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用他们做祭品!

书名:鬼医本色 作者:北枝寒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公玉澜止眸子轻轻一眯。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正确的说,无论是人,还是神。

  “别生气。”

  端木雅望握着他手腕晃了晃,安抚了他一下。

  “他是谁?”

  这个时候,西门樱玥窜了出来,拧眉噘嘴盯着公玉澜止,一脸的警惕。

  不过,她很敏锐,也很忌惮,并不敢像以往那样靠近端木雅望,只是满怀敌意的睇着公玉澜止。不等端木雅望回答,有人更不耐烦了,“现在是谈正事的时候,如果不想谈,就都不要谈了,反正也没有时间了!”话毕,冷冷的对着端木雅望道:“你就是端木雅望吧,你

  一个外来者,这里没你任何事,立刻走!”

  “大家很轻对端木小姐客气一点。”

  方主上拧眉,扬声道:“她带来的这位公玉先生,便是前来帮我们解决咒灵之人,大家不得无礼!”

  这话一出,大家齐刷刷的超公玉澜止看过去。

  纷纷猜测他的来头,暗估他的实力。

  放逐诅咒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人说能够解决的。

  他们并不觉得是真的。

  “他该不会是哪里来的江湖骗子吧?”

  “就是,他散布这样的谣言到底有什么目的?”

  “端木小姐,你真的醒了?”在大家议论纷纷中,逐之梦他一脸微笑的上前,“方主上说,我还不敢相信呢!”

  “嗯。”

  端木雅望笑了一下,也看到了他身后的逐之风,“你的腿好了?”

  “嗯,行动自如了。”两人叙话不过几句,有人就怒吼:“时间快要到了,大家到底还要不要活命,还要不要百姓平安了,一个个都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到底想怎么样?按照我说,现在就让被惩

  罚的人在下面准备上来了,要是慢了,大家可顾虑过后果?”

  “大家不必惊慌!”

  方主上一脸严肃道:“我说过,不用再举行祭奠仪式了,今年我们不用任何一个人做祭品,待公玉公子出手解决消融了咒灵,一切都能解决了。”

  “你说得轻松!”

  有人反驳道:“要是笑容不了咒灵,反被下重了诅咒呢?后果你可承担得起?”

  “就是,你凭什么说不举行祭奠仪式就不举行祭奠仪式?”

  “就凭我们修复不了四大天柱!”方主上脸色一凛,双眸如利箭:“修复不了四大天柱,我们就算举行了祭奠仪式,又有何用?”

  众人一噎。

  的确,他们没办法修复。

  就算众人拾柴火焰高,他们也没有如何高的火焰!

  “你们问我凭什么。”方主上看了一眼公玉澜止,说了一句炸开锅的话:“就凭,他一人之力,就毁了四大天柱!”

  “什么?”

  在场的众贵族都呆了。

  就连逐之风和西门云图也是,一脸的错愕。

  端木雅望用心语传音跟方主上道:“这个,你还没跟他们说?”“说了也不会信的,如此强的力量,他们不会信。”方主上苦笑道:“他们都以为,是诅咒,是他们触怒天道,是天道毁的四大天柱。平时大家不可能聚集在一起的,今天大

  家也是因为好太害怕,太无措,所以才聚集过来了。”

  “原来如此。”

  端木雅望的话落下,有人就开口质疑了:“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这个世上,不可能有人凭一己之力就毁了天柱!”

  有人也质疑方主上:“方揽洲,你到底有何居心,居然找人来玩弄我们?”不等方主上开口,有人便怒道:“不用再管他了,现在已经到了祭奠仪式的时间了,既然方揽洲不愿意举行,定然是会被惩罚的,他连累我们,我们便将他跟这个黑眸者,

  还有这个来路不明的人一起,全部扔到祭奠门去祭奠神灵!”

  “对!”

  这话一出,几乎四方呼应,“首先用他们做祭品!”

  逐之梦一听,脑子一片空白,正欲开口,逐之风冷冷道:“别随便掺和。”

  “但是……”

  “没有但是。”

  逐之风毫不客气,“你开口,只会帮倒忙而已。”

  方揽洲没想到大家会这么说,脸色突变,“你们……”

  “方主上,你可不要怪我们!”

  说时,有人朝身边的人示意,沉着脸朝方主上、端木雅望和公玉澜止步步逼近!

  变故来得突然,方主上都呆了。

  端木雅望脸都黑了,“谁敢过来!”

  “有何不敢?”越来越多人围了过来,“一头黑色的头发,就跟乌鸦似的,我们就知道你不详,想不到,你居然还带人妄图毁了我们放逐街,你决不可饶恕!方主上可不做祭品,但你一定

  要!”

  这话一落,一群人提气一鼓作气就要冲过来!

  “放肆!”

  此时,公玉澜止薄唇微微一掀,手一挥,所有提气冲过来的人都被定在了半空中动弹不得。

  众人愕然,这是怎么回事?

  “谁?谁干的?”

  大家都动不了,但是还能说话,大家想努力挣扎,却依旧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不过,他们分明都看到了公玉澜止袖子一挥,一股强悍的力量就禁锢住了他们所有的动作。

  但是他们这么多人啊,而且一个个实力不俗,怎么可能有人有这样的力量?

  方主上自然行动自如,看到一些人顿在半空中,他上前两步,万分歉意的对公玉澜止拱手:“公玉公子,抱歉。”

  公玉澜止不答,只道:“你们都下去。”

  方主上不解:“下去哪?”

  端木雅望忙解释道:“都离开这高台。”说完,问公玉澜止:“是这个意思吧?”

  “嗯。”

  公玉澜止温和的应了一声。

  “好。”

  方主上颔首,对众人道:“诸位,你们也看到了,公玉公子实力远超大家想象的,大家还是听信公玉公子的话,一切交给公玉公子来办吧。”好不容易公玉澜止肯答应。

  方揽洲真的担心大家不识相,热闹了他啊!

  “我们不走!”

  大家还真的不识相,恼道:“你快放开我们,有本事我们打一场,用小伎俩困住我们算什么本事?”

  “咦,叔叔们,你们真的好有趣哦!”

  这个时候,西门樱玥笑嘻嘻的开口:“一点小伎俩你们都没有任何办法解决,人家要是真的使出了真本事,被挫骨扬灰了该如何是好?”

  “小丫头,别胡言乱语!”

  有人觉得丢脸,恼道:“要回去,你赶紧滚回府里去?”

  西门云图也是心动自如,一个闪身来到那个说这话的人的面前,露出来的一只眸子阴沉如暴风雨来临:“你确定?”

  那人一噎,涨红着脸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放逐街谁人不知西门家兄妹都不好惹?

  他们有无数种办法整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耳边一只有人吵吵吵,公玉澜止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愿意走的人,走。”

  “好!”

  西门樱玥蹦蹦跳跳的,一跃上了西门云图的肩膀,抱住他的肩膀一拍:“哥哥,走,我们去下面玩去咯!”

  西门云图不答,但是乖乖的一个闪身,离开了天台。

  逐之风对逐之梦使了一个眼色,两兄弟也离开了。

  剩下的人有些犹豫,但是想起西门家和逐家都走了,跟随一下他们,总是没错的。

  所以,也有一些人离开了。

  剩下更多的,则是被定在半空中的人。

  他们动弹不得,自然没办法走。

  公玉澜止扫视着他们,“既然你们现在走不了,那我便送你们一程吧。”

  送?

  众人一愣。

  这怎么送?不等他们想明白,只见公玉澜止一挥手,他们所有人就像是台面上的餐具似的,被一把拨离了台面,直直的摔下了百尺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