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第七十章 比试结束

书名:翻天之美人计 作者:刘小刀 字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何来虽然是个学渣,但历史总归学过一点点,知道所谓什么天降祥瑞大都牵强附会。鱼腹藏书、河沟里埋石人基本都是假的,愚民手段而已。所以这事发生在她身上,除了好笑以外,她真不认为自己天赋异禀可以普度众生救国救民。

  他们这些已经是金字塔顶端的人,照理说眼界比较高,是愚弄别人的,而不是上赶着被愚的。

  鹰绰笑的勉强,实在是身体有些不适,但此时何来看来似乎是另一个意思。

  “我不知道,我没资格去判断这些。但我知道,因为这‘惑星’的位置,才让我们找到了你,我们要找的始终只是鹰宓长老的孩子,不是什么天命之人。”

  何来:“你不这么想,你怎么判断你族长的想法?我那亲爹都不顾念父女之情,区区舅舅又能好到哪里?”

  “你可以怀疑,但总要亲自去一趟鹰族才好分辨吧。我这般努力要你见他,就是想逼着你们做出了断,只有他让你失望了,你才会跟我走啊。”

  鹰绰这逻辑……

  何来:“如果你那里也一样呢,如果你那族长也是只说的好听,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呢?”

  鹰绰本能要反驳,族长绝不是那样的人,话到嘴边硬是给憋了回去。族长为人如何,没有相处过自然难以评判。她大概很难逼着何来同自己一样信任他。

  “如果他让你失望了,我送你离开。”

  鹰绰说的很认真,她有信心,族长不会叫她失望。

  鹰霜突然开口:“时辰差不多了,可以入场了。”

  何来淡淡一笑:“先上去吧,下来再说。”

  “好。”

  二人在众多诡异目光中,从同一个地方走向高台。这马上就是对手了,两人居然还一副好姐妹的模样,这要怎么动手?

  二人站定,该做的都做了,鹰绰摆开架势,冲她一点头,要她准备好。

  四位主考神色各异,贺兰勤有些无奈,摇着折扇。洪斌冷冷的,一副看好戏的愤懑。王逸把目光投到何来身上,很难相信她能走到这一步。萧山最为像一个负责的主考,双目炯炯。中州试是王氏朝堂的大事,不允许有人舞弊,故意输也不成!

  何来迟迟没有任何动作。

  面对鹰绰有些焦急的眼神,她心里也是五味杂陈。都到这一步了,再说些什么似乎有点晚了,但是,心里七上八下的总难以让她心安理得的接受她的这份“好意”。她的水平毕竟摆在那里,差太多了!

  而且鹰搏的挑拨,她不能说一点都没有受影响。

  如果何来真是个会听话的好孩子,穿来这里之前或许就不是个“学渣”了。

  “何来……”

  “我认输。”

  鹰绰刚开口要催促,不想她说出这么一句,顿时有些晃神。她没听错吧?

  贺兰勤摇扇子的手一顿,嘴角勾起片刻,随即正色敛容,但眼神里的笑意却掩饰不住了。

  洪斌“嗤”一声,神色说不出的讽刺。

  倒是王逸还算镇定:“何来是吧,你可要想好了,这可是最后一场了。”

  鹰绰:“不行……”

  “我想好了,”何来打断她,“方才观看鹰首领力战大师兄和马族公子,我自愧不如,不用比了。”

  说罢自行走了下去。

  洪斌鼻子哼一声:“倒是有几分自知之明。”

  如此情况,礼部官员没遇见过,不过主考大人们都没有异议,他只能根据眼前所见做出判断。“天泽书院何来退出,胜者为鹰族鹰绰!”

  这个结果有点意外,本来何来这名不见经传之辈闯入最后的比试就很让人惊诧,但临阵退缩认输,更叫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随着她的下场,追随着她身影的目光比看向台上新晋头名鹰绰的更多。

  就连鹰绰也是,何来走的洒脱,剩下的局面也不难收拾。但鹰绰明白,她与她之间已经有了裂痕,不知从何开始的。信任这种东西,建立很难,瓦解却可以在一瞬间。是她做的不够好,还是鹰搏太厉害了?

  还是,人心本就如此?

  这一刻,鹰绰心里真的有些不怎么好受。

  王钧身后的内监总管走到前面,尖细的嗓音高声道:“中州大试比试结束,鹰族鹰绰,明日入朝听封!其他诸人,朝廷另有安排,且静候佳音!”

  王钧也陪着坐了多半日,早已不耐。内监总管当即喊道:“皇上起驾!”

  “恭送皇上!”坐了多半日,百官也都难受的紧,忙趁机动动胳膊腿。待王钧及其三个儿子都走远,百官才三三两两退散。各地陪同来参加比试的官员亦慢慢离去,剩下的人越发稀少。

  何来有些不想面对鹰绰,早已经拉着孟宁混在天泽书院诸人中离去。

  距离晚上的宴会还有些时辰,在那之前,众人需在宫外等候,做出准备,没有让这许多人在皇宫逗留许久的规矩。

  只有鹰族众人一个未动,站在原地等候鹰绰。

  鹰绰缓缓走下高台,望着众人出宫的方向,有些茫然,有些无奈。贺兰勤一路摇着折扇走过去,挡住她视线,十分体贴的朝着她扇了起来,温和道:“人各有志,她这样一个决定也不错。”

  “我错了?”

  “你也没错,变故总是会出现在任何你想不到的地方。”贺兰勤笑着,“你有些操之过急了,我们都能看透的事情,她不傻,自然也能看透,但你强行推着她去看,她会有些抵触也正常。”

  鹰绰:“可是我们马上要去做事,我不在这里,她再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

  贺兰勤拍拍她的肩膀。她的焦躁看起来有些好笑,她不该是这么沉不住气的人。“她是惑星,王氏不会让她有事的。而且,你为她做了这么多依然没得到她全部的信任,王氏想要骗她,怕是也很难。”

  鹰绰苦笑。“今天还是谢谢你,这些事,你本不屑于做的。”

  “所以,你打算怎么谢我,以身相许?”贺兰勤刚说了几句暖心话,又开始撩拨。

  鹰绰“噗嗤”一笑,突然凑到他耳边吐出两个字,随后特别爽快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先走了,夜宴上见。”

  贺兰勤脸上泛起淡淡红晕,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脚下却没有动。

  她说“别急”,什么意思?