他曾经出现在我周围,无论意外是谁做的,最后都会指向我。”

  虞蓝明白了,她叹了口气,安慰地搂了一下修:“你真可怜,自动成为背锅侠。”

  修眨眨眼,努力消化从她嘴里蹦出的各种古怪词汇。

  “既然注定要背负骂名,”修做个鬼脸,玩味地回头朝屋子那边望了一眼,“那我也不能白白挨骂。”

  虞蓝秒懂,嘿嘿坏笑了几声:“你是不是打算从他这儿做点文章?”

  “聪明!”修凑到虞蓝耳边如此这般一阵耳语……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今天木有话要说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