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六十八章 谁怂了

书名:魅警狂花 作者:无隅山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然而没等他想明白,萧强话锋一转,矛头立即指向了他。

  “明远,我萧强一向有话就说,也不怕兄弟们笑话,这次我来实在是被小妾缠得闹心,所以想找橙子兄弟问件事情……”

  “小妾”?这家伙有够无耻,但更无耻的还在后面,就在洛晨心生警惕的时候,萧强猛然爆发一通狂笑,“哈哈哈……我这小妾死了兄弟,连叫床都像是在哭,妈的、凄凄惨惨……弄得老子很不爽,今天我就问橙子兄弟一句话,我小妾的亲弟弟到底怎么死的?”

  随即女人的哭声马上隐隐响起,哭得还有那么几分真切。

  嘿嘿、你的女人死了弟弟关我什么屁事!洛晨气得想笑,突然他心中大震,不对劲、这人怎么就直接找上了我,难道……跟那天晚上……有……,突然他心中巨震、像发生了十二级最强烈地震,同时伴随滔天而起的风暴……

  有人他妈的出卖我!一瞬间洛晨仿佛被零下192度的液氮从头浇到底,他满腔怒火、却被厚厚冰壳包裹,是谁?

  然而没人回答他心中质问,冷冷的眼从一众兄弟身上扫过,忽然他有了答案,是他、就是他——李、明、……

  突然他一怔,不对、这里面还有问题,萧强这个坏种……鬣狗一样的东西、怎么会为了一个所谓的“小妾”而兴师动众,妈的、这家伙找自己不过是个借口,而他的真正目标应该是——李、明、远,或者还有火火……

  一眨眼功夫,他心中彻底明悟,虽然还有很多细节不清楚,但是自己兄弟绝不会出卖自己,他坚信这一点,而且李明远也不会,一个聪明人绝不可能去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妈蛋、差点被萧强的奸计得逞。

  如此说来……忽然他笑了,火火这家伙,嘿嘿,也不跟老子说一声,妈的、这家伙一向都是“兄弟的事就是自己的事,自己的事也是兄弟的事”,哈哈、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冲火火对自己的情谊,今天这事我姓洛的小警察就抗它一抗,看这个姓萧的爬虫能拿我怎么着,嘿嘿……

  “嘿嘿……萧大公子,你马子的情弟弟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马子上错床认错人了!哈哈哈……”洛晨狂笑起来。

  火火怔住了、李明远也愣了,这橙子胆可真够大的,萧强的老爹正当权,连他们这些南江省地界的老牌世家子弟也得让着三分,橙子却直接打人家脸,糟糕、今天这事要糟……

  果不其然,萧强马上目露凶光爆出阵阵狞笑,多少年了、多少年再没人敢这样羞辱过他了,哈哈哈……他心里开始流淌过去的屈辱,十万条毒蛇蜂拥而出……

  嘿嘿、一个芝麻大点的省厅小警察,摁死都不用费自己一根小指头,他上上下下打量洛晨看哪根骨头拆下来比较好玩,忽然他眼睛一亮、啊哈……

  这小子不是很痴情他的小女朋友吗?

  那就弄过来玩玩吧!

  最好当着众家兄弟的面、最好也当着这**崽子的面!

  嘎嘎嘎……他猖狂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他竟奇迹般恢复了平静。

  “哦……听说橙子兄弟车玩的不错,我那个便宜舅子就是和你玩车时死的吧,当然你不承认也没关系,这笔账咱们记下来慢慢算!”

  果然是这档子事,洛晨没猜错,看来这家伙来头不小,这案子最后是以省厅反恐处名义进行处置的,可即便如此,也属于高度机密,但这家伙竟然能从机密文件中查到案件处置人的名字、也就是自己,那么、会不会……

  突然洛晨猛醒,不对、这家伙在诈唬自己,他应该只查到自己名字,但绝不可能知道事情真相。哈哈、原来如此,他想明白了——这只鬣狗竟然凭蛛丝马迹就嗅出了一丝真相,而且马上联想到自己与李明远、杜旭东的关系,并且准备利用这点对付李、杜两人。

  真他妈比狗鼻子还灵,可是自己承不承认呢?

  笑了、他忽然微微一笑,有本事就来咬我啊?看不崩掉你几颗狗牙,哈哈、郭头儿的神秘他还没弄明白,可是自己难道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他开心极了。

  “没错,是有个不自量力的小子和我飙车时撞死了,但那又怎样?人不是我杀的,难不成让我给他抵命?萧大公子,大家出来玩的、生死各安天命,这点规矩你应该不陌生吧?”

  洛晨冷笑,剃刀般的目光扫视对方一干小弟,哈哈、果真被他鄙视得纷纷低下脑袋。

  果真上钩了,萧强暗自冷笑不止,一起普通交通事故用得着费那么大劲保密吗?肯定是李、杜这两个小子做下的,不得已动用家族势力遮掩,然后推出这个傻瓜放在明处,他兴奋起来、真正第一次发出最纯粹的狂笑。

  “哈哈哈……好一个生死各安天命!小子,有胆就和我飙一次车,赌注就是你我的命和女人,怎么样?”

  飙车、赌命赌女人……这家伙有够疯狂,不过装疯卖傻以为我是傻瓜吗?嘿嘿、在这种人眼里,只怕只有我赌的是命,而他压上只不过是权势罢了。

  就怕你赌不起啊……洛晨一声叹息,可是这家伙又怎么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然而就在他犹豫的一霎那,萧强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胆小鬼!怎么怂了……”无比的蔑视顿时让他一干小弟鼓噪起来,刚才他们被鄙视得抬不起头来,现在可轮到他们反击了……

  叫骂声不绝于耳,“胆小鬼”这三个字像一波一波炸弹把洛晨炸得体无完肤、也炸得他热血沸腾。

  怂了吗?他轻轻摇头、微笑——“萧强,既然赌命、何必那么费事,俄罗斯轮盘赌、一人一枪,三分钟见分晓,怎么样啊?”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很沉,气贯丹田他把很沉很沉的声音送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霎时停车场一片寂静,只剩下山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