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96章 大秦长寿

书名:太子养歪攻略 作者:狐丘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谨欢看来,学子们实在是太容易打发了,替她刷了这么多的美名,居然只要吃一顿饭?要谨欢自己说,一顿饭怎么够呢,那必须得来十顿啊!

  可是在嬴政看来呢?

  喵喵个唧唧的,就知道这群人不安好心,现在是想尝尝王宫厨子的手艺,那么下次是不是就要尝尝他姐的手艺了?

  不行,他一定要去保护他姐。

  于是乎,原本热热闹闹的半自助式晚宴,突然多了个超级显眼的灯泡,超大瓦数的那种。

  要说今日里参与宴会的,基本都是学宫的人,包括李斯,那也是名义上在学宫挂了个职位的。谨欢就更不消说了,学宫上下现在那绝对是把谨欢当做自己人的呀,不说她与众不同的见识和才学,就冲着这个厨子,咳咳咳,当然了,并不是说大家都是吃货啦,指的是谨欢如此大方地与众人分享这件事,大家就认谨欢这个同道。

  嘛,一个地位很高的同道呗。

  只是谨欢认就认了,反正她自己也挺乐意的,可是嬴政呢?

  原本很热闹的场面瞬间就冷了下来。

  谨欢踢了踢扶苏,“去,把你傻爹给我叫过来。”这木呆呆地往大门口一站,想吓唬谁啊!

  扶苏应了一声,赶快过去把他亲爹给带了过来。

  谨欢和扶苏地位最高,又是主人,居上首,不过她自己又坚持在学宫中应当尊重学宫之中的礼仪规矩,故而荀子和扶苏谨欢并排坐在上首,两旁依次排开,更有那不拘泥于形式的学子,早就自己上去取菜笑闹起来。

  “不必,寡人与公主一起便可。”嬴政拒绝了再搬案几过来的想法,主动一撩袍子坐在了扶苏的位置上。落后一步的扶苏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自己霸道的亲爹,转身准备把自己塞到老师那里去。

  谨欢气得踢了嬴政一脚,朝扶苏招了招手,“来,扶苏,坐到姑姑身边来。”

  “姐!”嬴政小声地叫了一声。

  谨欢意有所指的点了点嬴政,示意他安分一点,这大庭广众的,别出什么幺蛾子。

  “那我要喝酒。”嬴政退了一步,又换了个要求。

  谨欢扯了扯嘴角,“当真?”

  嬴政十分确定地点了点头,“当真。”

  “好啊。”谨欢答应地很是干脆,干脆到让嬴政不得不怀疑,这里头到底有什么猫腻。可是直到酒上了桌,嬴政也没察觉出到底有什么猫腻来,因为酒不仅给了他,还分给了其他桌。嬴政直到姐姐喜爱捉弄的性子,但是一次性捉弄这么多人?他姐应该还没有这么丧心病狂吧。

  事实证明,我们嬴政巨巨,有时候是个让人意外的纯稚boy呢。

  因为谨欢她就是这么丧心病狂的人啊!

  谨欢拿出来的酒,自然不是什么普通的酒,这可是她从剑三系统里弄出来的酒,就连黄药师这个对美食一向高标准高要求的人也抵挡不了她这个酒的魅力,何况乎这帮土包子呢。

  没有错,土包子。

  这时候已经有了酒,而且他们平日里喝的,也大都是是有粮食酿造的。可是因为酿制手段的原因,这些酒最高的度数只怕也只有十几度,十几度是什么概念呢?这么说吧,一般的德国黑啤差不多是这个度数,当年谨欢还是个正常宝宝的时候,像这种德国的黑啤,她不管喝多少,都不会醉,只会因为喝太多憋尿憋得不行想要不停上厕所而已。

  但是她拿出来的酒呢?

  最差的,基本也有个四五十度,而且要论起品质来的话,她这里基本都是能跟特供茅台相比较的啊,甚至于口感上还要更胜一筹。

  所以说,剑三系统,你值得拥有啊!

  这酒一拿出来,瞬间就击倒了众人的心防,不管是埋头苦吃的还是耍嘴皮子的,一时间全都停下了嘴,将目光全都转移到了面前这一个小酒壶上。

  呜呜,好香,好香,这里面真的是酒嘛,为什么会这么香呢?

  谨欢主动站起身来,冲众人举起酒杯,“我在此敬各位一杯。”简单到除了敬酒之外什么都没有说的敬酒词,可是谨欢话音一落,众人就相当一致地举起了面前的酒杯,而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好酒啊好酒!”

  “尝此美酒,吾生足矣。”

  这样夸奖的话此起彼伏,就是荀况,最后也忍不住向谨欢询问起这酒的事情来。

  “此酒酿造不易,多年来我也只得几坛子,只是难得尊驾询问,既如此,那我明日派人送上一坛子过来便是。”屁咧,只要她想要,那还不是要多少换多少嘛,只要出得起金子,系统在这方面还是很可爱的。

  看到老师成功的例子在前,韩非也忍不住了,“不知鄙人能否求得公主赏赐。”为了一坛子酒,韩非也算是豁出去了,“求”这样的字眼都用了。

  谨欢愣了一下,“非公子也喜欢酒吗?”

  韩非见谨欢避而未答,还当是谨欢那里已经没有酒了,整个人都肉眼可见的萎靡了下来。

  “若是公子要,我这里还是略有一些存货的,虽说不多,分公子点倒是简单。”废话,物以稀为贵这句话在哪儿都能用,这酒好,谨欢自然不会轻易地就舍出去。只是她是这没想到韩非会来要,毕竟爱吃糖的兔子突然要喝酒什么的,总感觉画风哪里不对啊!

  感觉画风不对的谨欢明显是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韩非他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小白兔,就算他是只兔子,也必定是一只超级聪明的钢牙兔啊!别人一咬就要崩掉牙的那种。

  “如此便多谢公主了。”酒到手,韩非十分利落地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感谢,谨欢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朝韩非举起了酒杯。

  来啊,喝酒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哎,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儿啊!

  喝得正高兴的谨欢抬眼打量了一下场上,赫然发现,在她没有在意的时候,群魔乱舞已经上演了。

  “嗨,政儿,政儿,你醒醒啊!”谨欢拍了拍弟弟的脸,嬴政抬起头,傻不愣鸡地冲她笑了笑,那笑傻得哟,谨欢觉得她要疯了。

  “哎哎哎,廷尉大人,李斯!”

  “走开,你走开,你对师弟不怀好意,走开!”李斯这个小白脸变成了小红脸,抱着笑的一脸纯真的韩非,冲谨欢呲了呲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