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907章 番外十三喂,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2)

书名: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作者:凌晨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07章 番外十三喂,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2)

  女儿满眼期待地看着我,雨儿为了照顾我的女儿成亲以后并没有要孩子,我怀上二胎以后,陪伴女儿的时间少了很多,孩子的确需要玩伴,但是……

  还不等我开口,三皇叔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开玩笑,三王爷以前可是他的情敌,虽然情敌成了亲,但不代表不会旧情复燃,他要将所有可能扼杀在摇篮里。

  三王爷知道三皇叔的心思,便道:“皇叔放心,我和敏洛会住在一里外,不会影响您和皇婶生活。”

  三皇叔毫不客气地起身赶人:“你在这里就影响本皇心情,况且皇帝在朝堂需要有人帮他,你私自撇下他不管,皇帝也会撂担子,所以你们两个必须回去!”

  还不等三王爷说话,三皇叔便一把将三王爷推出门外,顺手朝女儿使了个眼色,女儿机灵地将三王爷手上拎的礼物拽进了屋,然后“砰……”地一声将门关了起来。

  江敏洛本就是站在门框附近,三王爷被推出去的时候,她也跟着出去了,她抱着孩子在外面继续哀求,但三皇叔完全不为所动。

  他吩咐道:“二十九,你好好将三王爷和三王妃送回去,并将他们要出逃的事情告诉皇帝。”

  皇帝要是知道三王爷背着他逃了,一定会重用三王爷,三王爷杂务缠身,便再也没有机会来找我们了,三皇叔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二十九朝着三王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江敏洛扯了扯三王爷的衣袖,三王爷无奈地叹了口气,站在门外盯着门框看了好一会儿才踏上马车。

  二十九关上马车的门,坐上马车正要出发,无极飘然落在了二十九的旁边,二十九一副见鬼的模样看着无极。

  无极翘起一个兰花指,抚了抚自己的头发,微笑道:“你,你,你,你可别想甩了我,你走到,到,到,到哪儿,我也跟着,着,着,着到哪儿!”

  二十九满脸黑线地抗拒着无极的靠近:“喂,你一个大男人整天涂脂抹粉的,究竟想要怎么样?”

  无极咬着唇畔不满地看着二十九:“我,我,我,我,我想怎么样,你,你,你,你不知道吗?”

  二十九立即捂住了自己的衣襟惊恐地吼道:“我可是正经人,不喜欢断袖,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无极气得磨牙:“谁,谁,谁,谁搞短袖了!我,我,我,我不过是想要,要,要,要,要一个兄弟罢,罢,罢了!”

  二十九费劲地听着,然后满头雾水地挠了挠头:“你说啥?你是要一个兄弟还是要一个爸爸?”

  无极一巴掌拍在二十九的脑袋上,准确无误地骂了一句:“蠢货!”

  二十九揉着发痛的脑袋,委屈地看着无极,无极一脚踹在马屁股上:“还,还,还,还不快走!”

  马儿吃痛,嘶鸣一声,大步朝前跑了起来,二十九一手拉着马缰绳,一手警惕地护在自己的胸前:“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刀剑无眼,我这个人不是很好相处的!”

  无极朝二十九露出了一个妩媚之际的笑容,二十九顿觉汗毛倒立,浑身一哆嗦:“你有话就好好说,别动不动就那么阴森森地笑,笑得我毛骨悚然不说,还晚上睡不着觉!”

  无极一听,索性直接笑着作势要趴到二十九身上去,二十九吓得连忙跳了起来,马车立即朝右边撞去。

  二十九连连牵住马缰绳,这才没有撞上旁边的树干,他无比后怕地喊道:“无极,你给我下去!”

  无极也学着二十九站起了身,他微微抬起白皙的下巴道:“我,我,我偏不!”

  二十九看着无极扭扭捏捏像个娘们儿一样,顿觉浑身不舒服,他不满地说道:“你要是再不下去,我就打你下去了!”

  无极挑衅地朝二十九挑了挑眉,二十九便立即朝着无极挥出一掌,无极侧身闪躲开,他一手抓着马车顶棚,一手抓着马缰绳,两只腿岔开分别挂在马缰绳和马车门框上。

  他满脸兴奋地看着二十九,好家伙,他等了这么久,二十九终于肯和他过招了!

  其实从上次输给二十九以后,无极就一直想要再和二十九切磋,可是二十九不肯,加上时间过得太快,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二十九也没有时间和精力能够和无极痛痛快快地打一场。

  如今他终于肯再次竭尽全力出招,无极顿时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无极是个武痴,他喜欢研究各种武功路数,他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什么会输给二十九,但他从二十九的身上学到了坚韧的品质,便决定跟随二十九。

  二十九却不知道无极的心思,他看着无极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又一直有意无意地缠着自己,以为无极和别人口中说的一样,对自己有另外一层意思。

  二十九是个头脑简单的人,也是个取向非常正常的人,他可受不了一个大男人天天对着自己抛媚眼,现在正好是个机会,他要给无极一点颜色看看,让无极知难而退。

  于是很快,两人就在马车外面打了起来,无极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招式变得更加变幻莫测,二十九应付起来有点困难。

  但是马车外面的空间狭小,二十九在凌皇府多年,一直接受着近身行刺的训练,所以反而对他有利,没多久,他就渐渐占据了上风。

  无极脸色更加阴沉,他蹙眉看着二十九,最后被二十九一掌击落在地:“你,你,你,你……”

  二十九拍了拍手,重新坐在了马车上,他随手从路边摘了一跟狗尾巴草叼在嘴里道:“你是想问为什么我的武功一下子进步那么多,是不是?”

  无极捂着胸口喘了几口气,然后吃力地坐在了他的身旁,二十九冷笑一声:“你以为凌皇府的护卫是这么简单的吗?主子虽然远离了朝堂,但不代表没有人会杀他。现在小主子出生了,第二个小主子也快要出世了,主子肩上的责任越来越大,我自然要勤加练习才能好好保护主子们!”

  无极挑了挑眉,看着远处的树林道:“你,你,你是想,想,想保护主子们还是,是,是,是想保护雨儿?”

  二十九看了一眼无极,淡淡道:“都有,虽然我不能娶她,但我不想任何人伤害她!金子去了白城后就查出有孕,不能来保护主子,但她一直心系主子一家的安危,所以我更加不能懈怠!你若是想要打赢我,只能等下辈子了!”

  无极挑了挑眉,冷哼一声,然后盘腿坐在一旁调息:“这,这,这可不一定!”

  一时无话,两人静静地行了一段路,没多久太阳便要落山了,无极睁开眼睛看着昏黄的阳光,由衷赞叹道:“太,太,太,太阳真美!”

  二十九点了点头,他侧眸看向无极,咳嗽一声,有些别扭地问道:“喂,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老实说!”

  无极“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然后朝他挑了挑眉道:“你猜!”

  两人相视一笑,马车渐行渐远,最后伴随着爽朗的笑声消失在夕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