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三百九十七章逆天杀刘

书名:位面不断开拓 作者:画画大匠人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曹操率领了大军进攻青州,一是要阻止汤圣贤占领徐州,即使是孙刘联军,他也不太看好他们能抵挡的了汤圣贤的攻势,二就是为了抢粮食了,他上一次攻打徐州无功而返就是因为没有粮~щ~~lā而青州,可是富得流油啊

  想的是挺美好的,但现实并不是这样的,在攻打那些小县城的时候,他们都遭到了最强烈的抵抗,不知道是什么箭矢,触之物体,不管是人是畜,随即发生爆燃,沾之即死,无药石可医。

  更不要说像是滚石火油这类的常规攻击了。在肯动脑子的人面前,什么都是浮云。

  汤圣贤就很喜欢动脑筋,曹操在他老巢吃瘪这件事情他已经被小哀告知了。对此到没有太生气,毕竟三国混战,不是你今天打我,就是我明天打你,恩怨情仇这种东西永远排在利益之后。

  眼前的下邳,他已经围了五天了,城中士兵承受的“压力”已经到了一个极限,释放不出来的话就要崩溃了。看来到时候了,比汤圣贤预想的要快上几天的功夫。

  攻心,是中国人的说法,更通俗些来说就是心理暗示,心理学家巴甫洛夫认为:暗示是人类最简单、最典型的条件反射。从心理机制上讲,它是一种被主观意愿肯定的假设,不一定有根据,但由于主观上已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趋向于这项内容。我们在生活中无时不在接收着外界的暗示。比如,电视广告对购物心理的暗示作用。

  不过从那些大街上都能买到的心理学书籍能交给你的都是最浅显可以对个体实施的心理暗示,而汤圣贤现在可是要对城内数万士卒实施心理暗示,方法就很不一样了。

  汤圣贤这个就是消极恐吓法,从一切阴暗面给予人类脆弱的心理最彻底的打击,再辅以反常节气变化深入浅出的影响,虽然还没有正式攻城,但他们的斗志都已经消磨殆尽了。

  这样就很完美了。

  “传令下去,例行佯攻后发动正真攻击,东南北三军秘密抽调五千人马前往西门,从那里突如。”

  “诺~~”

  汤圣贤终于下达了攻城的军令。

  “噗~~”

  大好的头颅滚在了地上,这是下邳城中几天来杀掉的第八个怠军者,为了维持军令,陶谦不得不斩杀他们,现在城中的情况就只有孙策带来的那两万江东军情况要好一些,其他的都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于汤圣贤的言语攻势和大军整日的“佯攻”,他们可是最吃这套的。

  “汤俊这厮实在可恶,军心都被他弄涣散了,如此下去刘将军的计策也将无法实施。”陶谦不甘心的说道,他没有办法,别人也没有办法,杀是阻止不了恐慌的蔓延的。

  “报~~青州军开始攻城了。”一个传令兵上气不接下气的闯了进来。

  “是哪个门”陶谦站起来问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回禀将军,东南西北四门皆被攻击。”

  “什么。”在场的无一不大惊失色,攻城都是集中优势兵力在一门而攻,谁也不会想到汤圣贤居然会同一时间对四个城门发起进攻。

  城门厚了不少,汤圣贤这次倒是没用酸液,他用的火攻,凝胶作用后的火油在陶器真空人力压缩器的作用下,被喷射到厚木制作的大门之上,当然了,是以点燃的状态。

  三条火龙在城门之上肆虐着,还有两道火焰却是越过十几米的高空,舔吐着女墙上的孔洞,将上面所有敢做出反抗动作的士卒全部点燃。

  四条面对如此攻城利器,自然不是抵抗之力,不过当大门破掉的那一刻,就可以看到里面已经整装待发的骑兵,这是陶谦他们紧急抽调的。

  与之相对的是汤圣贤的骑兵,这些天他们光骑着马在城外乱转了,现在终于可以面对面的厮杀了,汤圣贤这边的气势酝酿到了极点,所以说经过了汤圣贤的攻心,这绝对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只不过冲在最前方的是那个绿袍红脸的关公。

  “杀~~~”

  两股钢铁血肉洪流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生命在这一刻不停地消逝着。

  这次汤圣贤并没有冲锋在战场的第一线,在军队的人数上他占有着绝对的优势,所以并不必像当初那样身先士卒。况且,前几天他刚刚才和南华老仙干了一仗,经历了高等战场之后,对这人类之间的厮杀有了一些不适应,不过过一段时间应该就差不多了。毕竟他还是要把这个天下打下来的,这是他的任务。

  兵力最多的西门是最先突破的,其他三门虽是佯攻,但在守城兵力都被抽调到西门之后,他们也突破了,这样一来,四门皆破,下邳城已成汤圣贤的囊中之物了。

  战斗已经蔓延到城内,汤圣贤还在城外督战,虽然此刻他已经可以进城了,但重要人物还没出场汤圣贤怎么能进城呢。

  “禀报将军,城东有数千骑突围,已经离开了下邳,朝着小沛的方向逃去。”

  数千骑兵吗,那应该是刘备,果然逃出来了,不死的小强,等得就是你。

  “所有人,和我追杀刘备去。”

  “诺~~”

  那支骑兵确实是刘备,此刻的他很是狼狈,关羽被调往城西迎战,但没有多长时间城中四面八方全都涌入了青州兵,再加上汤圣贤之前的攻心之计,士兵们的抵抗之力直线下降,根本就不是青州兵的一合之力。

  情况紧急,刘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带着张飞,率领他那已经不到三千的人马紧急突围,当然了,走的匆忙之余还对陶谦说了一番大义凛然的话,什么他去搬救兵了,陶公你一定要挺住。总之,只要逃出徐州,好好运作一番,他还是那个仁义无双的刘皇叔,抓准时机发展,他还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如意算盘打的真心不错,不过汤圣贤是不可能放过他的,老天爷为了历史的正确发展要保住他,为此不惜派出地仙来保护他,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大哥,汤俊那厮追上来了。”张飞一边驾马,一边回头看到。

  闻言,只见一千骑兵在身后迅速的接近自己,清一色的精良好马,骑在最前方的便是那身熟悉的铠甲,刘备差点吓破了胆,这汤俊怎么如此阴魂不撒,现在他不是应该入主徐州主持大事吗偏偏来追逐自己这个小人物。

  想不通的同时,两支骑兵之间的距离也逐渐减小,毕竟两者马匹的素质并不在一个层次。

  “停马,准备回击。”刘备也是有所决断的人,他当然知道自己是逃不过这帮人的,除非能将汤圣贤干掉。虽然自己这支骑兵人数不算多,但也都是精锐,跟随他南征北战数年之久,战斗力也是很高的,面对汤圣贤的人马也是有着一战之力的。

  两千五百多名骑兵都勒住了缰绳,调转马头。

  看到这个阵仗,接近到五十米的距离处,汤圣贤也下令停了下来。

  三年没见大耳贼倒是越发的精神起来了,汤圣贤懂一些相面之术,倒是知道这刘备确实有帝王之相的,不过不管怎样,今天,他只能做剑下亡魂了,蜀汉,再也不可能出现在历史的轨迹之中。

  “不知汤将军不在战场之上追备至此所为何事。”刘备“客气”道。

  “这里也是战场。”汤圣贤摇了摇头说道。

  随着汤圣贤话语刚落,气氛陡然一紧。不过汤圣贤轻轻笑道,在杀刘备之前,他有些话想问问他。

  “和刘将军在虎牢关前一别,至今已有三年有余,甚是想念,今见玄德,仪表不凡,听闻久历四方,必知当世英雄。请试指言之,言之有理,俊自当礼送玄德。”剩下还有半句汤圣贤没有说“如若不然,自当血溅五步。”

  “这。”刘备也没想到汤俊会在这种情况下问他这种问题,不过他还是仔细思考了片刻。

  “淮南袁术,兵粮足备,可为英雄”刘备说道。

  “冢中枯骨,吾早晚必擒之”汤圣贤回道。

  “河北袁绍,四世三公,门多故吏;今虎踞冀州之地,部下能事者极多,可为英雄”刘备说道。

  “袁绍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生,见小利而忘命:非英雄也。”汤圣贤再次摇头道。

  “有一人名称八俊,威镇九州:刘景升可为英雄”

  “刘表虚名无实,非英雄也。”

  “有一人血气方刚,江东领袖孙伯符乃英雄也”

  “孙策藉父之名,今日又困于下邳城中,谋略不足,非英雄也。”

  “益州刘季玉,可为英雄乎”

  “刘璋虽系宗室,乃守户之犬耳,何足为英雄”

  “如张绣、张鲁、韩遂等辈皆何如”

  “此等碌碌小人,何足挂齿”汤圣贤直接道。

  “舍此之外,备实不知。”不是不知道,是不敢说吧。

  “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说着历史上曹操说过的话汤圣贤的心情很是不一样。

  玄德曰:“谁能当之”

  汤圣贤伸出食指指向刘备后又自指,说道:“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俊耳”

  刘备心中顿时一紧。

  “不知汤将军所言何意,备愚钝,有些听不太明白。”刘备立刻装聋作哑道。

  “玄德心怀天下,难道还要俊说出来么。”

  又是闪电般的一击,给刘备造成了一万点的伤害。

  “玄德深得天地的宠爱,有此抱负日后必有一番成就,不知俊说的是也不是。”一边说着,汤圣贤一边缓缓拔出自己的剑。

  “轰隆隆。”剑刚出鞘,原本晴朗的天色瞬间变了颜色,乌云密布,其中雷电若隐若现。

  “看,这便是证据,这贼老天发怒了。”汤圣贤厉声说道。

  “不知汤将军要如何。”刘备在马上汗水直流。

  “还能如何,杀你便是。”一个闪烁,汤圣贤消失在马背之上。下一刻,他凌空出现在刘备面前。五十米的距离瞬间而至。

  “贼子耳敢。”一旁的张飞睚眦欲裂,但以救援不急。

  “轰隆~~~”一道粗大的雷霆直接降于九天之下,狠狠地朝着汤圣贤劈去。

  “噗噜噜~~”仿佛连接了天地一般,这道雷霆并没有在零点几秒之内消失,而是持续存在了数息的时间,闪光虽然刺眼,但也照亮了一切,一个直径五米的蓝色薄膜状物体隔绝了雷电,将汤圣贤和刘备包裹其中。

  不对,是刘备的尸体。八面汉剑已经劈下,刘备已经连人带马变成了两半,仰头看着因为被隔绝而在能量护盾表面游走的电蛇,汤圣贤皱了皱眉头,这的,居然亲自出手了。不过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真是天大的笑话。

  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惊呆了,直至豆大的雨水降落在自己身上都浑然不知。

  挥手撤去能量护盾,汤圣贤在雨幕之中露出了身影,不过雨水在他身体的三寸之外被硬生生的阻隔了。

  清醒过来的众人看向汤圣贤的眼神都有些不太对了,自己这边千骑人马全是崇拜的眼神,而刘备那边却都是见到了鬼一样。

  随手挥出一道剑气,将三个骑兵在同一角度,不同高度全部拦腰截断,汤圣贤只轻轻说了一个字“杀。”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在雨幕之中显得无比清晰的声音。

  长矛由竖直位置下垂至离水平面二十度的位置,他们发动了冲锋。他们知道,汤圣贤说出这个字的意思,一个不留。

  雨水和血水混合在了一起,将腥味变得很淡很淡,对方唯一剩下的武将张飞也在汤圣贤八个亲卫军的围攻之下被乱矛槊死,毛发浓密的头颅很快被呈了上来。不过汤圣贤却看都不看一眼。

  感谢书友書友513195352的月票支持,感谢书友们给匠人投的推荐票,感谢书友们一直以来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