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128章 大秦长寿

书名:太子养歪攻略 作者:狐丘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说扶苏积极认错了,但是谨欢还是没有松口,她是铁了心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教训扶苏一回了。她之前在咸阳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扶苏仗着自己有点工夫在身,行事已经有些轻飘飘的了。

  至于张良和蒙颖,张良回咸阳自有甘罗这个老师来斟酌怎么办,蒙颖则是直接就被蒙恬给倒拎小鸡,肥屁股被打得通红,哭得那叫一个惨。

  要是现在还在王宫,那谨欢肯定就直接暴力执法了,可是在外面到底不如王宫方便,而且还得维持着扶苏的面子,谨欢就只能沿用从前对付胤礽的冷暴力这一招了。

  兵法有云,攻心为上,这一招对小孩子用可能是有点过了,但是扶苏他毕竟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啊。寻常孩子在他这个年纪还招猫逗狗到处招摇呢,可是扶苏呢,已然肚内满是算计了。

  如果有可能,谨欢也想给孩子一个快乐无忧的童年,只可惜,他的身份,就注定了这一切是不可能的。

  要么上进,登上至尊之位,要么身死,为弟弟们让路。作为长子的扶苏,早在出生的那一刻,就被架到了悬崖边上。

  事实证明,谨欢这一招的效果还是很出众的,在李斯已经彻底和七王子商盟完毕,准备改道向西,忽悠氐人羌人的时候,扶苏老老实实地捧着悔过书来认错了。

  不是之前脱口而出,甚至带着几分小心思,小机敏的那种,而是在全盘思考了一切之后,认认真真地来认错。

  谨欢接过他手上的悔过书,并没有看,将它放在桌上后道:“姑姑要的,并不是你这一封悔过书,而是你对这件事情的反思,是,你是和我学了些本事,可是扶苏,你敢说,那日一旦发生什么变故,你有足够的自保之力吗?又或者,你能在自保的同时,救下因为你也参与进这桩事情的张良和蒙颖吗?所谓防祸于先而不致于后伤情,知而慎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扶苏,你可有做到?”

  这些时日因着谨欢一直执行“冷暴力”政策,扶苏心里也揣着事儿,原本就因为一路上没有吃好而有些消瘦的小脸越发瘦削了。谨欢看着心疼,可是她也明白,要教,就绝对不能半途而废,一定要让这孩子将这事记进骨子里。

  他的未来,不仅是他自己的,也是这天下苍生的,作为未来的一国之君,天下之主,扶苏绝不可轻忽率性而为,他必须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扶苏,你父王幼时多经磨难,故而我希望你的童年和你父王比起来,可以轻松一点,愉快一点,至少在你登上那个孤高冷寂的地方之后,回想当年,还能有一丝欢愉,可是扶苏,这并不是你随性而为的理由。是,你要救人,姑姑很高兴,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可是你又有没有想过,若是那日和你那个孩子同时陷入淤泥,而我只能救一人,我会救谁?”

  扶苏咬紧了下唇,隔了许久才道:“姑姑会救我。”

  “是,我会救你,不是因为你是我侄儿,而是因为你的命,比起那个孩子来,贵重太多了。姑姑这么说,也许很残忍,可是事实就是这样,你们两个就如同天上的云和地上的泥,那个孩子兴许是一个家庭的期望,一个家庭的未来,而你,扶苏,我大秦的扶苏公子,你的未来,是这天下人的,你明白了吗?”

  谨欢一字一句,眼中的疲惫清晰可见,扶苏立刻红了眼眶,带着几分哭腔道:“是,我知道了。”

  “好了,知道了就先回去休息吧,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们要改道向西了。”匈奴这边商量完了,还有氐羌要谈啊。

  “是。”扶苏快速擦了擦脸之后转身出了门。

  等到扶苏走远,谨欢才无奈地叹了口气,扶额道:“系统,你说我是不是变得有点可怕啊?”

  她对待敌人,对待该杀之人,是一贯的无情,可是她方才提到的,并不是敌人,也不是该杀之人,只是一个孩子。

  “你看,我现在骨子里已经彻头彻尾的是一个古人了,从前的观念全都被推翻不见,所谓的平等在我眼里全成了狗屁,真的,我刚刚那番话全都是真心的,可是你说,我怎么就连一丝丝的内疚都没有呢,这么理所当然?”谨欢其实在上个世界就有了一丝感觉。

  按理说,她一个土生土长的现代人,鸡都没有杀过一只,在武侠世界的时候也一直都是仗着武力值高欺负人,手上却是没有沾染过血腥的。然而到了这里,她杀贪官污吏,杀敌军刺客,居然一点反胃的感觉都没有,原本谨欢只是以为这是自己对待敌人就想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可是当她方才和扶苏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她才终于反应过来,她好像已经信奉了弱肉强食这一套,又或者说,她那么多年的现代教育留下的印记,已经彻底消失无踪了。

  “我以为你早就会问这个问题的呢,结果等了这么久才问。”系统的声音里居然还带着几分愉悦,这让谨欢立刻就毛了。

  “喂,我跟你讨论这么严肃的问题,你居然还笑,你到底还有没有点职业道德了啊!”谨欢不悦谴责道。

  系统冷道:“我就是有职业道德才特意帮你调整了一些数据,让你不被这个杀戮所干扰,怎么着,按你这么说,还要我再调整回来吗?”

  谨欢立刻就怂了,谄媚道:“不要不要,这样挺好的,真的,我真心哒。”

  算了,还是别纠结这破事了吧,要是再纠结下去,说不准夜里都要做噩梦了。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了,顺其自然嘛。

  又休整了两日之后,蒙颖依依不舍地告别亲爹,他们一行人终于动身转道向西。只不过先前跟在李大人身后办事的人中有几人留了下来,他们还要帮着蒙恬把这个边关的贸易所给弄起来,这桩事情做得好了,少不得就是个大功,能有升官发财的机会,谁不愿意抓紧呢。李斯斟酌了再三,才最终才人选给定了下来。

  不过临走之前,谨欢狐假虎威地代替嬴政给了蒙恬一道旨意。蒙恬不参与贸易所的事务,但是蒙恬有监察之权。文武之间本就不同路,再加上蒙恬一心忠于王室,所以谨欢还是放心的。至于说负责这贸易所的官员也不可能一成不变,李斯这边已经有了章程,只等着回去上表了。

  要论打架,谨欢是老大。可要是论起朝堂上的弯弯绕绕,曲曲折折来嘛,谨欢哪能跟李斯这心肝脾肺肾全都是黑的人比较呢。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除了那道出发之前就和嬴政商量好的旨意,这次出行,除了吉祥物,谨欢还真是没做别的什么事。

  哦,把匈奴人吓个半死另算。

  到了西边,和李信碰了头之后,一行人的动作和之前相差无几。小的几个体察民生,大人呢,负责忽悠以及吓唬人。

  不得不说,炸药的效果是非凡的,在见识到了那轰隆一声巨响带来的后果之后,吓得差点尿裤子的氐人和羌人也迅速地签下了一个不大平等的条约。当然了,只是大头的好处被秦国得了而已,对于这些蛮夷而言,这笔生意,依然是大大的有赚头的

  只是这些蛮夷之人天性狡诈,容易出尔反尔,是以他们离开之前,谨欢还是和李信好好商讨了一番。

  生意要做,可是这人,也不得不防啊。

  在外面呆了三个月后,两边的事情都已经谈妥,要留下的人手也都留了下来,一行人也终于打道回咸阳了。

  李斯心中自然明白,此次出行异常顺遂的原因有三,其一,这笔“生意”确实是有利可图,其二,炸药带来的震撼力太强,其三,公主殿下压阵的效果太好。想到这里,李斯不由得就开始发散,要是下回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得请公主压阵啊,不插嘴不多事不说,效果还特别好,这么好的人选,可再没有第二个了。

  “殿下,此次七王子带着炸药回到王庭,匈奴那边想必要暂时夹起尾巴做人了。”为了方便传信,蒙恬也着人开始饲养鹁鸽,其实不止蒙恬,李信那边也有,甚至于东郡和颍川郡的官邸也有,就是为了方便传递消息。

  从蒙恬那里传来的消息,匈奴那边已经按照约定送来了第一批羊毛,他们接收之后已经安排上路了。羊毛这东西轻巧,路上也相对轻松,说不定能和他们前后脚到咸阳。

  因为目前这羊毛制品生意也是秦国赚钱的一个大头,所以一应原材料都还在朝廷的控制之下。不过日后为了方便行事,应该会直接在两处边关各自建造工坊,这样不仅百姓们多了去处,能多挣些钱粮,也省得路上花费那么久时间了。

  “难得出了个有心投靠之人,我们也要好生扶持一下七王子才是啊。“谨欢皮笑肉不笑道。

  乱吧,越乱越好,等到乱成了一团散沙,到时候再一网兜了,多方便呢。

  李斯看着谨欢脸上的笑,心里又开始嚎了。

  噢噢噢噢,殿下她又笑了,又笑了,完蛋了,有人要倒霉了,有人要倒血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