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扶着临产的肚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0760hifi.com
     扶着临产的肚子 (第1/3页)
    

我在那里冷的缩到了一团,就快成为安徒生笔下的卖火柴的小姑娘了。我想我就这样好了。这样就可以逃脱他们了。这样自己就不是一个祸星了。

在我意识模糊的时候一双手伸向了我。醒来时已是满是消毒气味的医院。

声旁是一个成熟的男生。

“小朋友,你没事吧?你的父母呢?”他好温柔呀,比妈妈温柔好多。

“我的父母不要我了。”我看着眼前的叔叔真的好喜欢。

“乖,我带你去找妈妈。你妈妈他们不要你,叔叔要你。”也许是为了安慰我这个小朋友吧。

我出院后,叔叔带着我回到了家中。家以中一片狼藉,满地的空酒瓶,和垃圾袋。坐在其中的正是母亲。

“妈妈。”我带着迟疑喊下了她

“你特么谁呀。不是叫你滚吗?回来干什么!”喝醉酒的她,训斥着我。我害怕往后退着。叔叔将我抱了起来。

“你是林敏的母亲对吧?”

“林敏是那个畜生!”她大笑耍着酒疯。

“既然这样我养她,你把她的身份信息给我。”

“小畜生,谁爱要谁要。”她将户口本和身份证扔给了叔叔。原来她和父亲离婚了。父亲不要我就给她了,她也不愿要我。

因为年龄的原因,他不能真正的领养我,所以他让母亲将我过继给了一个他的叔叔。但却是他在养我

就这样叔叔抱着我离开了这个家。他接我回来时我六岁,他二十五岁。

“乖,敏敏,以后你就住在这儿了。”他收养了我,让我逃离了那个家。他会做好饭接我放学,他会和我一起完成手工作业。可是他没有女朋友也有我的原因。我觉得亏欠他,却又离不开他。

那年我上初中,人大些想法也就多些。他们说我是没有父母的孩子,我看着他们没有理会,或许是习惯了吧,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你揭开的是什么,或许是别人一辈子都不愿提及的伤疤。

周围的老师,大人们站在道德致高点,对你施舍同情,也来满足自己病态的心理,其实我远不需要同情。我更希望的是我和他们一样。

他站在我身后,和我一起接受这些,或许他是因为同情,可是在我需要同情时又是那么的可贵。

我就读了一所不好不差的高中。离他上班的地方近,这是我所需要的。他找了一个女朋友,成熟优雅,她不介意我的存在,她说她婚后可以只有我一个孩子。我叫她徐阿姨,她身上是精品香水的味道。脸上也时常挂着精致的妆容。像是成功女性的代表。她很爱养父,可我不确定养父爱不爱她。可我知道我离不开养父。我知道徐阿姨很好,可是我却不喜欢她。

半夜养父洗完澡出来,我进到养父的房间我本想,找养父谈谈,可坐在床上就睡着了。

徐阿姨会经常来家里给我带些零食和衣服。

“敏敏,我给你买了裙子,你试一下合不合身。”徐阿姨买的裙子是高定的,价格不便宜。一件温柔的垂纱裙。我看了一眼。

“学校只能穿校服,这衣服我用不着。”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心里不是很喜欢徐阿姨也便没有什么好脸色。但我又不能使小性子。

晚上我放学后,养父在给我做夜宵,徐阿姨也走了。

“敏敏,你是不是不喜欢徐阿姨呀?”养父试探性的问我。

“没有,我很喜欢徐阿姨的。”我努力的扯出笑容来。

“敏敏乖。不喜欢就不喜欢,说出来了就好了。”养父安慰着我,可是心里难受我就哭了出来。养父连忙,扯出纸巾擦拭着我的眼泪。将我抱在怀里安慰着。

“叔叔,是不是徐阿姨来了,你就不爱我了。你会不会不要我呀。”终于还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乖,你不喜欢,我就不结婚,不结婚,敏敏这么可爱我怎么可能不要敏敏呢!”我不知道他是如此在乎我,后来他跟徐阿姨分手了。

我也感到有些愧疚,可是我没有说。

那天叔叔说我要成为成年人了,他带我去选了一个戒指,他说我的戒指要是他这个叔叔第一个送。

我选了一个戒指。殊不知我偷偷买下了另外一个男士的戒指。

在选戒指时,因为叔叔长得并不显老。他们便以为是情侣,大叔的情人。

“这个戒指很适合你的爱人的,像征着爱情永恒。”售货员看着我们说道,我以为叔叔会解释,可是叔叔并没有解释只是问了句我是否喜欢。我回答喜欢,叔叔便买了。

叔叔那天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好想时间就停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是情侣。

后来徐阿姨来找了叔叔。徐阿姨说很爱叔叔。叔叔本想拒绝可是家里的一通电话让他妥协。他们准备结婚了。

他们告诉我时刚好是在我的成人礼上,那时我刚上大学。叔叔说,他要和徐阿姨去另一个城市了,他们要去结婚了。我接受不了,一个人跑开了,在一个没人的角落哭了很久。

后来我回到家中只有一封信。

“敏敏,我要结婚了,我和你徐阿姨去了成都,我和你徐阿姨都是成都人,我们呢就决定在成都结婚。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就来打电话找我。我永远是你的后盾。我最爱的还是你,敏敏乖咱不哭。以后你结婚了,我一定会去会会那小子的。你偷偷塞进我行李的戒指我看见了。我会好好保管的。敏敏乖。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一定要找我!那个房子是你的名字。你好好住着。”

后来我打他电话,可他的电话就没有通过。我打给徐阿姨,徐阿姨说她们在那边过的很好,我要是没钱了就跟她讲,我挂了电话去往成都,可是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他。

见到徐阿姨他们才知道哪有什么婚礼,那明明是他的葬礼。

徐阿姨说那天我跑出去后,他到处找我,不幸车过去世。他手上戴着的是这枚戒指,他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是我的。

我好后悔,好后悔出去了。我感觉他在我身旁,他是风,是雨,是草,是木,是光,是我的救赎呀!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后来我离开成都,回到丽江,在人影里看见了林驰航。林驰航,头发白了些,虽然只是人群里的匆匆一眼,可我还是认了出来。我没有去找他,我转身离去可是他叫住了我。

“敏敏!”

“有什么事?”

“我们谈谈吧。”找了个咖啡馆,坐着他跟我聊了很多无关紧要的事。我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心情烦躁。说实话我无心去理会除了叔叔的任何事。

“你母亲走了。她在插入别人的感情后被别人推下楼死了。”

“那又关我什么事?”她的事我确实不关心

“我是你的亲生父亲。我这辈子无儿无女,就只有你一个女儿,你叫我声爸爸好不好?”他久经情场多年却无儿无女,这也应是他的报应。

“对不起,你不配。”我对他们实在没有任何感情,连一丝怜悯也没有。他们毁了我。

和林驰航的谈话过后,我情绪和状况越来越差,我时常会嚎啕大哭,我想叔叔,我发了疯的想他。我想自己在这世界上苟且偷生有什么意义。

我就像了解自己,去找叔叔。

她讲完故事,眼泪就已经控制不住的往下掉。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她的经历是我从来没经历过的甚至是从未想过的。她现在经历的绝望也是我不曾有过的。

“是,你是遇不到那个叔叔了,可是你会遇到另一个人他可能就是叔叔用另一种方式来守护你的,你要去寻找!”我也只能这样了。每个人的感情,经历的事都不一样,我不能改变每一个人。我能理解她,安慰她,可是我却是不能感同身受的。

有时候身份年龄成了最大的阻碍。其实喜欢一个大自己很多人不是错。他们不过只是在错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

最后林敏带着自己残缺的灵魂去寻找那个人。

有一种情感,叫缘分太浅;有一种陪伴,叫你在心间;有一种遇见,叫相见恨晚。

人这一生,会有很多次遇见,于茫茫人海中,于车水马龙中,真正能走到心里的,却有几个?

在世间颠沛流离时,若能邂逅一场白头偕老的感情又该是同好。

征程又开始了,我和安安又要去到下一站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0760hif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