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96章

书名:[末世]重生之后 作者:南山菊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蓝星历2029年4月,异能病毒发作,近半数的异能者失去了理智和人性,同时,变异兽和丧尸开始全面反攻,首当其冲的就是京都基地,各大基地自顾不暇,无力驰援。

  蓝星历2029年5月,京都基地沦陷,几大世家被灭族,仅剩少部分的人随着京都基地逃亡的百姓一起逃出了京都。

  蓝星历2029年6月,青鸟基地失守,大部分被异能病毒控制的异能者向丧尸兵团倒戈,将屠刀挥向了同伴,同月,京都基地北方的蒙古基地沦陷。

  蓝星历2029年7月,水城基地失守,数百万人背井离乡,在部队的护送下,再次开始迁徙。

  至此,八大基地只剩下蓝天基地、蓉城基地、西疆基地,这三大基地疆域接壤,在动乱开始之初便结成了联盟,同气连枝,抱成一团,一边抵御境内的动乱,一边对抗外部的攻击,终于将丧尸和变异兽挡在边界之外。

  三大基地的联盟,与丧尸变异兽暂时形成了对峙之势,经过了四个多月的战斗,双方心照不宣的有了暂且休战的意思,以天水为界,互不侵犯。

  三大基地隐隐的以蓝天基地为首,因为蓝天基地的实力最强,损失最小,在动乱开始之初几乎没有内部损耗,不像其他基地,内部损耗严重,若不是有蓝天基地的武器支持,恐怕根本就坚持不下来。

  几大基地在边界派遣了重兵把守,基本上是一只蚊子都不让放进来的,但是为了那些在沦陷区还没有逃到基地的幸存者,几大基地都开了一个特殊通道,通过严格的检查后,才会允许进入基地,现在高阶丧尸进化了,戴上变色眼镜,化个妆,喷点香水掩盖味道,装个哑巴,外貌上跟普通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必须通过仪器检查才行。

  接收了沦陷的几大基地逃亡而来的普通人、士兵和异能者,蓝天基地目前已经有了三千多万的人口,新来的这些人筛选、安置绝对是繁忙又复杂的工作。

  张甜甜每日忙的脚不沾地,西北的地界再广阔,突然增加了一千多万人,立马就变得拥挤起来,好多建设还没来的及做,新来的人大都只能搭个棚子挤在一起,这会儿已经没有人抱怨了,能够逃出一条命,找到容身的地方就已经很不错了。

  她原本计划实行的公平、公正的理念在这里转了个弯,比如,逃到基地的异能者她会挑出来,通过考核根据能力给予他们相对较好的待遇,收纳入新建番号的兵团之中,而普通人只能四五个人挤在一个棚子里,提供最基本的生活需求。

  偶尔纠结的时候,她又会想,这何尝不是另外的一种公平,以实力和贡献来区分,她理想中的天下大同本就不是现在这个局势可以实现的,大面上能够做到不恃强凌弱、不把人命当草芥肆意虐杀就很不错了。

  这些道理她都懂,只不过她上辈子就是最底层的那一帮人,知道那些人的苦,他们并不是不努力,并不是好吃难做不思进取,只是不管怎么努力,极限就在那里,活不下去又能有什么办法!所以她一直想要给这些人一个能够生存、能够带着尊严活下去的环境。

  “凡事都必须要有取舍,末世前尚且不能实现人人平等,更何况是现在,只要坚持本心,做你自己想做的就行了,你看,你已经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环境。”一双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张甜甜站在青宁城的城楼上往下看了看,城门口搭着一排排的帐篷,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每个人的脸上尽管有对于未来的迷茫,但是也带着希望和安心,有小孩子倒了,路过的人还会扶他起来,有个帐篷门口的大锅里冒着白烟,大锅旁边围着几个人,手上拿着碗,目不转睛得到盯着锅里的食物,路过的人会下意识的往那里看一眼,笑笑再离开,并没有其他的情绪,因为他家也有粮食……

  张甜甜转头,向着说话的人笑了笑,终究释怀。

  二人一边往城楼下面走去,一边聊着基地的事务。

  “从九色天香中提炼出的元素药剂,经过了几次试验,第一批已经出来了,马上就可以派发下去,很快那些被控制住的异能者就可以摆脱异能病毒的控制了。除掉那些经脉尽废的异能者,能够参加战斗的异能者不到二十万。”

  “那就好,总算有点好消息了,对了,蓉城和西疆的人口统计出来没有?”

  “昨天就传过来了,蓉城目前有幸存者二千多万人,西疆一千九百多万,接近两千万,只不过能够参与战斗的异能者不足五万,即便算上服用药剂后恢复的异能者,也就十来万吧。”

  “这么点啊。”张甜甜皱了皱眉头,眼里闪过一丝伤感,沉默了会儿才说道:“林晟,末世前十几亿人口,现在剩下的不到一亿,人类从来没有面对这么沉重的打击吧。”

  林晟握了握张甜甜的手,心情也有些沉重:“是啊,而且还不是因为战争,那些丧尸原本都是同类。”

  “蓉城和西疆那边的防卫怎么样?顶得住吗?”

  “已经派了民兵团过去,从水城基地过来的部队也抽掉了部分过去,他们虽然都是没有异能的普通人,但是经过长期训练,加上特制武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林晟思量了一下回道。

  “那就好,他们两个基地也要加强普通人的力量训练,打到普通兵团才行,回去以后将这套训练程序告诉他们。已经死了太多人了,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还有人活着,就会有希望,生生不息,人类总不会走到绝路的。”张甜甜叹息道。

  “是,你、我、所有人都不会允许人类走到灭亡的地步!”

  张甜甜笑了笑,突然想起一件事,开口问道:“对了,林涛醒了吗?”

  林晟摇了摇头:“还没有,脑电波显示一直在活动,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但是人就是醒不过来。”

  林涛当时带着林家的亲信和队伍悄悄离开京都基地,没想到半路上遇到了丧尸伏击,受伤后也没有治疗,拼着一口气带着人赶到蓝天基地,还没进基地,体内的丧尸病毒和异能病毒就同时爆发,他又不愿意变成傀儡,直接用异能重击了自己的脑袋。

  “不用太担心,总会找到解决的方法的,对了,你的身体怎么样?对不住,你刚刚恢复一点就拉你出来帮忙,我手上实在没有其他的人手了,这么高强度的工作,能顶住吗?不行的话你说一声,我再重新安排。”张甜甜语气有些担忧,眼里闪过一抹愧疚。

  林晟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张甜甜的头发,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语气却异常平淡:“甜甜你难道不知道?说一个男人什么都好,绝对不要说他不行吗?!”

  “什么意思?”张甜甜还在想事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口问道。

  “你说呢?”林晟凑到张甜甜耳边说道,声音低沉,尾音上挑,极具诱惑。

  带着磁性的低音炮从耳朵传到脑海里面,张甜甜瞬间觉得头皮发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瞬间反应了过来,抬头瞪着林晟:“你瞎说什么呢你!我、我是那个意思吗?你离我远点!”说着往后退了两步。

  林晟站直身体,摊了摊手一本正经的说:“我以为你是那个意思嘛。”看着张甜甜瞪得圆溜溜的眼睛和耳朵上的一点红晕,终于忍不住笑道:“好了好了,开个玩笑,你总是这么紧绷着神经可不好,放轻松点,我这回死里逃生得出一个结论,人生啊,就是要及时行乐,该做事的时候做事,该轻松的时候也要轻松,不要把所有的事都压在心头,不用想太多,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

  张甜甜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加快两步走到前面去,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是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看来我们有必要再加深一下认识。”林晟很快赶上去,继续在张甜甜耳边低声说道,末了还往她耳朵里还吹了一口气。

  张甜甜顿住脚,咬牙道:“林晟,你的严肃持重呢?一把年纪越活越回去了!”

  “哎呀,以前环境说所迫要端着,现在当然不一样了,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看来我们...”

  眼看张甜甜又要炸毛,举起双手投降:“行了,玩笑开完了,说个正事!”

  “有话说话!”张甜甜没好气的说。

  “我妈今天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好菜,给我下了命令,让我邀你去我家吃饭,她说从我醒来之后,你都没有去过我家,这次必须要把你带过去!”

  张甜甜眼光闪了闪,有些犹疑:“啊?今天可能不行,我还有好多事情…”

  “有多少事啊?人员安置、部队训练、武器生产、物资储备…这些事大都安排下去了,一个萝卜一个坑都有人处理,这几天应该可以稍微清闲一下吧?何况再忙也要吃饭的。”林晟掰着手指一项一项的数,把张甜甜准备要说的话全给堵死了。

  看着一本正经的林晟,张甜甜的眼神飘了飘:“额,我和双双有约了,她说有个事要跟我讲。”

  “咦?可是我今天下午看到阮双双已经出城了啊,说是明天才能回来。”林晟挑眉表示不解,然后作恍然大悟状:“甜甜?你不是害怕吧?放心,我爸妈都不吃人,嫂嫂和弟弟们也好相处,侄儿外甥都很可爱,何况他们都很感激你。”

  “咳咳,怕?我张甜甜这辈子怕过什么?!”

  “不怕就好,那我们走吧,这都六点半了,过去半个小时,时间正好!”说完伸手拉着张甜甜的手快步往前走。

  “唉,让媳妇上一趟婆家可真是不容易,我今天劳苦功高,要多吃一碗饭才行!”

  “呸,什么媳妇、什么婆家?谁是你媳妇?!”

  “我怎么记得有人在我耳边跟我说过,让我以后都跟她呆在一起,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了,说这话的人是谁啊?莫非打算说话不算话?莫非以为我当时没意识就不知道啦?”

  “哼,我怎么知道是谁说的,谁说的你找谁去。”

  “出尔反尓有损你堂堂张霸天的形象啊!再说了,你都把我看光了,难道打算不负责?”

  “拜托!林晟你几岁了?这种台词也能说得出来?我那是在路上没办法,害怕你身上有别的伤口,为了帮你疗伤为了救你好吗?!”

  “哦,林某今年三十有四,家母常说家父这么大的时候,我都可以打酱油了,可怜我现在还是孤家寡人,孤枕难眠,这位美女,在下有车有房有异能,会做饭会扫地还会暖被窝,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考虑一下吧,你绝对不吃亏!”

  “林晟!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林晟!”

  “怎么样?是不是再次对我刮目相看?没办法,认识一个姑娘都七年了还没娶回家,每天回家我侄子都用鄙视的眼睛看我啊,问我啥时候将婶婶带回去,今天总算是完成任务了。”

  “我说你们家的人是不是都跟你一样?看着不显山不漏水的!你那个侄子,第一次见到我就叫我婶婶,老实说,是谁教他的?!是不是你!”

  “冤枉,这我可不承认,他们那时慧眼如炬,果然有我的遗传!”

  ...

  人影越走越远,声音越来越小,在这今日不知明日的时候,总归还是有那么一点温暖,支持着大家继续走下去,哪怕丧尸明天就兵临城下,那又怎么样呢?</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