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269章 大唐盛世

书名:太子养歪攻略 作者:狐丘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窦氏此次来长安是有意给庶女定下婚事的, 事实上若是可以, 她也想提前给女儿的婚事掌掌眼。只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李渊给拦住了。

  “你看琛儿现在的性子, 光我这几天看到的,就有好多世家子弟避让着她走,与其将来让她嫁进门去受委屈,还不如任由她自己择婿, 咱们挑了不好,让琛儿自己来才行。”看看妹妹活得那么肆意潇洒, 李渊免不了就想让女儿也这样。怕什么呢,反正他有底气啊!

  “罢了罢了, 随你就是了。”

  不用操心李琛的婚事,窦氏也就轻松了许多,很快就将李霓和李霏两人的婚事定了下来。怎么说也是李家人, 窦氏也不会损了自己的面子, 李霓定下的是冯家长房的嫡长子的冯少师, 而李霏定下的则是长孙家的四房的嫡次子长孙孝政。

  虽说李霓和李霏都是庶女, 可是两人出身世家,又是国公门第, 这两家虽说也算是书香门第,但是跟李家比起来, 还是差着不少的。能定下这样的婚事,不管是冯家还是长孙家,都是很乐意的。

  “姐啊, 大姐和二姐的婚事都定下来了,你啥时候啊?”李世民以及度过了最可爱的幼儿期,进入到猫嫌狗厌的幼童期了,越是会说话,就越是讨人嫌,李琛最近几乎天天都要揍弟弟。

  就像现在,李琛今年也有十岁了,很多世家女子,十岁之前都已经定了亲事,甚至于十三四岁就已经嫁人了。这年头可不兴什么晚嫁,若是婚事定迟了,别人还只当这个女儿家不被家人重视呢。这也是为什么王采言的婚事定的那么急的原因,事实上等到今年年底,就是王采言大婚的日子了,虽说在李琛眼里,表姐还是个女孩子,但是在其他人的眼里,王采言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了。

  王采言如此,李霏和李霓自然也不例外,等到三书六礼走完,估计明年他们也要各自嫁入各自的夫家了。

  “李二凤,你皮痒了是不是!”李琛毫不客气地握紧了拳头威胁弟弟。

  李世民毫不在意,反正他已经看准了逃跑路线,只要李琛一有动手的迹象,他马上学兔子逃跑。这一点也是让谨欢十分无语的一点,不管是刀枪剑戟,还是斧钺钩叉,但凡是能上手玩得,谨欢都能教。就算不学武器,各种拳法掌法腿法指法她也是样样都有,而且黄老邪的落英神剑掌还特别好看,李琛当初一看她使将出来,二话没说就闹着要学了。

  可李二凤呢?

  他最擅长的是什么?

  《神行百变》。

  没错,这小子别的工夫学的是鸡零狗碎,完全就是狗熊掰棒子,学一个扔一个,唯有这神行百变,是真正花了力气去学的。原因也简单,逃命用啊!尽管他的神行百变还是逃不过李建成的水榭花楹,不过没关系,逃得过李琛就好了,反正他的日常嘴贱对象也就是李琛。

  “来啊,有本事你来打我咯!”李世民继续火上浇油。

  “李!世!民!”李琛一字一顿,这个臭小子,今天最好别被她逮到,不然不让他认识到什么叫桃花朵朵开,她就不姓李!

  两人闹出的动静太大,隔着老远的谨欢和李建成都听得一清二楚,两人本就远比常人更加耳聪目明,听得自然也更清楚。

  这样的事情头几回发生的时候,李建成都是第一时间冲出去,一家子骨肉,怎么能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呢。不过现在嘛,就算外面闹翻了天,也甭想让李建成的眼睛多眨一下。随便吧,两个不省心的兔崽子,有本事就把天去捅个窟窿啊!

  “两家的情况你调查的怎么样了?”小孩子嘛,打架难道不是正常的?现在不过就是两个在打闹罢了,当年练布库的时候,那些个倒霉孩子十几个打群架她都懒得掀一掀眼皮子,更别提现在的两个了。

  “我初步调查了一下,两家的情况自然是有差别的,冯家虽然势弱一些,但是冯少师是掌权的长房嫡子。而长孙家那边,您也知道,四房的存在感并不强,现在掌权的长房也不复从前,反倒是二房的长孙晟,也就是现任的右骁卫将军风头更胜,不过经过我查探,冯家内部的争斗不休,反倒是长孙家,四房看似不显眼,不过长孙孝政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李建成微微笑道。

  “得,合着这两门婚事,一个是表面光鲜内里麻烦,另一个倒是表面不错内里更好了啊。”谨欢一琢磨,也明白了窦氏的意思。李霓眼大心空,如果将她嫁去高门,那就不是联姻,反而是惹祸了。像冯家这样被李家震慑的人家自然是最好,而且冯少师又是长房嫡子,只这一点,就完全能挡住其他人的嘴了,李霓就是想琢磨别的手段都不可能。

  而长孙家这门婚事,更是实打实的实惠,长孙孝政为什么不出头,自然是因为长孙家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出头,可一旦多了李家为后盾,那么长孙孝政可活动的范围就大了。

  这两桩婚事,究其原因,自然也是因为李霏和李霓的态度不一样。相信等到婚后,两人就能察觉了。

  “ 不过长孙晟从军多年,在军中威望甚高,你和你妹夫接触之后,不妨多试着和这位将军也接触一二。”谨欢想了想,又吩咐了一句。

  李建成虽然有几分疑惑,却还是答应了下来。

  谨欢也明白李建成的疑惑,可是她能怎么说呢,难道说长孙晟那老小子现在那个才三岁的小姑娘,是你日后的弟媳妇吗?

  而且对于几个孩子的婚事,谨欢还真没有太多的打算。说起来不管是建成的太子妃还是二凤的长孙皇后,和他们也都算是夫妻相得,但是现在的李建成和现在的李二凤,那百分百和史书上记载的不一样吧。一个是脸白心黑坏的冒水儿,另一个是脸大嘴毒就记得吃,真要让后世那些老学究们知道“真相”,估计脸色也十分好看了。

  如果真的喜欢,两好并一好,那自然是最好。

  可若是不喜欢呢?难不成也硬掰成一对嘛?谨欢还不至于这么傻缺,自然就随他们去了。

  不过随他们去归随他们去,在他们还没有倾向之前,这些可能性最大的侄媳妇人选她还是会盯着的。比方说现在,荥阳郑氏的宅院里,就有她借着李渊之手放进去的人,而保护的对象嘛,自然是有可能成为她未来侄媳妇,但是现在还是个小小姑娘的郑观音了。

  至于长孙家这边,观音婢现在才是个三岁的小姑娘,她准备到时候借着李霏大婚的时候再往里头塞人。而且为了避免可爱的小姑娘日后要跟着高士廉那个鬼老头子打交道。谨欢决定到时候一定给长孙晟一颗药,保下他的命。反正她就是怎么看高士廉这个装逼份子怎么不顺眼,总有人要承担她的怒火的,高士廉为首,那自然就是他倒霉咯。

  于是很快,洛阳那边就收到了谨欢的密信,说是要“发配高士廉”。

  高士廉现在不过是个治礼郎,谨欢的人想要搞掉一品大员兴许得费上几个月的工夫,但是废掉一个高士廉嘛,那还不是轻而易举嘛。

  很快,长孙府中就收到了高士廉被贬谪的消息,长孙晟之妻高氏为此还哭了几天。只是再哭没办法,那是皇帝贬的,难不成还要跟皇帝叫板吗?

  谨欢这事儿是私密渠道传去的,又被吩咐了保密,就连李建成也不知道其中内情,只是在和长孙孝政喝酒的时候闲谈了几句,说了几句高士廉倒霉罢了。

  三书六礼的规矩固然繁杂,但是礼不可废,还是得一步一步按照规矩来。等到聘书下好,杨素病逝的消息终于在皇帝的翘首以盼之中传遍了东西二京。

  一时之间,众人竟生出了几分唇亡齿寒之感。

  杨素是怎么死的?病死的。

  怎么病死的?不吃药病死的。

  只要是有些消息渠道的人,都能通过各种渠道得知事情的真相。楚国公功高盖主,皇帝已经不放心了,为了后代子嗣计,杨素是不死也得死。拖拖拉拉到现在,他终于死了。

  杨玄感等儿孙扶灵归,李家也派人送去了丧仪,李建成作为李家现在的主事之人,自然也是去参加了的。

  “杨素是死在任上的,皇帝下诏追赠他为光禄大夫、还有什么太尉公、十郡太守,又是赐下谥号“景武”,还有鍂车,仪仗四十人,甚至还专门派了鸿胪卿监督办理丧事,死后哀荣到了楚国公这份儿上,也算是少见了。”李建成从杨家回来之后感叹了一句。

  谨欢正在绘制地图,随意听了两句之后表示不关心,人都死了,再多的哀荣有用吗?

  皇帝真是又当又立的典型,可以说是非常的不要脸了。

  李建成也就是随口感叹两句,说完了又将注意力转移到谨欢现在绘制的地图上来,地图画的曲曲折折的,李建成看了好几遍,才算是看清楚个大概,好奇道:“姑姑,这不是长安的地图吗?”

  谨欢白了李建成一眼,“这是藏宝图!”啧啧啧,真是小孩子,没见识。

  作者有话要说:  李建成:姑姑,不要以为你年纪大就可以诳我!

  谨欢:那你去啊!

  李建成:“求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