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869章 独闯轩辕

书名: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作者:把酒临风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869章 独闯轩辕

  天书预言关乎三氏存亡,而那关键就在于离魂者,众所周知离魂者乃颜氏之夫,亦轩辕少主。

  为了掩盖天书预言的真相,她试图将秘境所有人都杀死灭口。

  两人说得战战兢兢,尤其是描述到颜芷枫杀人之事,声音都在发抖。

  颜芷枫沉声问:“之后呢?”

  “老族长不信,二长老建议联系姜氏与姬氏,等到两族都传来消息,的确如承御少爷所言,姜氏与姬氏都各自只有一人回去,且都受了重伤,尤其是那姬氏子弟,重伤昏迷,是被守在秘境外面的同族救了的,没有交代秘境里的事就断了气。而姜小姐所言与承御少爷完全吻合,老族长想要替你找借口都无能为力。”

  族里的人几乎都信了轩辕承御的话。

  有人想替那些死去的人报仇,有的将仇恨转嫁到秦琰煜身上,而更多的人则是为天书的预言而惶惶不安,他们觉得只有除掉秦琰煜方能保轩辕平安。

  原族长顶着巨大的压力保住秦琰煜,不料秦琰煜发狂伤了人,这引起了民愤。

  然后原族长派人送秦琰煜离开卧龙山脉,中途被发现,在追杀的过程当中,秦琰煜失踪,原族长大受刺激,昏迷不醒。

  轩辕承御继承了族长之位。

  颜芷枫听说秦琰煜失踪,心头一阵刺痛。

  她眼神冰冷地盯着面前的两人:“失踪?在哪里失踪的?”

  “龙渊。”

  “你不是说轩辕毅安排他离开卧龙山脉吗?怎会在龙渊消失?”

  “这我们也不清楚。”两个语塞。

  颜芷枫闭眼,再睁开,幽幽黑眸令人不寒而栗。

  “我们……我们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可以放了我们了吧?”

  颜芷枫目色沉沉:“带我进去。”

  “你要进去?不,不行!卧龙山不能随意出入。”

  “不带的话我现在立刻杀了你们!”

  在颜芷枫的威胁下,二人只能把她带入轩辕氏的地盘。

  一进去两人就想要求救,颜芷枫点住他们的穴位。

  二人心中一慌:“你,你可不能食言。”

  “抱歉,不能让你们去通风报信。”颜芷枫说着打晕了两人,她没有杀了他们,这两人只是轩辕氏普通的子弟,对他们下杀手,颜芷枫就真的成了轩辕承御口中那个杀人如麻的凶手了。

  她将两颗丹药塞入他们的口中。

  让他们将这段记忆忘却。

  再将他们扔到入口外面。

  等他们醒来,只会以为睡了一觉。

  而颜芷枫望着面前的崇山峻岭,眼神冷若冰霜。

  ……

  轩辕宫内,人员大换血,以往威严宁静的宫殿变得愈发安静,仆役侍从走路无声,一个个脸紧绷着,压抑感扑面而来。

  而在议事殿内,凝重的气息弥漫在空间里,血腥味从里面飘散到外面。

  守在大殿之外的门卫身体站得笔直,如同一把锋利的剑鞘,他们神情肃穆,眼珠子都不敢乱动。

  “还有谁不服?不服的站出来!”轩辕承御坐在上首的位置,手撑着两旁的龙头扶手,狭长的眼睛冷冽的看着下方的人。

  “你……”有人想要训斥他,轩辕承御冷眸一扫,对方后面的话就卡在喉咙里了。

  大殿中央躺着一个人,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剑,不久之前他活生生地站在那里,此时已无半点生息。

  落到这样的下场,只因为他不满轩辕承御的铁血手段,抱怨了几句,谁知竟然被轩辕承御的探子听到,轩辕成语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把轩辕氏重要人物都召集到轩辕宫议事殿来,当着众人的面狠狠训斥那人一顿。

  那人只是顶撞了一句,就被轩辕承御给杀了。

  直到此刻大家才发现了轩辕承御的真面目。

  然而原族长重伤昏迷不醒,大长老爷闭关,又有二长老等人拥护他,根本没人能动摇轩辕承御现今的地位。

  敢质疑?很好,勇气可嘉,但马上没命,勇气只能到阴曹地府去用。

  一部分人把不满憋在心里,绷着脸神色阴郁。

  更多的人则选择投靠他,言语间多有奉承之意。

  轩辕承御面色稍霁:“有秦琰钰的下落了吗?”

  “没有,也许已经死在了龙渊深处。”

  从龙渊上掉下万丈深渊活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然而只要没有见到秦琰钰的尸首,轩辕承御都不会安心。

  “给我找!挖地三尺都要给我把他找出来。”

  杀了人以儆效尤,又开了简短的会,轩辕承御遣散众人。

  他站在轩辕宫的最高处,俯瞰万里山峦,胸中激荡。

  卧龙山脉终于是他的了。

  再也没人能够对他指手画脚,也没有人可以无视他的存在。

  修为大涨,他的目光也不再仅仅是盯着一个轩辕氏,他要的是三族,是这天下。他向往上界,誓要成为天地间的至尊强者!

  散去的人群各回各家,期中有两人往一个方向走,快到家时,期中一人邀请另外一个人到他家里。

  “算了,别多事了,现在这种局面,不是你我能左右的。”说着,受邀请的人摇摇头,叹息着离开。

  邀请人愤懑地低咒一声,独自进了自己家。

  轩辕九盛回到屋里,屏退了家人,把自己关在书房内。

  “九叔。”

  一道女声突兀地响起。

  轩辕九盛警惕抬头:“谁?”

  一道身影从暗处缓缓走了出来。

  看到颜芷枫,他大惊:“少主夫人?”

  “叫我名字吧,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少主夫人了。”颜芷枫神色嘲讽,漆黑的眼睛波澜不惊。

  轩辕九盛怒瞪眼:“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怕我告诉别人?”

  颜芷枫淡声道:“九叔也认为三族的年轻子弟是我杀的吗?”

  “人证物证俱在,你如何辩解?”轩辕九盛一边说,一边警惕地打量四周,似乎担心被人发现。

  “轩辕承御与我有仇,姜子悦恨不得我死,你觉得这两个人证的话有说服力?”

  轩辕九盛目光闪了闪,其实他心里何尝不怀疑。

  “天书呢,天书你怎么解释?”

  颜芷枫坦然道:“天书我的确无法解释,但我亦不可能因为一个预言对一百多个人赶尽杀绝。退一步讲,即便我有那个心,我也没那个能力,难道轩辕承御没告诉你们他继承了三氏始祖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