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步天下李歆免费阅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0760hifi.com
     独步天下李歆免费阅读 (第1/3页)
    

宋长庚何等耳力,即便站的很远,也将楚文萱和娄烨的谈话内容尽收耳中,听到楚文萱说认定了自己,他的心里既甜蜜又酸楚,若不是碍着娄烨在场,他真想冲上去将楚文萱抱紧。

娄烨被楚文萱一席话说的面色惨淡,尴尬的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放的好,脑袋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事情。

楚文萱瞧着他如此模样,有些于心不忍,便说:“娄管事,我想了想,决定不再隐姓埋名装作丫鬟,今夜的篝火晚会,就跟大家表明身份,你去将那些先进农户的名单和家中情况整理一份给我,还有那些耍奸溜滑,不好好做事的农户,你也整理一下,到时候我要对这些人进行赏罚。”

娄烨愣了一下,回味了一番楚文萱的话,连连点头:“大小姐说的是,原先娄烨也想过这个法子,只是我毕竟只是一个管事,不好越俎代庖,让乡亲们混乱思想。”

楚文萱明白了他说的这个混乱思想是指怕乡亲们只认管事不认东家,不禁有些赏识的看了他一眼:“你做的很对,日后有这种顾虑可直接说出来。”

娄烨面色涨红,他为何没有直接说出来呢?不过是害怕楚文萱觉着自己卖弄,又害怕伤了楚文萱的自尊心,如今她先想了出来,那便化解了这种尴尬。

毕竟不是每个君王都是明君,所以娄烨真怕楚文萱恼了自己,听她如此开明,不禁有些欣慰,可见自己跟了个明主。

说到此处,娄烨忙说:“大小姐,娄烨先去忙了,您先回,等一切准备好了,我会差人来请您和昱王殿下的。”

楚文萱点点头,目送娄烨离开。

顺着他离开的方向,楚文萱眺望一眼,这赵家堡竟跟自己上次来的时候想比,可谓是焕然一新。

看来,娄烨着实出了不少力,楚文萱一边往回走,一边盘算起了应该给娄烨什么样的奖励才能配得上他的付出。

楚文萱低头往前走,没有注意到周围,宋长庚忽然跳了出来,将她抱住,“文萱,你在想什么?”

“呃……”楚文萱被她吓了一跳,回神之后眼神慌张不定,有些生气的问了句:“你做什么?”

宋长庚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没什么,只不过刚刚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话,很是感动,所以想跟你表达我的感动。”

“你都听到了?”楚文萱瞬间红了脸,有些尴尬的别开眼睛,“你别瞎感动,我不过是糊弄娄烨罢了,不想让你们再起争执,毕竟你们两个人如果能合作的话,我们将会如虎添翼。”

宋长庚笑了笑没有说话,因着楚文萱的肯定,如今娄烨对于他来说,已经不算得什么了。

管他什么情敌,只要伊人心中那人是他就足够。

天气正好,金色的阳光从树叶缝隙中洒了下来,像是碎金一般扑在楚文萱的睫毛上,宋长庚看的心头微热,忍不住想亲亲她,但想到娄烨的话,便忍住了这股冲动,对楚文萱说:“今日天气甚好,不如我带你在这赵家堡中走一走,让大家认个脸熟,晚上你出现也不会显得突兀。”

楚文萱觉着他说的有道理,便点头答应。

两人沿着小路往前走,楚文萱这才发现自己忘了换鞋,这缎面鞋的底子有点薄,她的脚心传来阵阵抽搐的疼痛感。

因着疼痛,她的面色越来越难看,宋长庚立马发现异样,紧张的问道:“文萱,你这怎么了?”

楚文萱摇摇头:“没事,只是忘了换鞋,有点脚疼。”

“这样啊,那你等着我,我去找辆板车来拉你。”宋长庚将楚文萱扶到树底下坐好。

其实,如果可以,他更想直接抱着楚文萱离开,但明显娄烨刚刚说过的话,起了作用,他也上心了。

楚文萱原本想说不用了,但想到被赵家堡的乡亲们看到她这个东家走的一瘸一拐的着实不好看。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宋长庚回来了,没有拉板车,而是牵了一匹白色的马过来。

这匹马毛色纯白,十分神气,只是它的肚子微微鼓起。

楚文萱看向宋长庚,“这马儿怀孕了?你拉它过来做什么?”

宋长庚笑着解释:“这马儿已经过了预产期,还不生,它家主人着急,让我拉出来遛遛,所以我拉它来载你。”

“可它怀孕了,我怎么坐?”楚文萱话语里充满了浓浓的关心。

宋长庚解释:“不碍事的,你太轻了,不要紧的。”

楚文萱自然是相信宋长庚的,在他的帮助下,坐到马儿身上,果然这马儿没有一丝抗拒的神色。

如此,宋长庚倒也不想着回去了,拉着楚文萱在赵家堡转了起来,大概转了有一个时辰,这才将楚文萱带了回来。

这一路上,他们遇见了很多相亲,只是乡亲们并不知道楚文萱的真实身份,只知道她和宋长庚是娄烨的贵客,即便如此乡亲们也是以礼相待他们二人。

宋长庚觉着赵家堡的民风淳朴,很是不错,夸赞楚文萱有眼光。

楚文萱听的心花怒放,更加有信心管理好赵家堡。

很快就到了夜晚,麦场上点起了一大堆篝火,乡亲们都欢聚在这里,围城一团,庆祝丰收的喜悦。

娄烨专程换了身新的衣服,主持此次丰收大典。

他先是代表楚文萱致辞,然后再隆重的宣布了楚文萱的身份。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姑娘就是他们的新东家,而今日,他们也跟着新东家近距离接触了,觉着东家人很不错,所以很容易接受这个事实。

楚文萱上台之后,从容不迫的说道:“乡亲们辛苦了,今年的大丰收,跟你们每个人的辛勤劳作脱不了干系,遇到大家我很幸运。”

佃农们被夸赞,听的很是高兴,楚文萱借机店名那几户先进的劳作家庭进行奖励。

等到楚文萱宣布会永远资助他们的孩子读书、学手艺的时候,这几户家庭的家主激动的差点跪下来。

读书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是一件昂贵的事情,笔墨纸砚都不是他们能买的起的,如今有人资助,只要孩子用心读书,改变门楣那就是指日可待。

试问谁不想光耀门楣呢?

看着这几户家庭受到奖励,大家都表示很羡慕,可楚文萱却忽然冷下了脸来,又道出几人姓名。

这几人还当楚文萱要奖励他们,笑吟吟的站了出来,只见楚文萱语气冰冷的说道:“你们几人,平日里干活的时候,耍奸溜滑,该灌溉的时候不好好灌溉农田,除草的时候也不甚用心,都是同样的种子,同样的田地,因为你们不用心侍弄,所以产量最低,现在本东家宣布,你们的租地减少一半。”

这几人傻眼了,平日里他们的租地足够多,就算他们不用心耕种,一年到头来,也是丰衣足食,但如今租地直接少了一半,这可是只够勉强糊口了。

几人脸色惨白,连忙跪在楚文萱面前求饶,只听她说:“求饶无用,我的用意只是让你们知道珍惜田地,并不是要饿死你们,若是你们的粮食不够吃,可以找娄管事借,只是第二年要还的,若是你们耕种的好,还是可以加租地的。”

众人一听,新东家着实够宽厚的,吃了这个教训,一改往日的懒惰,下定决心要好好耕种田地。

奖罚完毕,篝火晚会便正式开始, 因着大丰收,所以娄烨宣布主菜是烤全羊,还有各种小吃和美酒,乡亲们脸上的表情极为欣喜,甚至比过年还开心。

瞧着众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欢喜,娄烨只觉着心里满足极了。

他忽然有些明白楚文萱为何会让自己来这田庄了,他是穷苦出身,一直想为百姓做点事,当官的时候,一心为百姓,只是限制过多,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如今在这田庄中,他能做的事情都是极为实在的,这回报也都很实在。

楚文萱也很高兴,这些都是她以后要负责的百姓,她感觉自己肩上的重任很大,但就是这种责任,督促着她前进,带给她力量。

宋长庚站在一旁,瞧着楚文萱自信温婉的笑容,同样为她感到高兴,这个女人,是天生的上位者,她的光芒是尘土掩盖不了的。

夜里,楚文萱正睡的香甜,忽然听到一阵马儿的嘶鸣声,她醒了过来,白木也听到了嘶鸣声,害怕楚文萱被惊醒,连忙跑了过来,却瞧见自家小姐已经醒了,连忙拿了一旁的外衫给她披上。

“小姐,是不是马鸣声将你惊醒了?”白木轻轻拍了拍楚文萱的背,对她进行安抚。

楚文萱摇摇头:“我听着马鸣声熟悉的很,像是我白日里骑的那匹马,它应该是在生产了,我想去看看。”

说着,楚文萱便下床,走到楼下,宋长庚也走了出来,“一起去吧,想必是那马儿要生了。”

楚文萱点点头:“马儿生产危险吗?”

宋长庚在西北边关的时候,是见过马儿生产的,想了想:“生产总归是血腥的,你确定你要去看吗?”

“我要去。”楚文萱很想去看看,宋长庚便顺从她的意思,两人打着灯笼到了那户人家的马厩中。

只见那匹神俊的小白马半跪在干草上,十分痛苦的嘶吼着,楚文萱看的心头一痛,握紧了双手,“兽医呢?没有兽医吗?我看它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户主看见楚文萱,忙走了过来,解释道:“东家,我们家穷,请不起兽医。”

“那你哪来的钱买马?”楚文萱有些不相信,质问户主。

户主尴尬的说道:“这马儿是我在路上捡的,它当时奄奄一息了,我瞧着它品相良好,就带了回来,养了养就好了,平日里帮着做些农活,也划算,谁知它还有身孕,我也不忍心让它做什么,就等着它生产了。”

楚文萱一听,觉着这匹马的命运也很悲惨,当即有些同情,立马对户主说:“你去请兽医,诊费我来给。”

户主愣了一下,还是不愿意去请兽医。

楚文萱看的心疼,准备让自己的婢女去请兽医,岂料宋长庚却说:“不用请兽医了,我来试试,当初在边关的时候,战马比人都要值钱,我也曾跟着他们一起照料过战马。”

说着,他就脱了外衫,走进了马厩,楚文萱则一直站在马厩外头,对着正在生产的马儿打气。

在宋长庚的帮助之下,马儿顺利生产出了一只通红的小马驹。

这只小马驹的身上湿漉漉的,就像是血一般,宋长庚帮着擦了擦,发现擦出来的都是血红色,他惊喜的叫道:“这匹马竟然生了一匹汗血宝马。”

任谁都没有想到,一匹白马竟然能生出汗血宝马。

这可让户主高兴坏了,扬言要将这匹马卖掉,楚文萱听到他的话,去看白马,只见白马脸上满是哀伤的神色,她心中一痛,便对户主说:“你想要多少银子,我来买,连带这匹白马。”

户主一听楚文萱要买,连忙说:“既然东家想要,那小的就送给东家好了,反正是一匹马,东家如此深明大义之人,怎能跟您要钱呢?”

楚文萱摇摇头:“倒不必如此,这份钱是你该得的,具体多少银子,我会命人送过来的,只是这马儿先要劳烦你照料几日了,你放心,钱财方面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户主连忙答应,楚文萱感激的望着宋长庚:“今日多亏了你。”

宋长庚笑着摇摇头:“能接生一匹汗血宝马,我也很高兴,走吧,我们先回去,明日再来看这小马驹。”

“好。”两人心满意足的踏着月光回去,但这一日却成为两人生命中难以忘记的时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0760hif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