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42章 大清药

书名:太子养歪攻略 作者:狐丘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耍够了侄子,谨欢才故作深沉地拍了拍胤禔的肩膀道:“这指婚是肯定要指的,但是你要选择哪家姑娘呢,倒不妨告诉姑姑,不管那姑娘是谁,姑姑都会给你把婚事给定下来的。”

  要说康熙对孩子们的婚事上心吧,他还确实挺上心的,点的都是能当家理事,看着中正大气的。至于说儿子跟儿媳妇婚后恩不恩爱的问题嘛,这个他就不管了,反正在他的思想了,要是大老婆不合心意,这不还能有小老婆能顶上嘛。

  谨欢对康熙这个想法简直就是深恶痛绝,可奈何现在是小老婆合法的年代呢,就是裕亲王府里,还有一位侧福晋和几个格格侍妾呢,更别提常宁那个花心种子了。

  奈何大环境如此,她也只能慢慢着手改变现状了。不过上行下效,只要日后胤礽表现出不好色的一面,下头的官员们为了讨好他,也会克制住自己的。可是想想未来的胤礽,谨欢突然有点心虚。

  胤礽,不好色?

  这事儿真悬。

  “哎,这是怎么了?”送走了胤禔,谨欢一回来就看到一个个的神色凝重,下头的秀女们低垂着头,一片丧气的感觉。

  “此次若非是你警醒,待到十年,二十年之后,又是怎么一番光景更未可知,当真是险之又险呐。”康熙感叹道。

  谨欢:喵喵喵?

  这是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完全听不懂,不是就选个秀女而已嘛,为什么会危险,难道是有刺客?

  康熙看谨欢一脸惊恐的模样,还当是她也感同身受了呢,继续道:“此事已经交由皇后处理,若是你有空,也去做点事。”说完,康熙背着手走了,完全没有再理场下的一干秀女。

  谨欢看着康熙的背影,实在憋不住了,这要是真有刺客,也不是交给皇后负责啊,怎么着也得交给刑部啊,所以这又唱的是哪一出?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钮祜禄氏错愕道:“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她刚刚人都不在这儿好吧,真是冤枉死个人咯!

  “那你刚刚为什么让人准备弓箭?”钮祜禄氏已经要崩溃了。

  “不是说了嘛,想给胤禔挑个合心的媳妇儿啊。”谨欢表示自己的目的很单纯很单纯的啊,所以你们到底想歪到哪里去了。

  钮祜禄氏真心崩溃了。

  对此,系统喜闻乐见地表示谨欢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货,相信她你才是上当呢,不过皇帝的脑洞也真是够大的,他家蠢宿主都说了就是为了挑侄媳妇,皇帝居然那么黑暗地延伸了下去,果然不愧是皇帝吗?

  “行了,都先回去吧,”钮祜禄氏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走,你跟我见皇上去。”这事情总得说清楚吧,比如说皇上你真是想太多了,你妹妹她还是当初那个单纯货啊,那么深奥复杂的东西,你为什么认为她会想到呢。

  听完钮祜禄氏的话之后,乾清宫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那你为何提出要拿弓箭?”康熙忍不住也问了一遍这个问题。

  “都说了给胤禔挑媳妇儿啊!”谨欢一脸的暴躁。

  摔桌哦!这年头是换个方式选秀女都不行了是吧。

  康熙无奈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用手捏了捏鼻梁,隔了一会儿才道:“罢了罢了,这事儿你虽是无心,但是也算是提醒了朕,皇后,此事还是交由你负责,看看能否拟个方案出来吧。”毕竟事涉女子,还是由皇后动手的好。

  “等等,到底有没有人能告诉我这打了半天的哑谜是什么啊?”都快憋死了好嘛,到现在都不说!

  钮祜禄氏这才把刚刚的事情全都复述了一遍。

  原本众人以为,满蒙汉三旗之中,该是汉八旗的表现最差,满蒙两旗在伯仲之间,然而事实是,汉八旗的的确是最差,可是满八旗和蒙八旗的秀女们也没好到哪里去,天下乌鸦一般黑了。

  “原先八旗女子不说打猎,至少能上得马,使得弓箭,只是这才进关多少年,好多秀女竟连弓都拉不开,更别提射箭了。”钮祜禄氏感叹道。

  要知道谨欢吩咐武备院准备的弓箭可不是他们平常用的十二力弓,而是茉雅琦最开始学习的那种啊,六岁的茉雅琦尚能拉开的弓,居然好多十几岁的女孩子都拉不开,这事简直就可以说是可笑了。

  谨欢冷笑了一声,“这就叫做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谁让皇考喜欢那种白莲花呢,现在这还是好的,现如今还有汉八旗的屡禁不止在给女儿家缠脚呢,视政令为无物,待到将来,是不是连满蒙两旗的都要开始缠脚了?”

  “这,这怕是不会吧。”钮祜禄氏犹豫道。

  “不,”康熙突然警醒起来,“谨欢所言有理,若是置之不理,难保死灰不复燃,只是汉家女子先抛在一般,该当着手的还是面前的八旗之事才是。”

  “这很简单啊。”谨欢毫不在意道:“只要把这批秀女中方才射箭不合格的全都放还回家,再把实情说出来不就完了,就说不论是皇子还是宗室,都不会选这样娇弱的姑娘,这样的话放出来,你还怕下面的人不加紧培养女儿嘛。”

  帝后二人一时间都犹豫起来,只是犹豫过后两人赫然发现,谨欢这看似不靠谱,甚至说白了还有点蠢的法子,居然还真是最简单又最好用的。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皇家摆明了不接受这样的儿媳妇,下头的八旗贵族们自然也会奉行这一条,到那时,想要改的自然会改。

  “而且吧,我觉得我给格格们上课的模式可以照搬。”谨欢没有在意在自己脑海中疯狂朝自己“xxxxxxxx”的系统,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又是何解?”

  “把我的小学院开到紫禁城外面啊,先是接受八旗女子,若是成效可以,就扩展到大臣们的女儿,若是效果还可以,那就跟办学堂一样,一层一层办下去嘛,只要坚持个十年八年的,必然成效可见。”

  “可是……”

  “可是要银子啊!”谨欢搓了搓手指,接过了康熙的话头,眉飞色舞道。

  “对,要银子,现在国库内的储备另有他用,不说别的,就是工部现在就是个最大的吸血虫,对了,现在那什么水泥也搞出来了,朕还得修河堤,没有银子给你再搞这个了啊!”康熙这也是大实话,年年修河堤,眼瞅着终于出了个好东西,能把河堤给修好了,但是这里头的钱财也是不尽之数啊。

  “可是船队要回来了啊。”看玩笑,只要这条航线跑通了,多少金银挣不回来,而且还可以趁机对外扩张,以战养战,怎么算怎么划算啊好吧。

  康熙也不是个犹豫不决的性子,当即拍桌道:“好,等到船队回来,朕就给你建学校。”

  至于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朕也不知道啊。

  只是这做人把,有时候话还真不能说太满,前脚秀女们才被送回家,一个个哭天喊地呢。后脚,八百里急报就进了京。

  船队已经到了泉州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