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口味另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0760hifi.com
     重口味另类 (第1/3页)
    

两边开战几日余,受伤是少不了的,幸亏这两日消停了些,两边都腾出手收拾自己的势力。翕一大早便被人叫起来,直到中午才堪堪找到时间忙里偷闲休息那么一小会。之前是没请大夫吗,都堆给他,他不禁暗自腹诽。

“公子,午膳好了。”苏辰端上几样小菜,“比不上听雨阁的,公子凑合吃点。”

“不用管我了,你也休息吧。”之前他也跟着自己跑前跑后的帮忙,想必也是累得不轻。

“公子,我拿了点吃的,比不上公子平日吃的,先凑合一下。”他还没动筷子,又有人撩开帘子进来。三人面面相觑,两个苏辰?

先前进来的那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从脸上揭下面具一样的东西:“给你打下手还真是轻松。”

“翎儿?”先前只听过她千人千面,如今算是见识了,不仅神态音色分毫不差,说的话都差不多,就连端来的菜都一样。

“翎姑娘。”苏辰低头行礼。

翎儿摆摆手:“赶紧过来吃两口,一会还有的你们忙的。”

“又有什么事?”

“忘了我昨日和你说的了,今天早上我悄悄混进后厨加了点东西,就是平时小姐唬人玩的那个,看着脸色发白发热盗汗,不伤身体,还一般没人诊的出来。那些人还没利用之前不会放着他们自生自灭的。对了还有,我这记性,临走之前小姐给了我丹青卷让我交给你,一忙就忘了。”她一拍脑门,从袖子里拿出画卷,上面画的是他的醉竹园,分毫不差,“我们几个人手一份,想回随时可以回,不过有限制,大概就能用个十来次吧。我就怀疑他是故意的,借此能多来几趟。”

“什么时候画的?”他没记得沈灼来过,更没记得他去过他那。

“那家伙,来去一阵风,备不住什么时候去了偷偷看一眼小姐,又偷偷走了。呸,当时还觉得他用情至深,现在一看怎么和小贼一样。”说起这个翎儿愤愤不平道,“该交代的我交代完了,一会我回听雨阁一趟。”

“回去?出什么事了?”

“没事没事别紧张,小姐没事,我再不回去我就要饿死了,这都是什么玩意啊。”

“不管什么时候,翎姑娘都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胃。”苏辰开玩笑道。

“那可不是,吃喝乃人生大事。说曹操曹操到,三,二,一。”

“公子。”帐外隐约有个人影,淡淡的说,“望月阁护法,林弦月,求见公子。”

“林护法?”他来那日见过在老阁主身边见过这个姑娘,据说阵法造诣极高,年纪轻轻就被封为护法。

这姑娘落落大方,语气诚恳但不卑微:“先前阁主捉了些人,就是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病了。不知公子可否有时间,随我去看看。”

他看了翎儿一眼,翎儿冲他眨了眨眼,他递过去一个赞佩的眼神:“请姑娘带路。”

“公子,这边请。”

他跟在林弦月身后,一路目不斜视,余光悄悄撇着四周暗自记路。苏辰拿着他的药箱走在后面。这些帐子长得都一样,帐子之间随处可见各种法阵,更别说还有的看不见,没人带着很容易迷路。

“公子跟紧些,若是不小心碰到了些厉害的阵法,恐伤了公子。”林弦月提醒道。

“多谢。只是自己人这边,布这么多,不怕误伤?”

“只要小心,不会误伤。这也是怕有什么人潜进来,偷袭了谁就不好了。”她走进一个帐子里,里面是空的,只见她双手结阵,地上阵符闪了下,缓缓露出通往地下的阶梯,“两位请。”

他沿着阶梯,见到了个牢房一样的地方,心下有了个大概,苏家苏郁珉,李家李舒志,周家周凌恒,宋家宋采扬,这是等着当人质谈判呢,难怪这几日两边安安静静。

“便是这些人,不知怎的,今早突然发烧了。”

“好说,只是我不习惯别人在旁边看着,容易紧张。”

林弦月面露难色,这些人重中之重,但又想了想,自己的地方,能出什么事,便道:“在下从外面等公子,公子有事叫我便可。”

“多谢姑娘。”

“滚,用不着,谁要你们鬼域的人假好心!”周凌恒恨恨的抓了把泥土扔了过去。他看起来伤的最重,听说周家这次损失了不少人,难怪如此怨恨。

“哎呀你少说两句。这位公子他烧糊涂了,别理他。” 苏郁珉凶了他一句立刻赔笑道,“公子是听雨阁的?”

“谁先看,手伸来。”翕隔着栏杆毫无起伏的说。

苏郁珉不由分说的拉着周凌恒的手伸了过去:“他先看,他先看。”

翕搭上脉,皱了皱眉:“中毒?霁月楼还是幽兰轩?”

他体内有两种毒,一种是翎儿下的,还有一种霸道,似是沉寂多日。此处用毒的,只有霁月楼和幽兰轩。

“怎么不能是你下的?”他冷笑道。

“我没得罪过你,你之前也没得罪过我。我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杀人的。公子不愿看就不看。”他收回手,起身要走,苏郁珉伸出栏杆一把拉住他,“别别别,我让他闭嘴,这时候当然命重要。说起来也奇怪,前几天还好好的,莫名其妙的就这样了,我们三个还好,他不是吐血就是喘不上气。”

他又搭上脉,半晌,收回手:“你的手伸来。”

“什么意思?”苏郁珉乖乖的伸过手,“我们三个都没事,可能就是着凉了,充其量有点头疼,也没什么不舒服。”

“等会让林护法添个火炉进来。”他吩咐苏辰道。

“他这……很严重?”苏郁珉从他话里嗅出来点东西,要是好办至于这么顾左右而言他吗。

“先前和谁交过手?”翕问。

“这怎么记得,那么多人,分不清谁对谁。”

“其实我也没什么法子。这毒霸道,又错过了时机,就算解了,也伤及经脉,此生功力再无寸进。除非,找到下毒之人。若是霁月楼,我就不能再插手。若是幽兰轩,他们也肯定和我对着干。”

“没什么别的法子?”

翕沉默半晌,不再说话。

“我就说不用他管。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一个枣子准确无误的打到他的额头,翎儿倚在门边,左手挎着个篮子,右手拿着苹果,咔嚓一口汁甜肉脆:“好心没好报,你理他们作甚,爱死死去吧。”

“这就回来了?你怎么来了?”好像没什么地方能拦得住翎儿。

“找你啊,吃个饭能要多久。我回来,发现你们谁都不在,想找你找不着,问了人过来的。门口那个漂亮姐姐死活不让我进,好说歹说才说通的。新摘的果子呢。”她吹了个口哨,“里面刚才说话那个。”

“叫我?”苏郁珉左看右看发现她在叫自己,一个苹果从空中完美的抛了过来,“正好多了个,送你了。”

他收拾了东西,轻声道:“走吧。”

苏郁珉拿着苹果茫然无措,见他真的要走叫道:“哎等等。”

翕头也不回的走了,翎儿凑过去,笑眯眯的小声说:“放心,算你们好运,那家伙不会放你们不管的,多半回去想法子去了。不过再让我听见一句不该听的,当心他的舌头。”

听说他原本并无异样,想必那毒本是潜伏在他体内未被发觉,可能是翎儿误打误撞碰巧激发了出来。只是那毒早已融进五脏六腑,倒不是无药可解,只是对武者而言,功力无法寸进还不如杀了他。下毒之人手法不可谓不高明,若没被发现只怕会悄无声息的要了命,即使发现了,依旧是相当于无药可解。

“喂你发呆半天了,里面有你熟人没有?”翎儿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开始逗蝴蝶。

“清儿姐要是看见你这么对她的宠物,不是得疯了。”他笑着摇摇头。

“这不是看不见吗。”她低头指着蝴蝶,凶神恶煞的道,“不许回去打小报告啊。”

“清儿姐这个蝴蝶,有灵性的很。”

“是我在问你不是让你套我话的。”翎儿撇了撇嘴,“那个姓苏的?”

“小时候玩过那么几天,人还可以。”

“确定?别忘了你们那个管家。”

“苏家的事,不一定和他有关。”

“你打算救他们?”

“我可没说。”他顿了顿,“不过毒还是要解。”

翎儿叹了口气,颇有一种这人没救了的感觉:“你又没治死过人,放手干呗。”

他叹了口气:“不一样。小姐若在,出了什么意外总还能补救。”

“小姐也不能跟你一辈子啊,我发现你怎么这么没自信?”

“大概珠玉在前,就显得我怎么都比不上吧。”

“那小姐出了事怎么办,谁来救她?”翎儿吹走蝴蝶,漫不经心的道,“你就没想过小姐为什么要教你,只是因为你想学?”

他怔了下,翎儿话锋一转:“还有,回来之前小姐让我给你带句话,给她找点半夏回去。”

“半夏?那东西也不稀罕,外面大冬天的上哪找?而且那东西本就寒凉,还有毒性,小姐生性惧寒,要那东西干什么?”他突然恍然大悟,“小姐还说什么?”

翎儿切了声翻了个白眼:“小姐还说,药毒同源,以毒攻毒未尝不可,有时候总要冒险一下。喂你别走你等我说完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0760hif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